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湘昆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096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096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董湘昆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董湘昆纪念馆 > 追忆文选

京东大鼓“草根”情

2014-05-26 10:24 发表人:感恩天下

  京东大鼓是一种用京东方音说唱表演的曲艺鼓书及鼓曲形式,原为京东农民劳作之余在田间演唱的“地头调”,形式为一人左手持铜板,右手击鼓站唱,另有人分持三弦、扬琴等乐器伴奏。京东大鼓大约形成于清代中叶,初期主要在小型曲艺演出场所演唱,曲目以大书为主,曾使用过“大鼓”、“杂曲”、“乐亭调”、“乐亭大鼓”等名称,1935年定名“京东大鼓”。20世纪30年代初,天津宝坻人刘文斌在天津商业电台播演《刘公案》极受欢迎,京东大鼓的影响也因之扩大,逐渐传到北京、河北、东北等地。2006年,京东大鼓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传承人故事


  “火红的太阳刚出山,朝霞铺满了半边天。公路上走过来人两个呀,一个老汉一个青年……”即便是对京东大鼓不甚了了的观众,一听到这段曾广为流传的《送女上大学》旋律时,也能跟着哼唱几句。它的原创者和演唱者董湘昆在中国曲艺界,一直是一位传奇人物——业余艺龄60年,自成一派却从未进入过专业文化团体,只有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身份肯定着这位工人艺术家的高深造诣和独特贡献。


  1927年,董湘昆出生在天津宝坻一户贫苦农家。11岁时,董湘昆的爷爷见度日艰难,送他到天津城一家老乡开设的印刷局做了学徒。说是学徒,实际上董湘昆干的是杂役的差事,帮内掌柜(老板娘)看孩子、做饭。内掌柜倒是挺喜欢这个机灵的小老乡,平时她最大的爱好是听收音机里播放的刘文斌演唱的京东大鼓,那上口的旋律一下子吸引了董湘昆,只要有机会,他就在心里默记着大鼓的唱腔和唱词,一来二去学会了不少段子,但他怕挨打不敢放声来唱,只能在嘴里轻声模仿着。


  学徒期满的董湘昆开始有了一个月一块钱的工钱。这时,他对京东大鼓的基本调式早已烂熟于心,只要得空,就跑到“三不管”、鸟市等地去听“撂地摊”的艺人卖唱,观摩他们的台风以及与观众互动时的火候拿捏。


  董湘昆的人生转折出现在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拥有了国有企业印刷工人身份的他加入了业余文艺宣传队,终于登上了他梦寐以求的舞台。1953年的一天,电台播放他《农民代表游苏联》和《马拉收割机》的演唱录音,恰被刘文斌听到,遂向家人打听:“这个董湘昆是哪儿的?他嗓音不错,味儿也行,很有发展。”后来得知董湘昆同是宝坻老乡,赶紧派儿子刘少斌去业余演出队找到他,表示想收他为徒。“刘先生是旧社会过来的曲艺人,以前讲‘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先生觉得我是个好苗子就主动收我为徒,这是何等的大度!”对这个惊喜,董湘昆至今念念不忘。1954年春,董湘昆参加天津市文艺汇演摘得一等奖后,立即办了拜师仪式,正式投在刘文斌门下。


  董湘昆说,京东大鼓的最大特点是字眼清楚,一听就懂,不用字幕,旋律简单,好学易记,因为唱词多是白话,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所谓“京东”,指的是“通三武宝蓟香宁,外加霍县一个县”,也就是京东大鼓的流传地——北京以东的8个县,通县、三河、武清、宝坻、蓟县、香河、宁河和霍县。“在诸多京东大鼓艺人中,我师父刘文斌是风格最突出、影响最大的一位。他除演唱大书外,还移植了短篇唱段,对京东大鼓的板式和唱腔做了进一步加工。他的演唱通俗幽默,平易无华,吐字清楚,明白如话,赢得了村民、市民特别是家庭妇女的喜爱。”董湘昆始终视师父是一座京东大鼓史上的里程碑,他在系统掌握师父唱腔、调式和风格的基础上,又不拘泥于师传身授,而是在继承中大力发展和大胆创新。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变化是将宝坻方音改为京音,将原来半说半唱形式改为一个段子满宫满腔地从头唱到尾。这样一来,段子的整体性和感染力都相应增强。“那时候挺难的,单是改成用普通话唱我就被骂成了京东大鼓的‘叛徒’。”即便在这样的压力下,董湘昆也没有停下过探寻的脚步,他继续着他的改进,为京东大鼓常用调式设计了诸如四开板、金钩调、双柔调、拉腔、上音下合等曲牌名称,使之相对固定下来;然后又对鼓书词进行凝练性的加工。“老艺人唱大鼓时总喜欢加些水词儿,没话找话,没词找辙,那是为了说大书时向台下观众收钱。譬如演出中总有‘一把大刀拿在手啊,大刀一把在手中’这样的车轱辘话。从前在农村唱时,没人计较什么曲调和韵辙,但进城就不行了,现在生活节奏这么快,你再唱‘您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啊,诸位坐下听我给您慢慢地聊……’谁还坐得住啊?所以必须向短平快发展。我这么做,就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京东大鼓走得更远。”这种使命感让耄耋之年的老人一直和着时代的节拍推陈出新,出自他笔下的《推广普通话》、《地球说话》、《和谐万事通》等大量新唱段无不是紧扣时代主题、贴近群众生活的佳作。


  如今的董湘昆遍地桃李,65个入室弟子分布在几个省份。这么多年,他从未停止过京东大鼓的推广与普及。他在俱乐部、文化宫和居委会办过多期京东大鼓学习班,不但毫无保留,分文不取,还自费印刷曲谱发给学员。因为一直不肯进专业院团,直到退休都是工人身份,遇有各方邀请,他全部利用业余时间,肩背三弦儿,车载扬琴到工厂、农村、学校、军营、社区义务演出,“正是这种业余身份,让我更能贴近生活,这是我写鼓词的源泉。”董湘昆说,“我只是京东大鼓传承人的一个代表,京东大鼓的繁荣还要靠大家的力量。艺术规律告诉我们只有先继承好才能再发展好。改革出来的新东西一定要顺应社会的需求,绝不能歪曲传统寻找噱头,搞艺术必须走正路。”


  今天的京东大鼓大多是董湘昆改后的董氏大鼓。“非遗”项目讲究活态传承,一味学院化绝非其最终出路。董湘昆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注重移植其他艺术品类的精华,只要是合理的、能用的都用在自己的节目中。他说:“死学不行,得有自己的东西。没活(指创新节目)就死,有活就活。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京东大鼓弘扬发展下去,因为老百姓喜欢它,人民需要它。我经常告诫弟子的一句话是:人比钱贵,德比艺高,德艺双馨,吾辈目标。”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