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

纪念馆
LV3

馆号:G1000399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0399/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贺龙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贺龙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林彪究竟被贺龙抓住了什么把柄?

2014-06-09 11:58 发表人:感恩天下

  空军、海军、总参、装甲兵、北京军区等单位的十余封写有“绝密”字样的诬告贺龙的信,先后由林彪转送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对贺龙还是了解的,所以,对有些诬告信,他是不相信的;但对有些诬告信,如对宋治国说贺龙身上经常带手枪,却有点将信将疑。毛泽东知道林彪把这些诬告贺龙的信件转给他的用意,而这时他对贺龙的方针是“一批二保”,因而决定找贺龙谈一谈。


  9月5日上午,贺龙应毛泽东之约,乘车来到中南海游泳池。由于毛泽东有晚上办公,白天休息的习惯,所以贺龙问:“主席起来了没有?”“已经起来了,正在等你。”工作人员答道。


  贺龙迈步走进游泳池的客厅,毛泽东坐在沙发上,正在翻手中的一份材料。


  “主席!”贺龙恭敬地做了一个军人标准的立正姿势。


  “贺老总,你来了,到这边来坐!”毛泽东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毛泽东同贺龙闲聊了一会儿,便从茶几上拈起刚翻看的那份材料,向贺龙递了过去。那是吴法宪对贺龙的一封诬告信。


  贺龙接过信,从衣兜里掏眼镜,没有找到。毛泽东见他没有戴眼镜,就说:“不要急,慢慢地看。”


  贺龙平静地看完信,把它放到茶几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所以他心中很坦然,请示道:“我要不要找吴法宪他们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你不要找他们。”毛泽东摇摇头,指指信说。


  “我想找他们解释一下!”贺龙说。


  毛泽东瞧了贺龙一眼,看他很认真的样子,便朗声笑了起来,风趣地说:“你不要紧张,我做你的保皇派!”停了片刻,他接着说:“我对你是了解的,我对你还是过去的三条:忠于党、忠于人民,对敌斗争狠,能联系群众。”毛泽东这番话,使身处逆境中的贺龙感到无比温暖。


  这三条,毛泽东是在30年前,1937年抗战初期说的,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当时,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方针是:在联蒋抗日的统一战线中,必须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然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王明1937年从苏联回国后,他在12月9日至14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又称“十二月会议”)上,作了《如何继续全国抗战和争取抗战胜利呢?》的报告,鼓吹“一切经过抗日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投降主义路线,批评党在洛川会议决定的独立自主原则。


  听了“十二月会议”精神的传达,贺龙心里很不痛快。他自率领一二师开赴山西抗日前线以来,一方面很重视统一战线工作,注意同阎锡山、傅作义等搞好关系,但也很注意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坚决反对蒋介石、阎锡山对八路军的限制。主张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大力“招兵买马”扩大八路军。现在王明说要“一切通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岂不是一切要通过和服从蒋介石吗?


  王明在统一战线中的投降主义路线,虽然在全党不占统治地位,但也有一定市场。在一二师的一些干部中,就受了它的影响,幻想用迁就让步的办法来维持统一战线,不敢放手发动群众壮大民主力量,不敢扩大八路军,不敢同国民党中的顽固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从而给自己造成了被动和困难。对此,贺龙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说:“这叫什么统一战线,乱弹琴!这明明是捆住自己的手脚,让人家把你搞掉吗!”他还公开揭露和批评国民党军在晋西北消极抗战,国民党党政机构给八路军故意制造困难,竭力排斥抗日进步力量等等行径。


  对此,一二师的一些领导干部认为,贺龙这种态度和做法,会损坏统一战线。于是,他们联名向中共中央写信,并让师政委关向应也签了名,建议把贺龙从一二师调走去延安“学习”。信发出后,关向应觉得这样做不妥当,便赶到延安。


  毛泽东收到信后,同关向应进行了一次认真的谈话,严肃地批评要求把贺龙调出一二师的错误意见。同时,他对贺龙作了高度评价,他说:“贺老总有三条嘛:一、对敌斗争坚决;二、对党忠诚;三、联系群众。”长期以来,毛泽东和全党对贺龙一直坚持这种评价。今天,毛泽东再次重申这三条。


  随后,毛泽东转换了话题,同贺龙谈起唐朝贞观之治;谈起庄子“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还谈起马克思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开始的唯物主义立场转变和人类解放思想的确立……谈话进行得轻松愉快,贺龙深为毛泽东的知识渊博所折服。


  在不知不觉中已谈到正午,毛泽东挽留贺龙用餐,贺龙辞谢。回到家中,贺龙心情依然很不平静。他怀着对吴法宪轻蔑的心情,对薛明说:“哼!告我的黑状,可就是没有告准。”


  9月9日晚,毛泽东又让秘书给贺龙打电话说:“经过和林彪还有几位老同志做工作,问题解决了,没有事了。你可以登门拜访,征求一下有关同志的意见。”


  贺龙没有想到,就在他同毛泽东谈话3天后,林彪于9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开了一个军委常委扩大会,也称“小型打招呼会”。参加会议的除朱德、彭德怀、贺龙外,有6位元帅,还有肖华、杨成武、王新亭、刘志坚、邱会作等人。林彪在会上对贺龙大肆进行诬蔑和攻击。他说:


  “今天谈谈贺龙同志的问题,在主席那里谈了两次。主席看了空军的材料、总参的材料。他的材料很多,只选看了一些综合性的材料。主席的意思,要在高级干部中打个招呼,找各位元帅谈一谈。”


  “主席找贺龙同志本人谈了……主席找我,找剑英,找陶铸同志谈。主席说贺同主席的关系不好。”“我们元帅之间,除了彭德怀之外……贺龙是最不好的一个。”


  “过去早有苗头了,因为不那么紧急,所以拖着没有谈,我从没有同主席谈过,这次他搞到总参来了,利用外事局这样小的一件事,要把杨成武同志搞掉……要打倒杨成武,换上许光达。”


  “在空军大闹要搞掉吴法宪,就是他煽动的……搞掉吴法宪,替成钧开路。空军开会期间,贺那里是地下司令部。”


  “海军他想扶苏振华,搞掉王宏坤,李作鹏、张秀川……”


  “材料很多了,总参、空军、海军、工程兵、政治学院、国防工办、公安部、卫生部,到处发现他伸手夺权……他同彭真、罗瑞卿、杨尚昆关系很密切……”


  与会者听了林彪这个讲话,绝大多数感到突然和惊讶,更使他们想不到的是,林彪所说毛泽东看到关于贺龙的材料,其实都是他亲自叫吴法宪、李作鹏等亲信写的诬告信,真正是贼喊捉贼。


  10日上午,贺龙来到人民大会堂浙江厅。他是根据毛泽东关于“你可以登门拜访,征求一下有关同志意见”的指示,来拜访林彪,征求意见的。


  由于毛家湾的房子要进行整修,林彪于8月上旬搬到人民大会堂浙江厅暂住。林彪住进来后,由于他怕风、怕光、怕水、怕出汗,对大厅重新作了布置:地毯是浅绿色的,沙发是浅绿色的,房间四周的帷幕也是浅绿色的,整个大厅全是浅绿色的。平时只开几盏小灯,厅内光线暗淡。


  听到贺龙要来拜访林彪,可把作贼心虚的林彪、叶群吓坏了。


  叶群说:“首长8日召开军委常委会,就贺龙问题打了招呼,能有不透风的墙吗?贺龙想见首长,准是为这件事来的。他一定恨死首长,宋治国说,贺龙有小手枪,如果他带了枪来,见面后动了火,谁能保证他不先动手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首长的安全有了一差二错,怎么向主席交待……”于是她如临大敌,带着几个拿着子弹上了膛手枪的卫士,埋伏在大厅的帷幕后面,如果听到贺龙与林彪谈话不对劲,只待叶群一挥手,就立即“冲出去”。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贺龙走进浙江厅,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寒暄过后,贺龙把来意说明,他诚恳地说:


  “林总,我今天来想听听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林彪假惺惺地说:“贺老总,我对你没有意见。”


  “不,林总,总会有一点吧!”贺龙坚持想听听林彪的意见。


  沉默了一会儿,林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却有明显的威胁性,说:“要说有吧,也只那么一点点,就是,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主要的是今后要注意一个问题,支持谁,反对谁。”


  林彪既然已把问题挑明,亮出了他的底牌,贺龙自然要给予明确的回答。他想起过去毛泽东同他谈起对林彪的看法,想起他用卑鄙的手段搞倒了罗瑞卿,现在又指使吴法宪等人搞阴谋,搞到了自己的头上,贺龙笑了笑,坦然地说:


  “林总,我革命这么多年,支持谁,反对谁,你还不清楚?谁反对党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对谁;谁拥护党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谁!”


  贺龙的话,击中了林彪一直讳莫如深的心病:他在红军困难的时候,曾对红军的前途表示悲观。为此,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后改题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名批评了他;在遵义会议后,林彪又提出毛泽东不会指挥军队,要别人代替;抗日战争开始,他又不表态支持毛泽东留兵保卫陕甘宁的主张……每到革命转折关头,总是同毛泽东不合拍。所以,贺龙的话虽然没有点破,但使林彪不寒而栗。


  贺龙同林彪这次谈话,表面气氛相当平静,没有激烈的争论,但他们终于面对面地最后摊了牌。林彪本想通过他精心导演对贺龙的诬告,在得到毛泽东的支持下,迫使贺龙就范。岂知贺龙软硬不吃。此刻,林彪终于明白,要想让贺龙支持自己,跟着自己走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变本加厉地策划种种迫害贺龙的阴谋活动。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