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南京幸存老兵病逝 南京保卫战终于归队的老兵

来源:网络 发表人:怀恩网 2018-02-27
分享到:

  2月25日18时38分,登记在册的最后一位具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南京保卫战老兵双重身份的李高山老人去世,这是2月份去世的第三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此前,2月10日22时50分,刘庭玉老人去世,2月11日15时左右,李素云老人去世。

 

免费进入【南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为他们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见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证人,他们的个体记忆是南京大屠杀这一世界记忆遗产的具体承载,随着岁月流逝,他们也都上了年纪,2月份,刘庭玉、李素云、李高山三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先后去世,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昨天上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为三位老人举行了默哀、献花、灭灯仪式。免费进入【南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为他们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上传他们的照片,发表追忆文选,为他们献上一束花,留下几句话追思悼念他们!

 

  2017年12月9日,南京市档案馆内,一场诵读“抗战家书”的主题活动正在举行。讲台上,一名身穿绿军装,满头花白的老者,颤巍巍地从轮椅上站起,面朝现场来宾,缓缓抬起右手,敬礼。此时,台下掌声雷动,目睹这一幕,不少人红了眼眶,这是李高山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生于1925年的李高山,原籍广东茂名,曾为粤军一五四师三营三连勤务兵,参与南京保卫战。南京大屠杀中,李高山两次从日军枪口下逃生。此后数十年,作为日军侵华见证者和南京大屠杀亲历者,李高山多次公开宣讲亲身经历,“我做证人最有说服力。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2018年2月25日下午6时38分,李高山因病在南京家中离世,享年93岁。至此,最后一名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在宁老兵“归队”。

 

  2018年1月19日,南京市鼓楼区凤凰西街一处老式居民楼里,93岁的李高山摔了一跤。李高山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十年,5个子女相继成家、搬走后,老伴成了身边仅有能说上话的人。2015年,相伴66年的老伴撒手离世,当年2月份,脑中风又侵袭了李高山的思维系统。

 

  在儿子李真铭的记忆中,父亲很少说话,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妈妈去世后,爸爸基本不出门,记忆也逐渐产生错乱。”生命的最后几年,李高山把自己关在家中。除了每天练一会儿“气功”之外,他一遍遍地看报纸、电视,《新闻联播》和《海峡两岸》,李高山每天必看,期期不落。他自己做饭、煲汤,做一手道地的淮扬菜。子女们来探望时,李高山总要亲自下厨,炒上两个菜。

 

  在南京生活了80年,李高山的身上,已经没有多少故乡的印记,他饮食清淡,说话带江南口音,饭前喜欢喝“碧螺春”,每天三顿,活脱脱一个“老南京”。

 

  1925年2月24日,李高山出生于广东茂名的一户农民家庭。因为家境困难,李高山很小时,姐姐就被卖做童养媳。十岁时,父母相继去世,李高山成为孤儿。村中一户人家被“抽丁”,生计无着的李高山,便顶替了参军名额,被编入粤军一五四师三营三连,担任勤务兵。这一年,李高山12岁。自此,李高山跟着部队从南到北,最后落脚南京。南京市区一栋旧公房,成了李高山大半辈子的栖息地。

 

免费进入【南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为他们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

 

  摔倒后的当天,李高山就被子女送到江苏省中医院抢救,并很快转到重症监护室。前后1个月的治疗,并没有取得实质效果,医生建议出院护理。对于年事已高的李高山,这次摔倒是毁灭性的。盆骨的骨折和肺部感染,引发呼吸道和心脏功能衰竭。2018年2月25日下午6时38分,李高山在家中停止呼吸。

 

  李真铭记得,父亲去世前,将一家人叫到床前。此时,李高山已经无法出声,但是“眼泪止不住地流”。李真铭觉得,父亲一定想起了那些死在南京城内的同乡、战友,“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

 

  李高山曾经两次从日军的枪口下逃生。尸体、瓦砾,时常在梦魇中出现。终其一生,李高山没有走出1937年12月13日这一天。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李高山所在部队,奉命到上海接防。由于铁轨被炸毁,李高山与战友一道,从苏州步行至上海。赶到上海后,战斗已经结束,第一五四师与原驻上海的部队一起,沿着铁路线,向南京方向撤退。

 

  2017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高山用“屈辱”形容这段行军之路,“从上海到南京,(被日军)追着,走一路打一路,没法还手。”李高山到达南京时,已经是12月12日。侵华日军步步紧逼,由东向西进入南京城。次日,南京沦陷。12月13日城陷当天,李高山所部在南京下关江边,被日军缴械。

 

  徒步行军,疲劳奔波,缴械后的第一五四师,成为日军的“肉靶”。77年后,12月13日这一天,被定为中国的国家公祭日。那时的李高山,与数百名战友一道,被日军反绑手臂,押到八字山公馆一栋洋房内,“一个挨一个站在房子里”。到晚九点钟左右,日军突然用机枪从窗口向房内扫射,“大部分人被当场打死。我被战友挡在身后,幸免于难。”李高山曾自述。

 

  这是李高山的第一次死里逃生。十多名未被屠杀的战友,奋力从二楼阳台跳下逃生。有人腿被摔断,随后被赶来的日军杀害。李高山与另外五人趁着夜色,翻到一栋楼房的屋顶。由于担心被发现,六个人在屋顶躲了五天五夜,滴水未进。最终,住在对面楼房的日军发现了他们,六个人被从屋顶带下,押到一处水塘前,排成一列。“绑了一天不给吃,小便要鞠躬,不让互相说话,都绑起来。”之后,枪声响起,五个人相继倒下。

 

  李真铭说,父亲生前多次提起这一幕,“每次都红了眼眶,然后哽咽。”李高山告诉儿子,集体屠杀地后面有一条小道,“我排最后一个,打第一个我就跑了,那个地方有一个转弯,日本兵没有追。”这一幕,日后被改编进影片《南京!南京!》中,时年13岁的李高山,成为电影中“小豆子”的原型人物之一。这是李高山的第二次亡命之旅,他没有成为罹难的三十万分之一。此时的南京城内,早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漂杵。这一天,南京大屠杀的死亡大幕,正在拉开。

 

  一起从广东北上抗日的同乡,几乎全部死于大屠杀中,晚年的李高山,时常对着儿子李真铭垂泪。浑身是血的李高山,被南京城内的一户家庭收留。换下军装后,李高山进入位于宁海路的难民营。此后,李高山被一户周姓人家收为养子,跟着养父母一道做面点师傅。1954年,李高山进入南京粮油食品厂工作,直到1985年退休。

 

  在南京安定下来后,李高山多次向广东老家写信,希望得到姐姐的消息。由于地址记不清,家书往往又被退回。最终,在一位邮递员的帮助下,李高山得以与姐姐恢复通信。1985年,离家近50年之后,李高山姐弟在茂名老家团聚。按照李真铭的说法,姐弟两人“已经互相听不懂对方的口音”。

 

  退休后,李高山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织的各种展览、讲座的积极参与者。作为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大屠杀幸存者,李高山时常赴各地宣讲。1996年起,他多次赴日本参加证言集会,以亲历者的角度讲述日军暴行,“平民的尸体堆到一米多高,日本兵将手榴弹扔进尸堆,看着被炸飞的残肢哈哈大笑。”

 

  2000年12月,一位日本青年听完李高山的宣讲之后,径直下跪,“这不仅是为了当年的行为赔罪,也是为了我们长久以来的不知情而请罪。”

 

  “我很遗憾我们当时没能打好这场保卫战。”面对镜头,李高山时常表现出愧疚。当年的战友,已经相继凋零。南京市公安局统计,至2014年,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在宁老兵中,程云和骆中洋相继去世,李高山成为最后一名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在宁老兵。

 

免费进入【南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为他们祈福(点击图片直接进入

 

  93周岁生日的第二天,李高山“归队”。“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现在要和平,不要战争。”

 

  随着岁月流逝和一个个幸存者的离开,抢救性记录、整理幸存者们的记忆成为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副馆长陈俊峰谈到,幸存者的证言弥足珍贵,近年来纪念馆对幸存者口述史进行了多次梳理,对老人们的证言、证物都进行了保留。他说:“纪念馆一直在搜寻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最近一段时间发现了一部分新的幸存者,我们会请专家对他们的证言进行论证,如果符合幸存者要求,则会将他们纳入在册。”

下载地址:t.cn/RqBXGE3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相关文章

金马影帝孙越病逝《搭错车》里的哑叔演戏 05-03 影帝 病逝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翠英离世2018年第11位 05-02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南京大屠杀 离世
天津聂璧初病逝任天津市长期间曾为天津房 04-22 市长 病逝 天津
南京大屠杀清明祭:音乐和诗歌的别样纪念 04-07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南京大屠杀
指挥家韩中杰病逝中国交响乐大师遗体告别 04-04 遗体告别 病逝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