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辐

纪念馆
LV0

馆号:1000518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0518/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二零年 九月 十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车辐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 您当前所在位置 :车辐纪念馆 > 生平故事

        车辐 (1914.8~2013.1)笔名杨槐,车寿周、瘦舟、囊萤、黄恬、半之、苏东皮等。汉族,属虎,成都市人,1930年代创办文艺刊物《四川风景》,以记者、教书为主,抗日战争起后,为“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会员,后选为理事;四川漫画社社员;《四川日报》、《民声报》、《星艺报》记者、编辑。1940年代初,任教于西川艺专、岷云艺专,后入《华西晚报》,任采访部主任。长期从事写作,除小说外,多为散杂文,文艺评论及戏曲研究。在《大公报》、《新华日报》、《人物杂志》、《天下文章》、《笔阵》等报刊发表作品。解放后在四川省文联、省曲协工作、写作。编写《贾树三竹琴演唱选集》(四川人民出版社)、《张大章的扬琴唱腔艺术》(中国曲协研究部)、《川菜杂谈》(重庆出版社),以及长篇小说《锦城旧事》等。职称:研究员。


        车辐先生,是活跃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位著名「老记者」,他与郭沫若、巴金、老舍、刘开渠、李劼人等大批名人多有交往,以往运动中都受过冲击。 车辐出身于成都城东的一个破落世家,车家是苦读成名的车胤的后代。车辐年幼时就读于全国最后一家孔孟私塾--大成中学,整天诵读四书五经、穿长衫马褂,逢初一十五还得拜孔圣贤……然而,天性顽皮的他难于被礼教束缚,不待学业期满就辞学归家。


        车幅后自研习西学,加减乘除仅能进行二位数运算,英语却十分了得,于是「生吞活剥」了一大批译文本或英语本世界名著,什么梅里美的《卡门》《高龙巴》、哈谢克的《好兵帅克》,以至《资本论》等,至今烂熟于心。


        二十来岁的车辐在报馆谋得一职,适逢抗战爆发,他和那时的所有热血青年一样,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中,成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理事」,他成天骑著「洋马」(自行车),穿梭于街头巷尾,搜集整理民众的抗战新闻。一次,日机轰炸双流机场,他不顾安危,第一时间骑车赶到二十里外的现场,采写新闻,并收集到日军炸弹弹片和被击落的日机残骸碎片,至今仍藏于家中,警示后人。 扛青菜头探望巴金随著北方战事吃紧,很多名人纷纷南迁重庆、成都大后方,送往迎来,车辐与他们建立起联系,除共同研讨抗日救国大事外,闲暇时,他还如同「土地爷」一般,陪同异乡客泡茶馆、听川戏、品川菜,结交甚广,凡有聚会,他「十处打锣九处在」。 前些年出版的一本文集,详述了这一时期他的经历和听闻,什么「刘开渠成都塑王铭章像」、「吴祖光水阁凉亭上写《林冲夜奔》」、「王朝闻造汪精卫夫妻跪像」、「方敬大怒出版社」、「《流民三千万》救亡戏遭禁」等等。一些川籍本土作家也与车辐交情甚厚,如:李劼人、艾芜等。巴金每次回川,都要找寻车辐小聚,除彼此相识外,还有很多共同的川籍朋友,如原华西协中校长吴先忧等。车李两族祖辈就有关联,成都西东大街天恩店车氏老屋,就曾大当给李家(巴金家里的一族)。他们的友情跨越世纪,前些年,已八十多岁的车辐还专程往上海看望九十高龄的巴金,并肩扛背驮去三十多斤青菜头和扁豆泥,他深知这是巴老特别喜爱的家乡菜。 五六十年代运动纷至,复杂的经历背景使车辐成了「美国五角大楼特务」,先后收过监、进过「五七」干校,后被下放到安宁河畔挑石、放牛、守蔗田。沉重的精神打击和艰苦的生活压力压垮了不少文化人,他却心胸开阔。在监室里,他能吃能睡,还做体操,不久从尿桶中映照出自己已长胖的面容,于是悄悄写下打油诗一首:「精神已摧垮,灵魂已压扁物质尚存在,一身肉尕尕」。


        在安宁河畔与画家吴一峰挑石时,无意中拣到一块奇石,拳头大的一块平滑的青石中,酷似拇指印痕深深凹下一处,车辐一时大喜,拿到吴一峰面前炫耀,并取名「女娲石」,吴一峰也特别喜爱。过了几天,宝贝石头却不知下落,车辐称病请假,待全部人马出工后,悄悄来到吴一峰的屋中,从枕头下翻出奇石,也不言语,偷偷深藏起来。下工后,就听到吴画家破口大骂:谁偷了我的宝贝! 酷好美食的车辐在困难时期曾将郭沫若寄他的三封信卖给市文化局,获得三百元,于是吃上了几顿「回锅肉」,谓之「出卖郭老」。没有黄酒,就买来劣质白酒,加入醋汁,调成自己喜好的「绍兴黄酒」。欣逢盛世乐逍遥终于到了改革开发,物质大丰富,精神大宽松。已近古稀的车辐如鱼得水,尝尽川中美味后,应邀赴京城吃烤鸭、侃名人旧闻,后来还到过越南,品异国风味,自称一只脚跨进过香港(游历过中英街),尝过那里的粤菜。他曾被冠以「美食家」,逢大餐馆开张,都以请到他「壮场面」为荣,他还为各茶楼酒肆题写店招堂匾,用车老的话说,是换取些现实财富。


        快活似神仙的车辐不料几年前突患脑溢血,后又不慎跌碎股骨,虽恢复得令人称奇,但「二罪归一」,仅能靠轮椅代步了。每当春暖花开,孝敬有加的儿女就会找来车,将老人载到郊外,看桃李花,吃农家腊肉。平常车老已闭门谢客,生活极有规律,每天仍在杂乱堆积的书桌上笔耕数小时,不忘与四面八方的老友「鸿雁传书」。他记忆力惊人,唯听力下降,借助助听器大声说话,方能沟通。


离开人世:

        成都最老文化记者、文化名人车辐于2013年1月22日去世,他最后的愿望便是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遗体捐献医院。

生命传记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