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和森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1698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1698/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一八年 三月 十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蔡和森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蔡和森纪念馆 > 追忆文选

蔡和森与毛泽东的革命友谊(1)

2014-08-04 10:13 发表人:感恩天下

  一、学友:志同道合


  蔡和森与毛泽东的革命友谊,是从湖南第一师范开始建立的。辛亥革命前后,他们分别从湘乡永丰(今属双峰县)和湘潭韶山冲,先后来到省城求学。蔡和森初入铁路学堂;毛泽东入湘乡驻省中学,随后转入省立第四师。一师创立后,蔡和森于1913年秋转入;毛泽东于1914年春随四师并入一师而转入。从此,两位爱国有志青年相聚到一起。蔡和森编入第六班,毛泽东编入第八班。他们虽然不在同一班级,却是同一年级,并且同是杨怀中、徐特立等名师的学生。所以,俩人很快相识,并结为志同道合的学友。


  “志”是一个人毕生事业的开始。蔡和森与毛泽东之所以都能成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就是他们从小即抱有远大的革命志向。早在1910年毛泽东16岁时,父亲就不让他继续升学,而要送他去湘潭一米店当学徒。毛泽东坚决拒绝,投考了湘乡东山高等小学堂。离家时,他仿照日本西乡隆盛的诗意,写了一首七言绝句夹在父亲的账本里:“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充分表达了青年毛泽东志在四方的雄心壮志。无独有偶,蔡和森也是16岁在永丰蔡广样辣酱店学徒期满时,为改造社会,弃商求学,立志走读书救国之路。他们当时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到了极处”,要拯救国家和民族,就要有本领。为救国救民而读书,这是蔡和森与毛泽东的共同求学目的,也是他们共同的志向与所追求的道路。这种“志同”与“道合”,不仅是他们入一师后建交的思想基础,而且是他们一同走上革命道路,成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奠基石。


  当时的一师范,是湖南办得最为出色的一所学校。该校骋请了一批很有名望的教师,如杨怀中、徐特立等;对学生也有不少优惠条件,不收学膳费,很能吸引家境贫寒的学生入学。在教育救国已成为当时多数爱国青年所选择的救国道路之时,全省各地的有志青年都愿意报考一师。蔡和森与毛泽东,就是这批青年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志向比其他青年更宏伟,求知欲望也比其他青年更高。他们入一师后,便利用一切条件刻苦学习,并且善于独立思考。那时,西学已经传入中国,一些提倡新文化的人士,往往摒弃旧书不读;而墨守陈规者,则往往拒读新书。蔡和森与毛泽东则不是采取这种态度。他俩认为,要寻求救国真理,不读新书是不对的,但旧书亦须研读。毛泽东针对某些新文化人士全盘肯定传统文化的错误倾向,颇有见地地提出:“西方思想,亦未必尽是,几多部分,亦应与东方思想同时改造。”蔡和森也说:“中国文化及一切制度,不必尽然,而西欧文化制度用之于我,不必尽是。”他们所持的这种实事求是的分析态度,无疑是对当时“全盘西化论”与“保存国粹论”两者的有力批评!正是这种独立思考、去伪存真的探索,使他们历经一条曲折而崎岖的道路之后,成为一代马克思主义者。


  学生时代的蔡和森与毛泽东还有一共同特点,就是不仅注重对书本知识的研究,而且注重社会调查,向社会广求知识。他们把向书本学习叫读有字之书,把向社会学习叫读无字之书。毛泽东曾在一师范的《讲堂录》中写道:“闭门求学,其学无用,欲从天下国家万事万物而学之,则汗漫九垓,遍游四宇尚矣!”为了向“天下国家万事万物而学之”,他们经常利用课余时间或假日到学校附近的工厂、农村去作社会调查。1918年春,毛泽东母亲寓居蔡家“刘家台子”治病时,俩人各带一把雨伞,脚穿一双草鞋,身无分文,走遍洞庭湖区5个县市,作了一次大规模的社会调查。出发时,他们对自己的母亲说:我们两三天就回来。但他们一出门,半个月才归。回家时,蔡母问他们:“你们身无分文,在外生活怎么过?”蔡和森与毛泽东回答道:“我们见人说话,遇事帮忙,给人家送幅对联,别人就给我们饭吃。看来,天下农民是一家,只要乐于助人,走遍天下都不怕呀!”这种社会调查,不仅使他们获得了大量丰富的社会知识,而且锻炼了他们克服困难的毅力与勇气。


  求学阶段的蔡和森与毛泽东还意识到:将来在改造国家与社会的道路上,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甚至疾病折磨的,必须在身体和意志上预作准备。在一师求学期间,他们一面共同探求真理,一面进行身体与意志锻炼。他们锻炼体格的方法,一是冷水浴。不分春夏秋冬,都坚持用冷水洗脸、洗澡。同时,还坚持一种常人很难做到的锻炼方法,即在下大雨、刮大风、下大雪的时候,脱掉衣服,冒风雨而行。他们把这些锻炼方法叫雨浴、风浴、雪浴。二是游泳。这是他俩最喜爱的一种运动。常在晚餐后,一道到桔子洲头去游泳。三是爬山、野营和露宿。一师后面的斜坡上有个君子亭,这是他们经常读书与谈论之所,晚上常露宿在那。有时,他们星期六下午一道上岳麓山,要到第二天才下山来,晚上露宿在山头;肚子饿了就采野果充饥。他们这样顽强地进行锻炼,完全是为了将来从事革命活动。


  在那茫茫黑夜与荆棘丛生的时代,有蔡和森与毛泽东这样的民族精华聚结到一起,而且又如此的意气相投与志同道合,实在是难得的。他们的思想与生活与众不同,时人称之为“怪人”。“远在五四运动以前,在湖南的一般先进青年中,就盛称毛蔡之名,而奉之为表率。”不仅青年们愿意与之交往,就是进步教师也十分器重他们。杨怀中先生曾经就极其推崇他俩,常在好友前夸耀这两位得益门生。临死时,他还写信给章士钊说:“吾郑重语君,二子海内人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二子”,指的就是蔡和森与毛泽东。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