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追忆翻译巨匠傅雷 一个时代的悲剧

来源:互联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4-09-03
分享到:

 

  今天是著名文艺评论家傅雷逝世48周年纪念日,他曾这样告诉长子傅聪:“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如今这句话被镌刻在傅雷朱梅馥夫妇的墓碑上。他宁死不屈的伟大人格最终令人不甘受辱选择自杀,这不仅是傅雷的悲剧,更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前奏

 

  作为一代翻译巨匠,傅雷翻译生涯的巅峰,应该是新中国建立之初。他谢绝了清华大学的邀请,重新返回挚爱的书房,重译了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以及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新译了巴尔扎克的诸多作品,如《贝姨》《邦斯舅舅》《奥诺丽纳》等。现在想来,那或许是傅雷一生中相对美好的一段翻译时光。另一方面,作为一名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在那段时期,傅雷也并非完全封闭在书斋,他有着属于自己的国家信念,就像作家狄马在《傅雷之死》中的描述,傅雷在“痛切、热烈、天真无邪地”为国家奔走呼号。

 

  但1957年下半年,风雨突然而至。傅雷以“亲美”“反苏”的罪名被上海市作协开会批判长达10次。与此同时,上海各大报纸开始连篇批判傅雷,但他坚持“没有廉价的检讨”“人格比任何东西都可贵,我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

 

  一年之后,傅雷终未幸免。1958年4月30日下午,又一次批判大会后,傅雷被正式划为右派。

 

  噩耗接踵而来。同年12月,留学波兰的傅聪也成了批判对象,他选择了出走英国。狄马分析道:“傅聪的‘出逃’宣告了傅式‘家国’教育梦的彻底破灭。这个被他用棍棒和威吓抚育起来的长子,由于害怕回国后被逼加入到‘父亲揭发儿子,儿子揭发父亲’的罪恶循环,在波兰学成后驾机出走英国。”这一事实“对狷直的傅雷构成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打击。”傅雷是一个一心渴望“精忠报国”的旧式父亲,他无法容忍自己苦心教导的儿子竟然“丢下”了他的祖国。

 

  命运的打击让傅雷陷入极大的痛苦之中。某种意义上,翻译成为其对抗痛苦的出路。此后的傅雷深居简出,翻译了丹纳的《艺术哲学》,巴尔扎克的《搅水女人》《都尔的本堂神甫》《比哀兰德》《幻灭》等,但他坚持不用笔名出版——“右派”期间能靠“预付稿费”勉强维持一家生计。

 

  除此之外,那段时期的傅雷开始研究书法、字画、养花等小趣味。他在上海江苏路住宅的后院花园里种了50多种月季。

 

  悲剧

 

  这无奈的安宁并未持续太久。1966年,“文革”来袭。为了搜集“反革命”证据,红卫兵拔掉了傅雷在后院精心栽培的月季,也打破了一个传统文人最后的生存底线。

 

  1966年9月3日上午,女佣周菊娣发现,傅雷夫妇已在江苏路284弄5号住所“疾风迅雨楼”双双自杀身亡。

 

  对于父亲的选择,长子傅聪曾说:“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他受煎熬的心灵,他的孤独,他的内心挣扎,他的理想和现实的冲突,还有他本人在感情上的大波大浪……我爸爸还有另外一面。他一方面讲西方的人道主义、希腊精神,但我永远不能忘记他在家里慷慨激昂地谈‘死谏’……他对中国文化中特殊的悲剧精神很有感受。我父亲一开始就是烈士的典型,这就是他的命运。”

 

  傅雷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心灵,不能忍受自己的思想被霸占,更不能让自己的灵魂被否定,所以他选择了死。

 

 

  进入傅雷纪念馆,为孤独赤子祈福 》》》http://jn.huaien.com/g1001090/

下载地址:t.cn/RqBXGE3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相关文章

追忆著名翻译家高莽先生:集翻译与创作、 10-09 翻译 追忆
《英汉大词典》前主编陆谷孙去世,陆谷孙 07-28 逝世 翻译 词典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