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

纪念馆
LV5

馆号:G1000477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0477/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一七年 七月 初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宋庆龄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宋庆龄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文革”时期宋庆龄私下骂江青是“泼妇”

2014-05-28 11:57 发表人:感恩天下

  彼此很少交往


  1966年5月,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从此一发而难以收拾。


  周恩来制止了红卫兵企图冲击宋庆龄住所的行为之后,宋庆龄家里来了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客人——江青。毛泽东派江青来看望宋庆龄,向她解释“文化大革命”。


  17年前,宋庆龄第一次见到江青。那是在她参加开国大典之后回上海时,毛泽东让江青代表他到前门火车站为宋庆龄送行。两人在一起交谈了不到20分钟,江青给宋庆龄留下的印象是衣着朴素,善解人意。她后来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讲过江青“有礼貌,讨人喜欢”。


  上世纪50年代,宋庆龄在上海家中宴请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及其夫人,江青曾应邀作陪。当时宋庆龄对江青的举止文雅、服饰得体,表示十分赞赏。但是,今天已经走上政治舞台的江青显露峥嵘,即使在宋庆龄面前,也掩饰不住地显示出一种不可一世的神情。


  “听说宋副主席近来身体不太好,”江青用关切的语气道,“主席很挂念,特意让我来看看你!”


  接着,江青滔滔不绝地讲起“文化大革命”的兴起和所谓的“伟大意义”。她的声音又尖又细,听上去有些装腔作势,让人感觉到一种歇斯底里般的神经质。


  宋庆龄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听着。当江青自命不凡地一个劲吹捧红卫兵时,宋庆龄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对红卫兵的行动应有所控制,不应伤害无辜。”


  江青的脸立刻沉了下来,态度一下子变得冷冰冰的。宋庆龄的秘书事后回忆说:“江青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红卫兵与她关系重大,她简直不能想象有人会认为整个运动是错误的。而宋庆龄和其他人一样,当发现江青热衷于权力之争时,她便开始讨厌江青了。”


  从此,宋庆龄有意识地避开了同江青的关系,彼此很少交往。到了“文革”后期,她对江青极少称呼其名,在亲近的人当中,多以“泼妇”代之。有一次在给友人的信中,竟然使用了“那个无耻江青”这样的字眼。


  江青脚踩《宋庆龄选集》


  1966年,人民出版社为了纪念孙中山这位一代巨人的华诞,重印了1956年初版、宋庆龄题签书名的两卷本《孙中山选集》,同时出版新编选的周恩来题写书名的一卷本《宋庆龄选集》。出版社将这两部书送“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每人一套。11月初的一天晚上,“中央文革小组”在钓鱼台16楼开会,办公室趁机发书。秘书刚把《宋庆龄选集》放在江青面前的桌子上,她便像疯了一样伸手把书扔到地板上,然后抬起双脚践踏。江青一边用劲踩,一边呶呶不休地说:“总理真是!还给她题字,哼!”同时咬牙切齿地咒骂宋庆龄。


  11月12日,人民大会堂。万人集会隆重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周年。除毛泽东之外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几乎全部莅会。在“文革”初期极度混乱的日子里,能够如期举行这样规格的大会,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同样引人注目的是,江青拒绝出席这次大会。


  危难时刻向刘少奇子女伸出援手


  不久,1967年的新年钟声敲响了。宋庆龄像往常一样,准备给刘少奇的几个孩子送贺年片、日记本和糖果,并亲自签上“宋妈妈”的名字。一位工作人员好心地提醒她:“现在送这个合适吗?”言外之意,刘少奇已是身处逆境。


  多年来,宋庆龄和刘少奇一家人私交很深。宋庆龄的政治经验,使她看出了这场运动的目标之一是彻底整垮刘少奇,这使她感到难以理解。前几天,她还对罗叔章说:“你要是拿到什么红卫兵传单,给我看一看。我在收集这些传单,好了解形势的发展。我很纳闷,刘少奇在党内那么长时间了,他如果真是一个反党的内奸,怎么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怀疑过呢?”


  此刻,面对工作人员并无恶意的提醒,宋庆龄很不以为然。她说:“有什么不合适?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要送。”


  没过几天,江青蹿到清华大学说,刘少奇问题的性质早就定了,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此后,刘少奇、王光美开始受到残酷的批斗。刘少奇的子女们包括曾是早期红卫兵的平平,都被赶出中南海,回各自学校接受审查批判。1968年10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刘少奇以“叛徒、内奸、工贼”等莫须有的罪名,被“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宋庆龄爱莫能助,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少奇同志很好嘛,对革命有功劳。他不是坏人,为什么要打倒他?”义愤之情,溢于言表。


  刘少奇的子女天各一方,孤立无援之中,他们想到了敬爱的宋妈妈,立刻给宋庆龄写信请她帮助寻找父母。宋庆龄立刻将这封信连同自己的亲笔信寄给了毛泽东。她又亲自给刘少奇的孩子们写了回信,勉励他们振作精神,好好工作和学习,并让秘书带上慰问品和几份新出版的《中国建设》去看望他们。1969年10月17日,刘少奇被秘密用飞机押送到河南省开封,单独监禁在一座与外界隔绝的院子里。四个星期之后,11月12日,这位共和国元首在阴冷的早晨6时45分去世了。临终时,只有看守他的人在旁边。1972年,也就是刘少奇被折磨至死的两年之后,孩子们才终于获准到监狱探望他们的母亲王光美。悲喜交集的王光美声音颤抖地说:“没想到你们能活下来!”孩子们悄悄告诉母亲:“妈,我们生活在人民之中。宋妈妈最近还给我们回了信,送了杂志和糖果,鼓励我们好好学习。”王光美热泪纵横。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这对于她和子女们来说,实在是难得的巨大支持和慰藉。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