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媒体评小凤雅去世 眼癌女童之死事件留下的深思......

来源:法制新闻 发表人:怀恩网 2018-05-26
分享到:

  2岁半的女童小凤雅患视网膜母细胞瘤,从去年九月确诊后,小凤雅母亲曾在水滴筹、火山小视频、快手等多个平台筹集资金,为女儿治病。小凤雅已于5月4日去世,免费进入【纪念馆】为她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上传她的照片,发表追忆文选,为她献上一束花,留下几句话追思悼念她!而有志愿者在网上称其父母在利用孩子病情筹款后选择放弃治疗,并指责其家人属于骗捐行为,一时间媒体评小凤雅去世传得沸沸扬扬,一时间,指斥小凤雅家人“利用女儿的重病行骗”的声音越来越大。

 

  河南省太康县身患视网膜母细胞瘤的三岁女童小凤雅已于5月4日去世。此前,小凤雅母亲曾在水滴筹、火山小视频、快手等多个平台筹集资金,为女儿治病。但随即被指利用孩子的病情募捐,却为孩子消极治疗,网络平台随后暂停筹款。多名网友质疑王凤雅去世后,其家人所筹资金并未全部用完,并要求他们公布筹集资金去向。

 

媒体评小凤雅去世 眼癌女童之死事件留下的深思......

免费进入【纪念馆】为她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

 

  媒体评小凤雅去世:重点只是愤怒而非孩子本身

 

  但在更多机构媒体跟进后,事情呈现出了更多面相:如有基金会确认,小凤雅母亲带儿子治兔唇的钱是该机构提供的,去年4月已做完手术;据其爷爷还原和募捐平台介绍,募捐金额共计3.8万余元,而非网传的“15万元”。当地官方调查组也回应,“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是,筹来的款大部分都用在孩子的治疗上了”。

 

  由此基本可以判断,那些筹到了钱却不为女儿治病的说法有失偏颇。至于筹款数额、其家人到底有没有尽心给小凤雅治疗,家人与志愿者、网友各执一词,仍难判断。

 

  但在这些事实确证之前,网上掀起的对小凤雅家人的道德批判却一浪盖过一浪。有网络大V就直言:“小凤雅疑似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有人说,“地狱空荡荡,小凤雅的父母在人间”;还有自媒体以漫画形式,脑补其家人被弟弟欺负、被爷爷奶奶嫌弃、因为和弟弟吵架而被妈妈“暴打”的场景……

 

  小凤雅父母以救她的名义筹了款,却没有救活她,确实可能引致“不尽心治疗”的质疑。可不得不说,现在太多的质疑,都只是来自单方信源或网友强加的脑补,而没有多少实锤。

 

  到目前为止,涉事各方的发声频次与音量严重不对称。我不敢说,小凤雅家人说的就必定是事实,可至少我们应该“兼听”,避免主题先行地“扔道德石子”。在此事件中,小凤雅家人在为女儿筹款和治病过程中,确实得到了公益组织的很多帮助。若果真挪用了善款,或许确应致歉。

 

  但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在慈善的施受两端,可能存在双方话语的不对等。慈善行为一旦出现纠纷,掌握话语权的组织、志愿者可以通过不同平台发声。而被救助的一家,可能在舆论场中天然失势。特别是小凤雅家人不在城市,这意味着其与网络世界的连接通道很多时候是屏蔽的。

 

  这并不是要为其家人辩护,而是想说,虽然他们是被救助的弱者,但其声音也该被倾听。接受了救助,不等于就该被索垢寻疵。在事实确证之前,不轻易出恶语,也是应有的克制。

 

  从媒体报道看,小凤雅家在农村,五个孩子,两个病童,还吃着低保。考虑到贫穷的境遇,就算其家人对所剩不多的善款动了点小心思,是否就该穷追猛打,或许也是个值得思考的慈善伦理问题。

 

  眼下真相在渐次浮现,相信很多偏颇的道德审判会退烧。但我们也希望,下一次再发生类似慈善纠纷时,身在底层的被救助者说法能被更广泛地倾听,而不是蜷缩在一隅,被“误解”,被“指控”,却默不作声。

 

媒体评小凤雅去世 眼癌女童之死事件留下的深思......

免费进入【纪念馆】为她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

 

  网帖质疑王凤雅家属“诈捐”

 

  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今年32岁,她有五个孩子,四个女儿一个儿子。5月4日,她失去了四女儿王凤雅。

 

  2017年11月,两岁半的王凤雅被太康县人民医院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先后诊断为双侧视网膜母细胞瘤。此后,杨美芹通过水滴筹、火山小视频向社会募捐,并且从三月份开始接触志愿者和公益人士。让杨美芹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以为向外求助会给女儿带来治病的希望,却一不小心将整个家庭拖进了漩涡。

 

  从4月8日开始,微博“小希望之树”和“作家陈岚”质疑王凤雅家长,认为他们募捐了钱却不积极给凤雅治病,不把她送到大医院治疗,还疑似把善款挪用来给弟弟治唇裂,重男轻女,并涉嫌诈捐。5月24日,公众号“有槽”发布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提出相似的质疑和指责,把王凤雅事件的热度推到顶点。

 

  该文章称,王凤雅家人曾在水滴筹等平台募集15万元,募集善款后不为其治病,而且为家中儿子治疗唇腭裂,涉嫌“诈捐”。

 

  据媒体记者昨天下午从太康县公安局获悉的情况,当地警方经过调查,认为此事不构成诈骗,目前政府相关工作人员正在极力劝说王凤雅的家属退还剩余捐款。而作为募捐筹款平台之一的水滴筹,也于今日凌晨发微博,声明“对恶的宽容就是对善的残忍”,水滴筹“自始至终对个人求助中面临的虚假、伪造、隐瞒等行为隐患保持零容忍态度”,目前已经“第一时间派出相关负责人和律师连夜抵达当地,并将全力配合有关部门进行后续的客观公正调查。”

 

  逝者已矣。但像小凤雅这样,患上的是“痊愈率最高的癌症之一”,却始终因为家人的错误决策、不当应对,最终还是离开这个世界。满怀希望慷慨解囊的当事人、亲历者、捐赠者,对这样的结局感到痛心、失落甚至愤怒,可想而知。

 

  在具体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小凤雅家人殴打志愿者、欺骗当事人的异常举动其目的其动因何在,我们无从得知。但涉及此事的捐款平台、公益机构志愿者、医生、政府、媒体,包括隐身其后的身边人、知情者,无一例外束手无策,眼看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此走向熄灭,募捐款项进入个人账户后毫无约束之力,全靠个体一己道德之好坏来判定生死走向,这样的过程不得不发人深思:当个体满怀同情、希望、怜悯,甚至节衣缩食尽到自己的爱心和责任,谁来呵护这份爱,谁来约束相应的义务。

 

  按照谁确认谁监督,或者谁宣传谁负责的原则,相关的平台和媒体,包括给与提供确认政府方面,都有相应的责任。但事实证明,在当前的机制流程之下,在事后追责的过程中,任何一家机构,都不具备足够的监督底气和实操实力。这一点,无论是从多年前的王海林事件、杨六斤事件,还是一年多前沸沸扬扬的罗一笑事件,都可以得到证明。很多人因为个体救助“一夜暴富”,而公众庆幸,王海林拿到了钱之后,并没有携款逃跑,而是真的去了医院对女儿进行了救助;罗一笑事件出现反转之后,其父罗尔声明将把所得的260万捐款全部捐出。

 

  人间自有真情在。但难道个体救助真的只有道德唯一约束吗?如果说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社会,道德还具有一定的制约作用的话,在陌生人社会中,除非形成舆论威慑,实际上放弃道德的机会成本并不太高。这就要求在个人赠予和个人救助当中,对慈善行为进行制度化保证,一是加强赠予和救助双方的契约意识和契约精神,二是加强第三方平台的保障和服务工作,凡此种种。近年来,电子商务通过第三方平台等多种制度约束,化解了陌生人之间的不诚信问题,在个体救助领域,通过制度创新同样也能做得到。

 

  慈善行为最怕出现道德风险,对慈善行为的伤害,是对人的最基本情感——同情、怜悯、同理心等深重伤害。现代慈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彰显个体德性的单方面的付出,而是着眼于构建更公正和谐社会的一种交互行为,有责任也就有义务,有付出也就要有保障。中国素有急公好义的传统,这是走向良善社会的深厚基础,但只有构建起能与之匹配、能为之保障的慈善制度和慈善文化,个体救助的大爱大义,方能真正充分释放、多多益善。

下载地址:t.cn/RqBXGE3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相关文章

世界上最长寿的大猩猩Koko去世为会手语有 06-25 猩猩 去世 长寿 哀悼
韩国前总理金钟泌去世“三金”之一享年92 06-23 去世 韩国
21岁连体婴姐妹去世很多人都在追思玛丽亚 06-05 去世 追思
“日本麻将之父”的小岛武夫去世曾曾献神 06-03 去世 日本 麻将
沈汝波去世享年58岁被称“秦皇岛好人”要 06-02 去世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联系我们
隐私保护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