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来源:南方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9-20
分享到:

  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一个民族和国家,必有一种精神和信念。它在人们的内心里蕴藏,外化成为一种能量。它像看不见的火光,如地球深处涌动的岩浆,历经千万年而不泯,为天地人间提供不竭的热能。这就是长征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薪火不熄,代代相传。它无法用GDP和外汇储备的数字来计算,也无法通过外在的现代化建筑和工程来考量,却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原动力。

 

 

  有一种纪念是继承,有一种回忆是憧憬。当我们用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来热情洋溢地赞颂长征和长征精神的时候。基于现实生活的冷静思考和理性判断,显得尤其必要。那么,什么是历史上的长征与今日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共振”点呢?什么是当年进行长征的年轻人和今天信息时代年轻人的情感“结合部”呢?什么是强调英雄主义和集体观念的岁月与讲究多元文化和提倡个性的时代的“默契”呢?--<<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以今人的视角来看长征,可以用排除法。至少,有这样三种人难以完成长征壮举。首先,那些没有足够勇气挑战自我的人,很难面对自己从未经历和从未听说过的千万里险途,且前途莫测。再者,那些没有足够胆略挑战极限的人,很难跨越天险金沙江和大渡河,很难走过冰峰雪山和沼泽草地。最后,那些没有足够智慧挑战命运的人,很难凭借超人的忍耐和磨砺,最终“扼住命运的喉咙”,获得了不起的成功。

 

  无论是挑战自我、挑战极限,还是挑战命运,都是具有鲜明色彩的现代社会现代人所推崇的一种人格品质。因此,我们可以说,我们找到了历史上的长征与现实生活之间内在联系的脉络。原来,有一种做人的要素,和做事的要领,不因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而改变,就连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也是一样。古往今来,那些在陆地上长征、在大海上长征、在太空里长征的人们,都同样具有追求真理、探索未知、勇闯禁区、忘我牺牲、百折不挠的精神和信念。--<<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历史已进入21世纪,长征已成为上世纪的传奇。80年,不算很长,也不是很短,而我们要说,这个不朽的传奇,还在我们国家建设和发展的各个领域中继续。长征精神是什么?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一种体现,是我们民族魂魄的一种表征。正像鲁迅所说的那样:“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在中国地图上,我们很容易找到长征的起点,但是,在我们的心灵里,长征永远是起点……

 

  “红军长征,是在抗日救亡成为全民族最紧迫的任务、中国面临民族危亡的情况下发生的,也是在党和红军面临生死存亡严重危机的情况下发生的。”著名的长征史专家、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徐占权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红军为什么要长征?徐占权说,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停止内战、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但国民党蒋介石仍顽固坚持其“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调动100万大军“围剿”红军和各苏区,其中以50万兵力直逼中央苏区。在“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下,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最终失败,红军从而被迫进行战略转移。--<<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如果继续采取毛泽东为红军制订的战略战术原则,粉碎敌人的第五次大规模‘围剿’是有可能的。”徐占权解释说,一方面,蒋介石虽然调集了50万兵力、采取持久战和“堡垒主义”新战略,但同时也面临着财政拮据、抗日反蒋运动日益兴起、国民党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各帝国主义国家由于在华利益不同与蒋的冲突不断加剧等严重问题。另一方面,红一方面军和中央苏区的人民群众经过多次反“围剿”斗争,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苏区得到巩固和扩大,经济迅速发展,红军和地方武装迅速壮大,为打破敌人的第五次“围剿”提供了可靠的保证。--<<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然而,“左”倾冒险主义断送了这样的有利局面。1933年初,以博古为首的中共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入中央苏区,一味命令红军和地方武装“以革命的进攻来粉碎反革命的进攻”,竭力推行“左”倾冒险主义进攻路线。

 

  徐占权认为,这种完全脱离中国实际情况的进攻路线的错误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反对实行“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博古、李德等人无视敌强我弱的现实,照搬外国经验,反对人民战争,主张纯粹依靠主力兵团的所谓“正规”战争。黎川战斗中,红军防守兵力薄弱,毛泽东认为应放弃黎川、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但“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要部队死守黎川、不能丧失苏区的一寸土地,命令红军主力在敌军主力和堡垒之间连续寻战近两个月,结果不但未能收复黎川,反而使部队遭受很大损失;--<<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第二,反对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主张实行“左”倾关门主义。正当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陷入被动之时,国民党第19路军将领联合李济深等国民党内反蒋力量,在福州成立了“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公开与国民党政府决裂。“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拒绝了毛泽东向敌人后方进攻的建议,并坚持“福建人民政府”不是革命的而拒绝支援19路军。他们命令红一方面军主力继续攻打国民党军的堡垒阵地,使红军再次陷于困境。

 

  第三,反对运动战,主张实行阵地战。运动战是红军的特长,但博古、李德等人主张打阵地战,在战斗连连失利时,又由进攻中的军事冒险主义陷入了防御中的保守主义。李德提出的堡垒对堡垒和“短促突击”理论,限制了红军的机动性,使得红军不能积极、主动地调动敌人,而只能守株待兔式地等敌人出碉堡而实行“短促突击”。在历时18天的广昌保卫战中,红军毙伤俘敌2000余人,自身却伤亡5000余人,约占参战人数的五分之一。彭德怀曾批评说:“这种主观主义,是图上作业的战术家。”

 

  第四,没有适时举行战略转移,而是继续主张同强敌拼消耗。广昌保卫战失败后,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虽然讨论过战略转移问题,但由于意见不一致,特别是共产国际模棱两可的表态,致使军委未能果断作出决策,而是继续坚持在内线寻求粉碎敌人的“围剿”。红军奉命展开分兵作战、全线抵御,结果为敌所制,陷入了更加被动的境地。--<<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第五,仓促举行战略转移,致使第五次反“围剿”最终失败。在中央苏区难以继续支撑红军抗敌的情况下,“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才被迫放弃在苏区内抵御敌人的原计划,决定于1934年10月底或11月初,沿红6军团前进的路线实行战略转移,准备到湘西北与红3军和红6军团会合,尔后从外部实行反攻、恢复中央苏区。然而,在敌人于9月底向苏区中心区发起总攻时,他们既没有胆略利用敌人暂时不敢长驱直入的间隙让红军进行休整和补充,也没有采纳毛泽东让红军主力牵制敌军至湖南的建议,而是被敌人的气势吓倒,仓促决定放弃中央苏区,提前一个月实行战略转移。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从瑞金出发,率领中央红军主力5个军团及两个军委纵队共8.6万余人,开始战略转移。至此,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宣告失败,中央红军长征开始。之后,红25军,红四方面军,红2、红6军团,也相继撤出鄂豫皖、川陕、湘鄂川黔苏区,踏上了长征之路。--<<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

 

  长征胜利80周年,长征永远是我们的起点,登录怀恩纪念网http://jn.huaien.com/),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下载怀恩纪念APP,免费为逝去的亲人建个网上纪念馆免费贮存逝者生前影像资料,邀亲朋好友一起献花敬供,留言上文选,随时随地追思祭拜,让爱与思念没有距离,生命故事永久流传!

下载地址:t.cn/RqBXGE3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相关文章

贺龙诞辰121周年,谈贺龙长征路上的神来之 03-20 长征 贺龙
老红军彭焕生去世,回忆长征路上的那些年 02-08 长征 红军
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10-21 长征 长征胜利 长征胜利80周年
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七常委观看文艺晚会 10-20 长征 红军长征 长征胜利 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80周年,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长征 09-21 长征 红军长征 长征胜利 长征胜利80周年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