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和森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698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698/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农历: 二零一八年 九月 十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蔡和森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蔡和森纪念馆 > 追忆文选

蔡和森与毛泽东的革命友谊(2)

2014-08-04 10:28 发表人:感恩天下

  二、会友:心心相印


  蔡和森与毛泽东在一师同学虽仅一年半,但他俩结下的友谊却是牢不可破的。1915年秋,蔡和森因一师课程繁杂有余而缺少专攻,无法满足自己求知的欲望,便跳级考入了湖南高等师范文史专科。高师与一师,以湘江为界,一在河西,一在河东,每逢星期天,或是蔡和森渡过江去一师,或是毛泽东渡过江来高师,俩人继续探求革命道路。尤其是1917年夏蔡和森在高师毕业后,并未急于谋求职业,而是动员母亲把全家搬到岳麓山下定居。从此,蔡家成了毛泽东等一班进步青年聚会的场所。每逢星期六课后,毛泽东便邀集张昆弟、罗学瓒、陈章甫等进步同学,来到蔡家开展各种讨论。当时,他们集中讨论的问题,是“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显然,他们这时的关系,已经不是一般的同学关系,而是为共同探讨改造社会、拯救民族的革命关系了。经过一年半时间的探讨,“乃得到一种结论,就是‘集合同志,创造新环境,为共同的活动’。于是乃有组织学会的提议”。1918年4月14日,一个以“革新技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的新民学会,在蔡和森与毛泽东的发起下建立了。从此,这两位志同道合的学友,成了新民学会心心相印的会友。


  蔡和森与毛泽东这两名会友的心心相印,最突出的是“印”在选择走俄国十月革命之路,坚持用社会主义救中国!1918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传遍中国。这时,毛泽东“赞同许多无政府主义的主张”,思想尚未成熟。但是,这些思想并未根深蒂固,仅为匆匆一“过客”。十月革命的消息传来后,他觉得“俄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文明国”,从而开始向马克思主义者转变。当时的蔡和森,坚持十月革命道路的观点更为鲜明。他曾对毛泽东说:“只计大体之功利,不计小己之利害。墨翟倡之,近来俄之列宁颇能行之,弟愿则而效之。”这里,蔡和森把列宁的学说与墨翟的哲学思想等同起来,似乎不伦不类,但他这种仿效列宁的思想,就是他与毛泽东主张走俄国十月革命道路的光辉起点。特别是当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时,有的人毫无所知,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视之为“洪水猛兽”,而他们却提出“仿效列宁”的观点,这是难能可贵的!


  为开展“大规模的自由研究”,1918年夏,新民学会发起了赴法勤工俭学运动。毛泽东出于对蔡和森的信赖,提议先派蔡和森去北京联系有关留学事宜。蔡和森抵京后,广泛接触传播新文化的著名人士,进一步坚定走俄国革命道路的信念。他在京写信给毛泽东说:“吾人之穷极目的,惟在冲决世界之层层网罗,造出自由之人格,自由之地位,自由之事功,加倍放大列宁”之所为。他觉得,为“达到穷极目的计”,“驻京惟有润兄最宜”。于是,又几次写信促毛泽东赴京。毛泽东的心与蔡和森的心是相印的。他接到蔡和森的来信后,立即决定去京。蔡和森得知这一消息,欣喜若狂!他给毛泽东复信说:“只要吾兄决来,来而能安,安而能久,弟则从前所虑种种,皆不成问题。”这种互相信赖,更加加深了两人间的真挚友谊。是年8月,毛泽东在一师毕业后,邀集一些会友来到了北京。他们8人同住三眼井,白天四处奔波,晚上同睡一个坑。经过他们的艰苦努力,湖南留法准备工作的进程加快了。一切基本就绪后,毛泽东与蔡和森又商定,一个“出洋”,到法国去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一个“暂不出国,暂时在国内研究各种学问的纲要”。1919年底,蔡和森率领一批新民学会会友及湖南青年启碇赴法了,毛泽东则与另一部分会友在国内研究国情。从此,新民学会以蔡和森与毛泽东为首分成了国内国外两个部分。两部分之间,通过书信往来连成一个统一整体。


  当时的法国,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工人阶级政党已经建立,马列主义的各种法文小册子大量印行,社会思潮十分活跃。留法勤工俭学的中国学生抵法后,从五花八门的“主义”中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开始,很多人择定的是用无政府主义救中国,如肖子升等认为,“世界进化是无穷的,革命也是无穷的,我们不认可以一部分牺牲,换多数人的福利,主张温和的革命——以教育为工具的革命”。而蔡和森则不同,他在国内即与毛泽东有“仿效列宁”和“加倍放大列宁”之所为的思想基础,赴法后经过“猛看猛译”,更觉得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够救中国,“舍此无方法”。他在写给毛泽东的信中说:“我近对各种主义综合审谛,觉社会主义真为改造世界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外此”。1920年7月,他在蒙达尼会上提出了“阶级战争——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并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建立“中国共产党”的主张。他说:“我认为先要组织党——共产党。因为他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以中国现在的情形看来,须先组织他,然后工团、合作社,才能发生有力的组织,革命运动、劳动运动,才有神经中枢”。蒙达尼会议后,肖子升与蔡和森分别将各自的主张写信告诉国内的毛泽东,看毛泽东的意见如何。毛泽东早就与蔡和森有着共同的思想基础,当然是赞同蔡和森的主张。他在给肖子升、蔡和森并在法诸友的信中说:“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会方针,正与我平日的主张相合,并且我料到是与多数会友的主张相合的”。到底用什么方法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目的呢?我于子升的主张不表同意,“而于蔡和森的主张,表示深切的赞同”。蔡和森还在给毛泽东的另一封信中,系统而深刻地论述了建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及组织原则。他说:“我以为现世界显然为两个敌对的阶级世界,学说亦显然划了鸿沟。”并说:“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显然为无产阶级的思想。以唯物史观为人生哲学的出发点,结果适与有产阶级的唯理派相反,故我们今日研究学问,宜先把唯理观与唯物观分个清楚,才不致堕入迷阵”。毛泽东接到蔡和森这一信后复信说:“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同。”并说:“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是唯一正确的主义。


  无数事实证明:新民学会建立后,蔡和森与毛泽东这两名会友的心是何等地相印啊!他们在寻求“改造中国与世界”的道路上,虽然一个在国内侧重研究国情,一个在国外侧重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但由于两颗心紧紧地印在“中国这个地盘”和“想把中国搞好”这个目的上,所以能够互相取长补短,共同完成世界观的改变。过去,在提到建党理论的创建和确立社会主义救中国的问题上,一般只提毛泽东,不提蔡和森,这是片面的。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其实,一个人的成长及其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也不是孤立的。青少年时代的毛泽东,善于同蔡和森等如此切磋与琢磨,正是他能从混乱的思想中很快地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要原因之一。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