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金雅琴精彩人生故事:一位值得尊敬的艺术家

来源:小情歌的新浪博客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6-23
分享到:

  “金雅琴”对于广大观众一直是个陌生的名字,直到凭借电影《我们俩》在东京国际电影节获最佳女主角奖,这位北京人艺的老话剧演员才真正为大家所熟悉。从东京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到国内金鸡奖,这部电影让金雅琴成为国内最高龄的国际影后,一时间,溢美之词纷至沓来,而金雅琴,依旧继续着她平和快乐的晚年生活。

 

  此老太非彼老太

 

  《我们俩》收获了观众和业内人士的感动、眼泪、好评无数,这部看起来表演接近完美的电影,在开始之初却让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压力。

 

  她在电影中扮演房东老太,人物极有性格,“年轻时骑马打枪,救过伤员,还抽过大烟。晚年却没落了,孤苦无依,性格倔强又冷僻,靠拣点破烂维持生活。与年轻的女房客从互相排斥到相依为命,再到孤独地死去。”看完剧本金雅琴就感动得流泪了,尽管片酬很低,她还是决定要塑造好这个角色。但是刚开始拍的时候,金雅琴怎么也找不到感觉,还是用排话剧的方式拍电影,说起台词来像朗诵一样,底气十足。试了多少回都被导演否定了,老太太整晚上地睡不着觉。最后她的老伴、也是人艺的著名老演员牛星丽给她支招:“电影不是话剧,不能夸张,稍不留神、动作大一点,就没法看了。你只要做到心里有词了,到现场把自己交给导演就行了。”

 

  于是,用从老伴那里学到的“新表演方法”——“把自己交给导演”,金雅琴慢慢找到了感觉,并彻底走进了角色。甚至因为她拍戏时在院子里跌了一跤,额头上破了几寸长的大口子,半边脸肿了而不得不休息时,也是伤稍微轻一点立刻回剧组要求开拍。

 

  这股投入劲塑造出来的角色怎能不深入人心呢!而观众也不由得把金雅琴和房东老太太划上了等号,以为金雅琴也是像主人公那样,高傲,孤僻,冷漠,没有亲人朋友,生活得冷清孤独。但是坐在我们面前的金雅琴,披肩发,长裙子,大红皮鞋,说起话来声如洪钟,还不时地哈哈大笑,极其有感染力。“我可是个好热闹的人,要让我过电影里老太太的日子,我一天也活不下去了!”

 

  金雅琴有多好热闹?到她家里看看就知道了。作为人艺的老宿舍,她的家很小,只有40多平方米,但是人可不少。老太太很自豪地说:“我女儿,孙子、孙女都住我家,中午吃饭的时候,七八个人坐在一起,可热闹了!现在我孙女也怀孕了,我们家马上就要四世同堂了!”

 

  这话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有自己的空间,怕和长辈住在一起受束缚,怎么这金老太太就有这么大的魔力,能把女儿、孙子两代人都“团结”在自己周围,宁愿挤在这又小又旧的宿舍楼里呢?“我给他们讲笑话啊,讲故事啊,把他们逗得可高兴了!他们当然不愿意离开我了!”快人快语的金雅琴听了我们的疑问,毫不犹豫地回答。金雅琴可是个“与时俱进”的人,别看已经82岁了,但年轻人的时尚娱乐方式,她一样也没少体验。金老太喜欢和年轻人玩,因为“他们能搀着我,我们那帮老太太都七老八十的了,还得我搀着她们,我不干。”

 

  她曾经跟着年轻朋友去三里屯泡吧,还一块去打保龄球,球放在耳朵边上砸出去,把同去的音乐策划人黄燎原乐得不行了:“这不是董存瑞来了嘛!”最叫人瞠目结舌的还在后面。有天晚上,孙女约了一大堆朋友去蹦迪,老太太不放心,问那儿有没有坏人。孙女说那你就跟着去看看,谁料老太太豪爽得很,“去就去!”就真跟着去了“热点跳舞会”,结果八旬老太也疯狂,她不但跳,还跳到了领舞台上,台下的年轻人欢呼“奶奶太棒了”,她回来还很不屑,“她们跳得一点都不好,就会杵在那里扭,瞧我一上去……”

 

  舞台上,半世纪的寂寞之道

 

  在新中国成立以前,金雅琴就已经是红遍京津的舞台剧演员了。因为她漂亮伶俐,活泼开朗,从小就喜欢表演,在女子教会小学,她扮演圣诞老人,反串罗密欧,觉得特别过瘾。经商的父亲去世后,家道中落,17岁的金雅琴靠演戏维持家境,从此正式走上演艺道路。1942年她来到北京,加入南北剧社,那里后来出了于是之、黄宗英、孙道临等大表演艺术家。艺名“白薇”的金雅琴也开始走红,被称作“京津大白薇”,是当时时尚杂志封面的常客。那段时期是金雅琴艺术生涯的关键时期,因为合作的都是大导演、名演员,让她明白了什么叫演戏。

 

  解放后,她考上了华北大学三部专业学习表演,毕业后到了话剧院。1952年话剧院和歌剧院、舞蹈团合并成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在那个特殊的时代,来自白区,又有资产阶级出身的金雅琴在话剧舞台上沉寂了,始终在“三姑六婆”的角色中徘徊。没想到,这一沉寂就是50年,她连主角都很难演上,更别提重现解放前的辉煌了。

 

  但是对于过去,金雅琴很看得开:“我们剧院的演员,无论从解放区,白区,还是从香港、美国来的,过去都是大腕,都是头牌,进了人艺,都从跑龙套开始。跑龙套不怕,斯坦尼不是说了吗,‘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就是冲着这句“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金雅琴认认真真地演了几十年的“三姑六婆”。排《茶馆》的时候,四个女演员演庞四奶奶这个角色,她是第四号。可是看着前面几个大牌演员排戏时,她越看越觉得不对,就去找导演焦菊隐了:“庞四奶奶是南霸天的女儿,还想当娘娘,可是现在的化妆、服装都不对。烫个飞机头,穿个短旗袍,粉裤衩、丝袜、高跟鞋,这不是顾八奶奶嘛!庞四奶奶应该是高射炮、香蕉头,两条扫帚似的黑眉毛,白脸不擦红,樱桃小口一点点,戴俩长耳环。旗袍要到脚面,绣上‘丹凤朝阳’,黑缎子裤压花边,不能露腿,黑缎子鞋盘金龙,和衣服合起来叫‘龙凤呈祥’!”一番话说得焦菊隐也竖起了大拇指:“说得好!化妆、服装都按你说得改!”金雅琴化好妆在后台候场的时候,把旁边的英若诚唬了一跳:“哎呦,我还以为我三姨又活了呢!”

 

  新中国的话剧舞台以表现劳动人民为主,这让富裕家庭长大的金雅琴表演时感到捉襟见肘。排歌剧《老母亲》的时候,她演农村老太太。因为没见过农村老太太,她就模仿着李多奎在《钓金龟》里的样子,头像安了弹簧一样晃来晃去,彩排时被导演狠狠地批评了一通。从那部戏,她开始了长期下基层锻炼的生活。农业合作化运动时期,她在京郊农村劳动,带着社员们用小推车往工地上送土,晚上就在工地旁边搭个帐篷,铺点干草,一晚上只睡两小时,农闲还要把团员组织起来学习党的新政策。这么艰苦的劳动时期,在金雅琴看来也是充满乐趣的:“我那时候一顿饭吃两斤粮食!干活太累了,比男同志吃得还多。一个女同志都吓坏了,扯着我的衣服哭:‘你别吃这么多,能撑死了!’”

 

  大跃进的时候,她又下去了。同志们知道她是演员,劳动的时候就让她在一边唱戏。金雅琴哪会唱戏啊,社员们想听京韵大鼓了,她就赶紧跑回北京现学京韵大鼓,想听评戏了,她就赶紧回来现学评戏。几趟下来,几种曲艺都学会了。那时候,别的演员一提起下基层就发愁,她一提起下基层就欢天喜地:“我在下边干得比在剧院里还好呢!又交了朋友,又体验了生活,又学了新东西,又锻炼了身体,所以劳动的那点艰苦我觉得算不上什么。现在我80多了身体还这么好,都是年轻时锻炼的。你看,受益一辈子哪!”说到这里,金雅琴又亮出了她招牌式的哈哈大笑。

 

  家庭中,一辈子的相濡以沫

 

  金雅琴和她的老伴牛星丽,虽然是华北大学三部的同学,毕业后又一起进入话剧院工作,但他们的相识和结合还是同事介绍的。金雅琴一打听牛星丽要求进步,是候补党员,别的什么条件也不问就同意了。但申请结婚时,却因为“金雅琴出身资本主义家庭,社会背景相当复杂”遭到组织反对,性格耿直的牛星丽不惜和组织拍了桌子。这一拍,把前途拍没了,他始终不受重用,直到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在影视界走红。但两人一辈子相濡以沫,从不抱怨什么。

 

  刚结婚的时候,牛星丽上有父母亲,下有年幼的弟弟妹妹和前妻的女儿,他自己身体不好,因为胃出血做了几次大手术。这个沉重的家庭,金雅琴一肩扛了起来。每到月底,两个人的工资都花完了,只好先跟同事借钱,下月初发了工资再还上,就这么倒腾着过日子。但是金雅琴总能把家庭气氛调节得和谐愉快。自己的小女儿和牛星丽前妻的大女儿,她不偏不袒,因为大女儿乖巧听话,甚至更偏疼她一些。而她自己承受着很大压力。几年前,和她一起长大的弟弟得癌症去世了。金雅琴得到消息后心如刀绞,但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她不敢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就一个人去了北海公园,和茶馆的朋友聊天、喝茶,直到心里平静下来,才敢回家。牛星丽几年前得了帕金森氏症,卧病在床。当时金雅琴要和女儿出门拍戏,无法照顾他,就先把老伴送到医院的高干病房,回来后找了各种方法,看了很多医生治疗。从一开始的动弹不得,到现在能自己慢慢地下楼了,金雅琴比谁都高兴。她有个习惯,每次拍戏赚的钱都分给家里人,人人有份,从不吃独食。每到这时候,她就专门给老伴封一个大红包,让他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其实我们家的东西都是我买,但是把老伴哄得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强。”

 

  现在的金雅琴,坎坷都过去了,快乐依旧。不拍戏的时候,她喜欢和院子里的朋友们一起散步,也喜欢去北海公园的茶馆,和相熟的老板、服务员一起喝茶、吃饭、聊天。7月底,她让老板朗诵一首诗庆祝八一,老板就朗诵了一首《长征》。老板让她唱一首周杰伦的歌,结果她唱的一句都不在调上。她问老板:“我这是不是得把周杰伦气死啊”,老板和她开玩笑说:“我都快被你气死了!”“虽然我眼神不济,耳朵也不行了,可是出门一点问题没有,前两天去北海,就碰见老观众了,人家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

 

  自己坚守着寂寞,并在寂寞中体味着生活的热度。事业上处于低谷的时候,她不消极,不怠慢,跑龙套、演配角、劳动锻炼,认认真真,干得有声有色。直到老了,一辈子的生活经验在银幕上爆发,终于焕发出更耀眼的光彩。家里无论遇到再大的困难,她能自己扛起来的绝不让家里人犯愁。80多岁的她耳朵听不见,眼底黄斑变异看不清东西,还依然是家里的开心果,她信心十足地说:“我觉得我能活到120岁!”无论在银幕上,还是生活中,这样红红火火的金雅琴总是令人感动。

  

        2016年6月23日凌晨,这位值得尊敬的艺术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91岁。我们愿金老一路走好!登录怀恩网,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下载怀恩纪念APP,搜索“金雅琴”,进入【金雅琴纪念馆】,给这位老艺术家献上一束花,留下几句话追思祭拜!

 

下载地址:t.cn/RqBXGE3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相关文章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菊萍逝世梨园痛失名 06-12 京剧 艺术家 逝世
美国宇航员艾伦·比恩登月第四人去世用画 05-29 宇航员 去世 艺术家 美国
笛子表演艺术家陆春龄去世“中国笛王”一 05-23 去世 艺术家 笛子
日本“上吊艺术家”栲象逝世奇特的方式诠 04-15 艺术家 逝世 日本
著名表演艺术家陈茂林逝世陈茂林遗体告别 03-21 遗体告别 艺术家 逝世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联系我们
隐私保护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