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131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13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初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作霖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作霖纪念馆 > 追忆文选

“郑家屯事件”结案 张作霖正月给日军道歉

2014-06-04 11:07 发表人:感恩天下

  1917年正是民国六年,这年的第一天,时任奉天督军兼省长的张作霖在《盛京时报》上发出“恭贺新禧”的贺帖。


  不过,张作霖虽为一方霸主,面对日方的咄咄逼人,有时候也不得不屈尊降贵。


  这一年的除夕夜,是公历1月22日,奉天城与往年一样,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然而远在北京,这一天却有一个重磅消息传出,那就是中日双方长时间的交涉后,“郑家屯事件”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中方不但需要赔偿,而且张作霖需亲自赴日总领事署道歉。当年正月初五出版的《盛京时报》上刊载了这一消息。


  “郑家屯事件”曾改编入电视剧


  郑家屯位于辽吉蒙三省交界处,今属吉林双辽,自古以来就以“辽河航道要冲”、“兵家必争之地”和“东北重镇”而闻名。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就是在郑家屯度过了她的青少年时代。


  “郑家屯事件”发生在1916年的8月,堪为“九一八事变”的预演。不过说起这件事,竟然是从一个中国小孩子吃西瓜上而引发的。


  1916年8月13日午后,一名中国儿童在郑家屯街市吃瓜,不小心将瓜籽甩在街中闲逛的日商吉本身上。吉本大怒,抓住这个中国儿童就打。当时驻扎在郑家屯的28师中国士兵路经此街,上前劝阻,双方话不投机争执起来。此时,围观群众纷纷相助,日商逃之夭夭。


  不料,20余名全副武装的日本兵随后聚到28师55旅,要找同日商冲突的中国士兵。争执中枪响弹发,日本兵借机一齐开枪。半个多小时混战后,28师士兵死5人,伤3人,中国行人伤1人;日本兵死6人,伤数人。


  当时,28师驻地有约300名中国军人,日军寡不敌众而逃。但事后第三天凌晨,日军由附近派来援兵,在郑家屯郊外架起5门大炮,扬言要炸平郑家屯。同时张贴布告称,“从郑家屯到四平街(现四平市铁路线内),不许华人进入,违者格杀不赦。”至8月底,从各方增兵开进郑家屯的日军达1500余人,一时间东北局势严重。


  在去年热播的电视剧《乱世三义》中,有一个类似的情节,据悉就是根据郑家屯事件而改编。


  中日双方交涉十余次方结案


  1916年9月2日,驻北京的日本公使林权助向中国政府提出严责28师师长冯麟阁,严惩参与军事冲突的军官和士兵,中国政府向日本士兵公开道歉,在南满及内蒙的中国军队可聘请日本人为军事顾问,奉天督军向日本国谢罪等无理要求。


  当时的北京政府还天真地以为“系偶然发生之冲突,且系地方上事件”,于是让奉天地方当局与日本交涉了结此案。可是日本政府却拒绝在奉天谈判,强硬要求由日本公使与北京政府直接交涉。


  于是,从1916年8月19日起,北京政府外交部与日本新任驻华公使林权助开始谈判,其间反复交涉十余次。至1917年1月16日,也就是阴历的腊月二十三小年,报纸上有关郑家屯的交涉还没有定论。


  当天的《盛京时报》刊发了《郑家屯交涉尚无结果》的消息,称“驻京日使林男爵与外交总长伍廷芳会商,郑家屯交涉事宜晤谈二十分钟而散。闻伍氏言及国务会议公决该案不肯退让等情。”


  同时,在该消息旁边还有一则《电覆唐督关于郑家屯交涉》的消息,称“黎总统覆电云南督军唐继尧大致谓郑家屯交涉一案日本业已和平妥协,无损害主权之虞,现已饬令外交部秉公磋商以保主权而全邦交。”


  满铁附属地街道改日本名


  春节时间:1919年,农历己未年(羊年)。1月31日是除夕。


  历史背景:1919年前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国内徐世昌被选举为大总统,孙中山的第二次护法运动以失败告终。


  据《辽宁省志》记载,1919年年初,满铁附属地内33条街道被改为日本名称。


  《盛京时报》在当年阴历腊月二十一报道了这一则消息,标题为《租界地改易名称》。


  报道中称:“日站新市街地方以前均用中国文义命名,经满铁地方事务所规定,改易名称如下:铁路大街改称宫岛町,昭德大街改称浪速通,中央大街改称加茂町,沈阳大街改称千代田通,南斜街改称平安通,西塔大街改称芳野通,此外各处小巷亦均改易,现已施行矣。”


  这则消息标题上称沈阳站前地区为“租界地”,可见虽然日本是以铁路附属地的名义在沈阳站附近行使权利,但是在当时大多数人的观念中,这与租界地并无差别。


  当时日本称东西向的道路为通,南北向路为町,比如消息中的宫岛町是今胜利大街的一部分,浪速通是今中山路,加茂町是今南京街的一部分,千代田通是今中华路,平安通是今民主路,芳野通是今霁虹街附近。消息中这些街路所改的名字,基本均以日本地名命名,比如千代田是东京都内23个特别区之一,区内包括了日本天皇的住所和多数中央行政单位,是日本政治经济中心;比如浪速,是古地名,即现在的日本大阪;而宫岛则是广岛西南部的一个岛屿名,是日本著名三景之一。


  日方在中国东北派警察阴谋破产


  黎元洪在电文中所谓的“保主权而全邦交”的和平妥协,结果究竟如何呢?


  直到当年正月初五,休刊之后再出版的《盛京时报》在“东三省新闻”版块中刊出《奉天郑家屯案解决公文之真相》,公布了事件结果。其中包括张作霖督军亲赴日驻奉天总领事署道歉,对于28师冯师长以下分别处罚,赔偿日商吉本抚恤金500元,出示礼遇日本人的告示等。但消息中也推测指出,“冯氏或只受谴责至其部下及当时肇事人或受免职”等。


  虽然这个结果看起来似乎是中方处于劣势,但是事实上,这个结果推翻了日方曾经提出的如“在中国东北派驻警察”、“在中国东北的各部队派遣军事顾问”等无理要求,这或许就是黎总统所谓“保主权而全邦交”的和平妥协吧!


  奉天郝姓官员因婚外情痛打妻子被曝光


  《盛京时报》的内容中有“杂报”一项,多数是报道各地的市井新闻,光怪陆离之事颇多。


  1919年的腊月二十二,也就是小年的头一天,这个栏目下的头条消息,是奉天的一位官员因与妻妹有了婚外情,动手打了结发妻子的事。


  新闻标题叫《竟成怨耦》。怨耦,亦作“怨偶”,指不和睦的夫妻或结为怨仇的双方。


  文中称:“军署某科科长兼军械厂副官郝(名姑隐)某,娶宁姓女为妻,结耦以来甚为和谐,自郝某与妻妹调戏成奸继而纳为侧室以后,夫妻间时有口角情事,然从未用武。日前不知因何起衅,郝某竟将其妻打得不能动转,旋即雇人抬至某医院治疗,宁氏娘家人闻信赶至,询问郝某。谓在某医院疗养。继至某医院询问,据该院人云现已出院,至于归家与否则不得而知。闻宁氏娘家人现正预备与郝某理论云。”


  这则消息简明扼要,直接将这位郝姓官员的职务、姓氏点明,只不过是姑且先隐去其名字。这郝某跟妻子的妹妹有了婚外情,又把“小三儿”娶进家门,直到日前干脆把结发妻子打得动弹不得。最关键的是,截止发稿时,这位受尽了委屈的妻子竟然成了下落不明。


  全篇消息虽然并没明显表达报纸的观点,但是从行文中能明显感受到对此郝某的嘲讽和贬低之意。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