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寒

纪念馆
LV2

馆号:G100043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043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5月26日 星期二

农历: 二零二零年 四月 初四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柏寒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 您当前所在位置 :柏寒纪念馆 > 生平故事

        柏寒(1956—2012),祖籍扬州,但不记事的时候就来北京了,在丰盛胡同一住近20年,大量生活场景复印在脑子 里,演戏时信手拈来,“北京的胡同给我的记忆挺让我感激的,现在还特留恋。”

   柏寒这一代人经历过中国最困难的时期,所以她理解小人物的无奈和真实,“比如刚买完东西我没还价,转眼另一个人买的比我便宜一半,我就特后悔。以前的生活逼迫着我们把每一分钱都看得很重,那时候我挣48.5元,每次发工资要分成4份,装在4个信封里,分别是买粮食、煤,买菜、交房屋水电费,给孩子的费用,最后一份是要尽量存起来。这个状态维持了好多年,大部分那个时代的家庭妇女都这样。”

  柏寒最崇拜的偶像是卓别林,在生活中,她也是个很喜欢幽默的人。说到个人生活,柏寒一度有点黯然 ,柏寒说:“我有一部分和角色很相似,我也曾经离婚,我的第一次婚姻是很不幸的……后来我又失去了再婚的丈夫。与曹心梅不同的是,我的第二个先生跟我感情特别好,他是电影学院教授,也是我人生的老师、朋友和兄长,但他突然走了。”

   不过一会儿工夫,柏寒又恢复了她乐观的个性,她说和曹心梅还有许多相同点,年纪相同,都曾经拮据地生活过,经历过逆境,现在也同样是到了退休的年纪,“而且我也有一个儿子,他的爱人也是个护士,哈,真是有点巧合。”

   生活中大大咧咧的柏寒也是心直口快,她说自己可能也有地方会得罪儿媳妇,因为太爱操心,儿子就老让她以后要多关心自己,“我儿子跟媳妇看了这个剧也特喜欢,他们觉得我有个别地方像曹心梅,但总体上不是。”

  曾经因为有人给她算命说“柏寒”这个名字不好,“百寒,老在寒风里待着多冷啊,我就改成了柏含,后来也没什么人这么写,我慢慢地就又改回来了。”

   演了一辈子戏,柏寒没有大红大紫,更没得过什么像样的影视大奖。柏寒说起来倒很轻松:“就1994年好不容易提名了一次金鸡奖,因为电影《都市情话》,还没竞争上去。对于获奖,我年轻时曾经迫切过,甚至无数次失望过。不过现在一点儿也不迫切了,拿不到并不影响我的任何生活。”

  “我一直在拍戏,一直没有特别的突破,其实这次也不算是突破,只是一种展示。以前说演员是实力派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越来越觉得一定要珍惜这个称呼,要对得起它,实力派是对演员最高的奖赏。”

 

生命传记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