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光旦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679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679/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潘光旦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潘光旦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潘光旦拒绝走后门

2014-06-10 11:47 发表人:感恩天下

  潘光旦先生曾长期担任清华大学教授,并兼任教务长等职。


  1949年,北京已完成新旧政府的更迭,除了教职,潘光旦还担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10月28日,潘光旦与叶企孙到苏联大使馆参加鸡尾酒会,与新任最高法院院长沈钧儒相遇。席间,沈钧儒谈起自己孙子到清华旁听之事。这件事,沈钧儒已转托“高教会”(潘光旦日记如此,但按照当时政务院设置,疑为“文化教育委员会”)指令清华办理。潘光旦当即表示,此事“于法绝对不妥”,劝沈钧儒“收回此种请求”。但沈钧儒“似不甚领悟……”


  不久,沈钧儒又让自己的孙子带着他的亲笔信来找潘光旦。这次,潘光旦有些生气。他立即指出这样做将造成四点不利结果:高教会徇私人之托,随意指令其附属机关,终将受人评议;清华假若奉指令行事,将破坏其20年来良好之规则;沈钧儒是法律界前辈,现在又担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重要职务,今天却“视一校之章则与优良习惯为无足轻重,必招物议……”最后一点,假若这个孩子入学旁听,同学们必将在背后议论,这是某人之孙,所以才获得这样的“特殊待遇”。


  潘光旦让年轻人自己考虑其中利害,希望他能“撤回申请”。这件事,潘光旦在日记中记了下来,当然,对于沈钧儒那边,潘光旦也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至余或由此而开罪衡老,开罪于当今之大理,则不暇计及矣。”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