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和森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698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698/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农历: 二零一八年 九月 十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蔡和森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蔡和森纪念馆 > 追忆文选

蔡和森与毛泽东的革命友谊(3)

2014-08-04 10:40 发表人:感恩天下

  三、战友:肝胆相照


  蔡和森留法归国时,中国共产党已经建立,他便留在党中央机关工作;党的“二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负责主编《向导》周报。这时,毛泽东在湖南发展党团组织,开展工农运动。他们虽然一个在中央,一个在地方,但俩人患难与共,肝胆相照,始终保持着深厚的革命友谊。


  1923年6月,党的“三大”在广州召开,着重讨论如何与孙中山国民党合作的问题,蔡和森和毛泽东一同出席。大会以投票的方式选举陈独秀(40)、蔡和森(37)、李大钊(37)、王荷波(34)、毛泽东(34)、朱少连(32)、谭平山(30)、项德隆(27)、罗章龙(25)为中央委员(根据瞿秋白纪录)。蔡和森的高票当选,与其主编《向导》成绩显著,理论水平高等直接有关。会后不久,他们共驻上海党中央机关,公开以“王姓兄弟”相称,同住慕尔鸣路甲秀里。在这栋老式的二层楼房里,蔡和森夫妇住楼上,毛泽东夫妇住楼下。当时,毛泽东负责中央秘书工作,国共合作建立后,与向警予同在国民党中央执行部工作;蔡和森仍主编《向导》周报,主持“家务”的则是杨开慧。他们在各自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共同领导上海工人运动,经常一同主编《向导》周报,有时还一同深入到工厂举办工人夜学。这种在生活上的相互关心,在工作上的相互配合,真是亲同兄弟。


  “五卅”运动后,毛泽东展转湖南等地开展农民运动,蔡和森则赴苏联驻共产国际。1927年春,中国革命运动迅猛发展,特别是湖南农民运动在毛泽东的发动下,如火如荼。在中国革命运动的高潮中,毛泽东回到湖南考察了湘中5个县,并写出了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驳斥了党内外怀疑和指责农民运动的论调,指出:农民问题是决定中国革命全局的问题,只有放手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依靠群众,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这段时间,蔡和森虽然不在国内,但他与毛泽东的思想始终相通。1927年4月,他刚从莫斯科归国,途经湖南时,就在长沙教育会坪作农运演说,他指出:“农运是整个革命的根本问题”,“资产阶级是压迫工农的,不能领导革命”,“谁可以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谁可以得天下”。在对待农民问题上的一致性,加深了他们的革命友谊。在党的“五大”上,他俩又针锋相对地批评了党内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


  党的“五大”后,蔡和森以中央政治局常委代理中央秘书长工作;毛泽东主持全国农民运动,与杨开慧寓居中央机关所在地的武昌都府堤41号。蔡和森虽然日夜操劳着中宣部和办公厅的繁重工作,但他出于对毛泽东的友谊和信赖,经常到毛泽东住宅共同研究革命大事。一段时期,蔡和森因积劳成疾,住在毛泽东家养病,受到了杨开慧的亲切关怀。据陈玉英回忆,杨开慧还特意从街上买回一只鸭子,用当归海参炖汤给蔡和森滋补身体。湖南“马日事变”后,蔡和森在毛泽东家接待了许多由湘去鄂的同志,他们倾听了来自第一线群众所反映的情况后,清楚地看到了党内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统治对革命的危害。根据当时的革命危局,他们都极力主张“进攻论”,认为只有进攻,革命才有出路。毛泽东对湖南来的同志说:“大家回到原来的岗位,恢复工作,拿起武器,武装保卫革命。”蔡和森非常赞同毛泽东的主张,他向中央政治局常委写信,历数许克祥、夏斗寅叛变的反革命罪行及其对革命的危害,主张迅速而广泛地发动民众,以“进攻对付进攻”,以“暴动对付暴动”。他还建议中央“做一军事计划,以备万一”。毛泽东也向中央常委扩大会议提出:“不保存武力,则将来一到事变,我们即无办法。”可是,蔡和森和毛泽东的正确意见,始终没有得到陈独秀的采纳。结果不出毛、蔡所料,出现了7月15日的汪精卫反革命事变,以致使这场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运动遭受惨重失败。


  严酷的历史事实说明:蔡和森与毛泽东这两位肝胆相照的战友,从一同寻求“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革命道路到一同实践这条道路,代表了中国革命的正确方向。特别是毛泽东,他不愧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理论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指出:“在党的许多杰出领袖中,毛泽东同志居于首要地位。早在1927年革命失败以前,毛泽东同志就已经明确指出无产阶级农民斗争的极端重要性以及在这个问题上的右倾危险”,这是完全切合实际的,也是十分公正的历史结论。


  为了挽救中国革命,1927年8月7日,党在汉口举行紧急会议,蔡和森与毛泽东出席了这次会议。会议彻底清算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接受了毛、蔡等同志的正确意见。可是,会议成立新的中央领导班子时,共产国际代表拟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单只有蔡和森,而没有毛泽东。蔡和森积极建议毛泽东应进入新的中央政治局,从事党中央的领导工作。由于名额限制,他宁肯自己退下来,硬要把毛泽东选进中央政治局为候补委员。事后,有人攻击蔡和森,说他这是拉“左”派。蔡和森大义凛然地声明:“和森和毛泽东之关系,绝不是什么企图组织左派。” 他说自己十分了解毛泽东,毛泽东具有一位未来领袖人物的深思熟虑与远见卓识的非凡品质。可见,蔡和森是我党正确认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最早的人之一,也是我党第一个选能让贤,主张毛泽东参与中央领导工作的人,这无疑是蔡和森对中国革命的一大功勋。


  党的“八七”会议后,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回湖南领导秋收起义。蔡和森本也向中央要求随同毛泽东回湖南。可刚跨上从武汉开往长沙的轮船,就被中央召回派到北方局做恢复北方党的地下工作。尔后,蔡和森先后两次赴莫斯科。这段时间,他们虽然工作不在一起,但他们的心是随时相联的。1931年春,蔡和森从莫斯科回国,得知毛泽东在瑞金建立了武装,开辟了苏区,非常向往,马上向中央申请,要求到瑞金中央苏区去搞武装斗争与土地革命。可是,由于当时广东党的组织遭到全面破坏,党要派他以中央代表身份到香港去领导南方局的工作,以挽回大局。蔡和森以党的利益为重,服从了组织安排。就在这次赴港不久,蔡和森即被叛徒出卖遭捕,并被引渡到广州,惨遭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从此,毛泽东失去了这位肝胆相照的战友。他曾在一次谈话中十分悲痛地怀念说:“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和森同志都做到了。”在这里,毛泽东不仅高度评价了蔡和森的一生,也体现了他们之间的诚挚友谊。


  蔡和森与毛泽东在探求革命的道路上和从事革命斗争的实践中,由志同道合的学友发展到心心相印的会友,再从心心相印的会友发展到肝胆相照的战友。他们的革命友谊象松柏一样,万古长青;他们的思想和功绩与日月同辉,永远载在中国革命的史册上。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