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131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13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作霖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作霖纪念馆 > 追忆文选

张作霖如何成为;东北王;? 兵不血刃得吉林

2014-06-04 11:45 发表人:感恩天下

  有人评价张作霖是个“机略纵横”的军阀。为了达到独霸东北的目的,他先是窃取奉天督军兼省长的职务,掌握奉天军政大权;继而安插亲信,派兵进驻黑龙江,将之纳入势力范围。可以说,到后来,张作霖在独霸东北的问题上只差吉林这一步了,但他却遭到了时任吉林督军孟恩远的强烈抵制。这种情况在1918年7月张作霖被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之后,仍未得到解决。1919年,张作霖和孟恩远准备一决高下之时,日本军队介入此事,导致“宽城子事件”爆发,孟恩远下台,张作霖不战而得吉林,成为名副其实的“东北王”。


  张作霖和孟恩远的吉林之争


  张作霖对吉林虎视眈眈已久,1917年就向吉林进兵,但由于吉林督军孟恩远的坚决抵抗和直系军阀的压力,未能得逞。这给吉林督军孟恩远敲响了警钟,他从此开始招兵买马,以图巩固其在吉林的统治地位,这在客观上加重了吉林人民的负担。


  1919年6月,身为东三省巡阅使的张作霖唆使吉林省各界一些名流,罗列孟恩远纵兵殃民的八大罪状,上告北京政府,并派代表进京请愿,要求罢黜孟恩远,举荐奉军孙烈臣出任吉林督军。7月6日,北京政府应张作霖要求,给孟恩远惠威将军衔,调回北京任职。消息传到吉林,孟恩远不服从。孟恩远的亲信、吉林军第一师师长高其下的旅团长们也不服,一致主张军事对抗奉军。吉军一些师旅长军官纷纷给北京回电,表示拒绝吉林“易督”,孟恩远也表示不能离开吉林省。


  关于孟恩远这个人,民间有一个传说,说其不识字,唯能草书一笔“虎”字,并常以此赠人。他写“虎”字时专有一差官伺候,写到末尾一竖时将笔停在纸上不动,由差官乘势将纸向怀中一拉,因此这一竖又平又直,好像很有笔力,平竖不斜。若此故事为真,那喜欢“虎”的孟恩远也是一位“狠茬子”。


  虎啸东北的张作霖与能书一“虎”字的孟恩远在吉林问题上较上劲了。张作霖从奉天、黑龙江两省调兵准备攻打吉林,孟恩远也在抓紧调兵遣将,以备与张作霖决一雌雄。大战一触即发。


  一场日本人介入的军事冲突


  1919年7月14日至16日,孟恩远将吉林军第三混成旅二团由哈尔滨(当时哈尔滨归吉林省管辖)调赴农安备战,路过长春,暂时在中东铁路二道沟站附近扎营。这支部队在军营周围划起警戒线,禁止行人车马通过。


  7月19日午后,有一个“满铁”的日本人想要强行从警戒线通过,吉军哨兵上千人阻拦,引起殴斗。另一个日本人马上向头道沟日本守备队报告,大队长林少佐立即派中队长谷中尉率领30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开往吉军兵营。谷中尉带翻译、传令兵前往吉军兵营交涉,强迫吉军营长将打人士兵交出。吉军营长要求日本守备队先撤回,以免冲突,滋事之兵待查明后严办。日本军官不听劝告,蛮横地要求吉军立即交出打人士兵。争论之间,日本军官解手枪皮套纽扣,其他日兵见状,随即将枪平抬,从而导致彼此开枪。


  吉林军为了自卫,立即开枪射击,双方开始交火。在交火期间,日本守备队谷中尉、山内中尉指挥守备队100余人增援,战斗持续到当日午后3时左右。吉长道尹陶彬、第三旅旅长高俊峰、日本驻长春领事馆人员等,闻讯立即来到现场,制止了武装冲突,日军退回驻地,吉军东退。在这次战斗中,中日双方均有伤亡。据统计,日本军警死19人,伤17人;吉林军死14人,伤14人。史称这一事件为“宽城子事件”。


  “宽城子事件”是自日本势力侵入东北后,在中日军队冲突中,日军死伤人数最多的一次。日本人称“宽城子事件”为“第二次郑家屯事件”。“郑家屯事件”是指1916年8月13日,日本人由于一件小事而带兵杀入奉军二十八师二十八团团部,从而引发中日军队之间的冲突,造成不小伤亡的事件。事后,经过中日双方长时间的交涉,事件最后以中方接受日方的一些条件而结束。然而,“宽城子事件”的严重性远远超过“郑家屯事件”。


  “宽城子事件”发生后,日方从公主岭、铁岭调集军队到吉、长地区,继续制造紧张空气,并以原告姿态向吉军交涉善后解决办法,提出给日本人发放“慰藉金”“赔偿金”,并要求中国交涉员向日本领事表示“遗憾之意”等要求。


  张作霖不战而得吉林


  7月20日,根据日方要求,由吉军第一师师长高土傧与日本领事森田宽藏、日本独立守备队司令官高山公通谈判,议定《暂时维持治安办法》,共6项:“一是驻二道沟巡警于7月20日全部撤退;二是南岭炮兵离长春附属地30华里以外;三是步兵骑兵,除裴其勋(吉长镇守使兼混成旅旅长,在孟恩远与张作霖矛盾斗争中倾向张作霖)的部下外,一概退离长春附属地30华里以外;四是以上吉军退离长春时间为21日、22日,最晚24日;五是此后中国军队进入长春附属地30华里以内,须经驻长日本领事馆同意;六是所有华兵一律不得出入附属地。”在日本侵略者的军事压力下,吉军被迫撤出长春。


  实际上,高土傧与日本领事议定的《暂时维持治安办法》是无效的,高仕傧仅是一师之长,既不是全省军民长官,又不是外交人员。但亲日的中央政府迫于日方压力,基本上满足了日本的要求。


  7月23日,北京政府下令将孟恩远免职,任命孙烈臣为吉林督军。孟恩远向张作霖表示愿意交出吉林政权,张作霖表示保证孟恩远的生命财产安全。当孟恩远路过奉天(今沈阳)时,张作霖为了收买人心,特意为孟恩远“设宴压惊”。8月5日,原黑龙江督军鲍贵卿接任吉林督军。


  张作霖不战而得吉林,成了货真价实的“东北王”。日本对张作霖的明帮暗助,使得自身对东北的控制进一步加强,为日后侵略东北、侵略中国做了铺垫。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