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

纪念馆
LV3

馆号:G1000399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0399/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初三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贺龙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贺龙纪念馆 > 追忆文选

贺龙在文革中怎样蒙冤而死

2014-06-09 11:50 发表人:感恩天下

  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大革命,全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是中国历史上的十年动乱,也是十年浩劫。文革从1966年5月16日开始,党的九大以后,"斗、批、改"运动在全国展开,也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建立革命委员会,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割资本主义尾巴,等等,大批知识分子成了牛鬼蛇神,由此而被林彪反革命集团和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所利用,给中华民族带来严重的灾难的政治运动,被广泛认为是中国建国以来最动荡不安的灾难性阶段。


  文革时期,许多老一辈革命家遭到林彪和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其中最令人痛心的就是刘少奇冤案,他被江青等人炮制出"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被开除出党,最终含冤而死。当然,作为中国十大元帅之一,在战争中立过赫赫战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贺龙,也在1967年因为林彪等人的诬陷而被关押,最终被迫害而死。


  1966年8月中旬,林彪在人民大会堂浙江厅召见吴法宪谈论空军党委一次全会的情况,劈头就质问贺龙是否插手空军的事,而且提醒吴法宪说贺龙派人要夺权,要有警惕和防备。由此,吴法宪按照林彪的授意,提笔写信,诬陷贺龙在空军内部搞地下活动,罢官夺权。与此同时,林彪也召见李作鹏,李作鹏也给林彪写信,诬陷贺龙。


  从1966年到1969年,贺龙便在林彪的指挥下戴上无数顶帽子,数不清的罪名。什么"大土匪"、"大军阀"、"向敌人投降",什么"篡军夺权活动的里手"、"不知杀了多少人"、"一条以贺龙为首的黑线"、"定时炸弹"、"里通外国"、"搞反革命政变"、"在上海布置盯梢毛主席"等等。


  只是,诬陷毕竟是诬陷,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抓人,贺龙也多次愤怒地说"他们要我签字画押,我就写'冤枉'二字。"于是,林彪的夫人叶群找出所谓的证据了,她选中了军队内负责警卫工作的处长宋治国,口授诬陷贺龙的材料,要宋治国以自己的名义写揭发信。


  中国历史上诬陷岳飞的秦桧就给岳飞定下莫须有的罪名,可笑的是,叶群提供的证据中,也确实都是莫须有的。比如"罗瑞卿的家里,办公桌玻璃板底下压着一张照片,其中有贺龙、薛明、罗瑞卿等四人合影,天天看,但没有毛主席的照片。"这样也算是证据吗?更离奇的是,"贺龙本人自己房间里亲自保管着一支精致进口的小手枪,夜间睡觉常压在自己的枕头下,外出带上,不知为了什么?"既然不知为了什么,又怎么知道贺龙会造反呢?"听说体委自己销毁了120部电台,此事甚为可疑。"等等。


  所有这些证据,就在那个不寻常的时代,构成了贺龙的犯罪事实,在叶群的疯狂叫嚷声中,三位秘书写了《关于宋治国写材料情况的证明》。接着,专门经营诬陷勾当的康生也在北京城制造了满城风雨的"二月兵变"事件。


  1966年春天,经军委批准,北京军区组建一个团给北京卫戍区担负兵训任务,卫戍区为此派人到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商议借房子。不料,北大贴出大字报,怀疑部队向学校借房子是要搞兵变。康生便借此大做文章,宣称贺龙搞二月兵变,在北京郊区修了碉堡。1968年,康生又对专案组说,体委是贺龙现行反革命活动的重要地点,他血口喷人,说体委的炮对准中南海。康生就这样无中生有把所谓的"兵变"、"谋害毛主席"的罪名强加给了贺龙。


  于是,专案组开始从各个方面向贺龙进逼,他们拿出一个书面问题,要贺龙交代所谓1933年和蒋介石派到湘鄂西的"说客"熊贡卿勾结的历史"罪行"。对此,贺龙看穿了林彪一伙的险恶用心,他怒不可遏,怒骂着林彪和叶群。于是,专案组对他的折磨就越加骇人听闻了。


  专案组对已经是71岁高龄的糖尿病人贺龙,大热天只给一小壶水。贺龙洗脸,大小便,都没有水。为了接天上下的水,在一次大雨中,贺龙在台阶上滑倒,扭伤了腰,18天无法动弹。贺龙经常吃的是清水煮白菜、糠萝卜。有一次,送饭的人竟然把饭菜全倒在地上,让贺龙活活饿成了重病。


  专案组给贺龙派来一个治病的"医生",所谓的医生却经过了6此所谓的"政审",他没收了贺龙身边必需的备用药,结果,贺龙的病情更加恶化。1968年3月27日,贺龙突然说不出话来,口角歪斜,剧烈头疼,被送进医院。


  在医院里,按照邱会作"医疗为专案服务"的指示,诊断书上竟然写的是"诈病",治疗措施是:请有关军医主治。贺龙早就心知肚明,也明白专案组是要把他拖死。


  果然如贺龙所预测的,1969年6月8日早晨,贺龙糖尿病发展到了酸中毒的严重程度,连续呕吐,呼吸急促。找医生,迟迟不来,拖了十几个小时,直到晚上8时许,才来了"医生"。糖尿病是不能输葡萄糖的,结果医生却给他输葡萄糖,而且是整整输了一夜。次日,专案组才宣布要把贺龙送往医院。贺龙不愿去,反抗无效。上午9时,来人七手八脚把贺龙往担架上抬,送上救护车。下午3点多钟,来人把贺龙的夫人薛明带走,说是到医院核实一个材料。到了医院,薛明听到一个人冷冰冰地宣布:"人已经死了。"


  真没想到,在反动统治时期,敌人悬赏10万大洋都买不去贺龙的头颅,他却被躲藏在内部的奸贼狠毒地谋害了生命!凝视着亲人的身体,薛明不能自制,禁不住泪如雨下。直至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在公审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的日子里,薛明对着记者讲到林彪一伙竟然无法无天地对包括贺龙在内的几乎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横加残酷迫害的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时,愤慨万分,她说:"对林彪、江青这一伙,不是私人的冤仇。他们要毁掉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已经被毁掉的,何止一个贺龙。"


  太深刻了,文化大革命的惨痛确实令人目不忍睹,文革时期反革命集团对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残害确实十分残忍。林彪和江青反革命集团制造的冤假错案确实罪行累累,文革真的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严重的灾难。我们敬佩和景仰贺龙的英雄大义和正气,也痛恨制造文革的反革命集团的恶毒和毫无人性。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