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165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165/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十月 廿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袁世凯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袁世凯纪念馆 > 追忆文选

铁打的袁世凯 流水的民国

2014-06-06 13:28 发表人:感恩天下

  历史真是卑贱,常常任胜利者装扮。现在想来,中华民国开始得实在不怎么严肃。


  孙中山的理想主义在腐朽而庞大的旧体制下无法实施,只好学习国外,以暴力革命推翻一个根本无法继续前行的利益集团。然而,一个激进主义的个体,他必然孤独。尽管他靠清政府的通辑出名,有不少同情者和支持者,但最终仍是流亡海外。


  历史几多巧合。让孙中山意外的是,正在逃命的他,突然接到国内的电话,竟然,不是抓捕,而是邀请他来做总统,这事,听起来总像是一个诱捕的理由,然而,是真的。


  《民国纪事本末》的作者刘仲敬是个趣人,以文言批注民国史,行文简洁狠毒,态度决绝有味。作为一个熟悉民国历史的研究者,他几乎具有了批发民国历史给读者的资产积累。


  我私下里总是以为,孙中山不合时宜。晚清腐败,生民多愚昧,启蒙尚未开始,“新民”的活动尚未展开,孙中山便开始暴力革命,虽然是以“民”的名义,但是“民”在哪里呢,民其实在温饱的关口。和一个饥饿的人谈论宪政民主,无疑是一个笑话。


  刘仲敬的笔墨是笔记体的枯笔,将整个民国史做成了目录,或者编年日记。读来如民国的年谱长编。随手录下一段:“自九月初大赦罪己,开党禁,草宪法;九月十一皇族内阁辞职,袁受提名;九月十三颁布宪法十九条,誓于太庙;至今日(九月十九)议会信任责任内阁,‘君宪徒闻俟九年’冲刺为‘庙谟已是争九天’,打破人类立宪短跑纪录,不可不书。”


  这随手的点评近乎评书艺人的冷嘲,是啊,晚清顺应潮流,近乎跑步进入君主立宪,但仍然不行。偌大的中国,若没有一个皇帝或者威权人物,相当于议事没有主题。四天以后,袁世凯进京组阁,开始了民国的前奏。


  袁氏组阁之后,北洋军队开始和革命党以及四川湖北的义军对抗。汉口很快被攻克,武昌也被包围,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全国各地义军代表齐聚武汉,和袁军议和。这年年底,孙文自海外归,当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然而,袁世凯岂能容许一个逃亡的“革命骗子”夺取胜利果实。


  中华民国元年即一九一二年一月十一日,袁世凯有意组临时政府,作为晚清政府的守护人,他随时可以清理掉这群已经陷入富足而不愿劳心的贵族。二月三日,隆裕太后召见袁世凯,授权他与民军商议退位条件。二月十日,条件开出来了:“存尊号,待以外国君主之礼,暂居宫禁,岁费四百万,日后移居颐和园,侍卫留用。满蒙亲藩黄教僧团旧有封地津贴一准前清旧例。”二月十二日,宣统皇帝下诏辞位,任命袁世凯全权组建临时共和政府工作报告,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


  二月十四日,参议院批准孙文辞职。二月十五日,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但定都在南京,必须到南京就职。袁世凯坚持在北京就职,三月六日,参议院批准袁世凯在北京就职。


  三月八日,参议院通过《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同日,袁世凯电至参议院,宣誓就职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并提名唐绍仪为国务总理。


  三月十日,袁世凯就第二届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十一日,参议院批准备唐绍仪任中华民国总理。


  自一九一二年三月十日至一九一六年六月袁世凯去世,在短短的四年时间,民国总理换了七位。真可谓是铁打的军政袁世凯,流水的民国总理。


  一九一二年六月十五日,袁世凯不经国务总理副署改令王赴宁办理整军善后事宜,唐绍仪请辞总理。六月二十九日,袁世凯提名代总理陆徵祥继任总理。然而,陆徵祥只做了五十天的总理,八月二十日,陆徵祥以张振武案难了众口,引咎辞职。九月十六日,黄兴向袁世凯推荐赵秉钧任国务总理,九月二十四日,参议院批准。民国二年即一九一三年五月一日,国务总理赵秉钧以宋教仁被刺杀案嫌疑请辞,袁世凯以段祺瑞署理国务总理。七月三十一日,袁世凯又片面任命熊希龄为国务总理。民国三年即一九一四年二月十二日,熊希龄下野,袁世凯任命孙宝琦代国务总理。


  学者刘仲敬对历史的评点非常个性化,他不依赖革命历史正统,不媚向大众口味。显然,他不喜欢孙中山的表里不一的宪政。同时,他也不赞成袁世凯霸道地强奸规则。在行文里,他更倾向于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实行君主立宪的政治策略。当时的历史语境是,老百姓的心里都住着一个皇上呢。晚清宣统三年,即一九一一年,小皇帝下了罪己诏,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实行宪政。这多好啊。然而,革命一旦开始,百姓便被遗忘,普通民众是革命的借口,最终又必然成为革命的炮灰。


  一九一六年袁世凯去世,黎元洪继任。是年五月四日,康有为发表《为国家筹安定策者》,主张清室君主立宪。刘仲敬在《民国纪事本末》里点评:就学理言,君主立宪取历史继承旧王室,远胜于新造霸才,南海(即康有为)之论是也。


  是啊,历史的进化,从来不是以最高层的学识和见解为判断,而是最贴近底层共识才是进步。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