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131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13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十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作霖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作霖纪念馆 > 追忆文选

张作霖嫌字丑批公文只写个“中”

2014-06-04 11:21 发表人:感恩天下

  张作霖是穷苦出身,他从流浪儿到清兵,再到接受清政府的改编,做了地方巡防营的统领。又通过参与镇压辛亥革命,很快转身成为民国新贵。此后因缘际会,一跃成为掌管东北军政的边疆大吏。随后,他以东北为基地进而称兵关内,多次问鼎中原,左右全国政局。而在辽宁省档案馆的展厅里,如今也珍藏着几份罕有的、和张作霖有关的历史档案。


  清政府下书招抚张作霖借力上位问鼎省权话说彼时,民国代替了王朝,翻开了中国历史新的一页。但奉天(沈阳)社会混乱、政治腐败不见减少,且更趋严重。俗话说,“乱世出英雄”。而张作霖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从一个绿林好汉问鼎了国家元首的宝座。


  根据记载,当时官府的力量极其薄弱,东北各地广大乡村仍主要是由自发的保险组织来保境安民的。在保险队林立、土匪蜂起的动荡时期,清政府无力剿灭各地匪徒,对各种保险组织也无力管理,只能采取剿抚并用,以抚为主的方针,以期可以绥靖地方。


  而当时,张作霖所统领的八角台保险队在当地的声誉不错,清政府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考察”,决定招抚他。在辽宁省档案馆里,珍藏着一份1902年清政府收抚张作霖的档案――正是从这里,张作霖由八角台的团练长当上了清军营官,走出了他日后飞黄腾达的关键一步。


  辛亥革命爆发后,张作霖捷足先登率部进驻奉天,在镇压革命党人中立了头功,受到赵尔巽的信任、袁世凯的赏识。他以此积极招兵买马,成为奉省举足轻重的最大实力派。最终于1916年问鼎省权,开始了张氏奉系军阀统治奉天的时期。


  深谙用人之道“大老粗”登报公开选拔人才


  在辽宁省档案馆的展厅里,有一份旧报样,上面的内容,是一份“求贤公告”。或许你想象不到,发这份公告的人,就是我们眼里的“大老粗”――张作霖。


  张作霖初秉奉政时,接手过来的是一个烂摊子,民生凋敝,物力困乏。为扭转这种局面,张作霖上任后,采取了一系列惠及民生的施政方针,使他所辖的奉省,仅用三四年的时间,就还清了大笔积债,且节余千余万元,出现了“仓廪足、治安宁”的兴盛景象。


  在辽宁省档案馆展出的这份官府告示,就是张作霖执掌奉天之初用白话文写的。说起来,张作霖虽出身草莽,文化不高,却深谙用人之道,知道在报上公开选拔人才。


  另外,奉系军阀高级官员大多写得一手好字,但张作霖因为出身的原因,水平欠缺。他自己也常因为文化不高、字写得不好,而羞于书写或批示公文,因此,张作霖亲笔墨迹并不多见。但在辽宁省档案馆馆藏档案中,记者还是很惊喜地发现了一份张作霖极具个性的行文真迹。有趣的是,张作霖签批的公文,不用“行”,而用“中”。另外,有档案显示,在1919年4月,海城县知事因办事不力出现失误,张作霖不满办事机构提出的处置意见,亲笔批示“改批计大过一次”。


  宣布东北自治金州人建议他关起门来搞建设


  1918年,张作霖被北京政府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当上了名副其实的“东北王”。其间多次率兵入关,问鼎中原。 1922年,张作霖在第一次直奉战争失利后,自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宣布东三省自治,从此,东北脱离了北京政府的控制,成为“独立王国”。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叫王永江,金州人,是个理财能手。如今,在辽宁省档案馆里,还珍藏着一份张作霖吊唁王永江的文书。


  话说张作霖宣布东北自治后,在王永江的建议下,关起门来搞建设。这也使得当时的东北相对于关内而言,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与稳定。经过两年多的“卧薪尝胆”,整军经武,恢复经济,羽翼渐丰的张作霖再次发兵入关,参与全国政权角逐。连年战争,消耗了大量财力和人力,造成东北地区经济危机,金融秩序混乱,人民怨声载道。


  王永江在规劝张作霖无果的情况下,自觉回天无术,称病返回故里。1927年11月1日,王永江在金州病逝,张作霖电唁。


  被迫退出京师被炸死后半个多月才公布消息


  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在北京就任北洋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代表中华民国行使统治权,成为国家最高统治者。张作霖上台后,日本要求他履行袁世凯时期签订的“满蒙五路密约”,而张作霖采取“概不承认,事事推诿”的态度,使满蒙五路计划无法落实。这一做法惹恼了日本人,由此种下了皇姑屯炸车案的祸根。在辽宁省档案馆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份1928年4月,张作霖离京前接见日本公使芳泽的谈话记录。


  根据史料记载,当年张作霖在离京前,芳泽曾到中南海逼其在《日张密约》上签字。张作霖拒不接见,高声大骂:“日本人不够朋友,竟在人家危急时候,掐脖子要好处,我张作霖最讨厌这种办法;我是东北人,东北是我的家乡,祖父母的坟地所在地,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搞得芳泽在会客厅里坐立不安。


  1928年,张作霖迫于军事上的节节失利和日方的严厉劝说,决定退出北京,6月3日乘专车离开北京。6月4日晨5时30分,当专车驶入沈阳皇姑屯南满路与京奉路交叉路桥下时,日本人引爆了事先准备好的炸药,列车被炸得粉碎,张作霖身受重伤,抬回帅府后于上午9时30分去世,终年54岁――这段历史,记者亦在辽宁省档案馆觅得踪迹:这里珍藏着一份1928年6月5日,外交部奉天特派交涉员高清和拟具的一份没有发出的照会,向驻奉日总领事林久治郎提出了严重抗议。还有一份则是日本为摆脱干系,先发制人,于6月7日给奉天交涉署长高清和的照会:称“肇事当夜被我守备队所杀害形便衣队不良贵国人等犯有嫌疑”,公然否认杀张事实。


  张作霖被炸身亡后,为防止日军乘机作乱,奉天当局决定对张作霖之死秘不发丧,直至张学良潜回东北,就任奉天军务督办之后,才于21日公布张作霖死讯。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