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苦禅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150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150/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李苦禅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李苦禅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李苦禅的鹰

2014-06-11 10:58 发表人:感恩天下

  国画大师李苦禅原名李英杰,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美术学校西画系学习油画,后来,一位好友因英杰在绘画艺术上的孜孜追求,就给他起了个“苦禅”的名字。此后,大师一直用着苦禅的名字。


  大凡大师,一生中总有几件让人难以忘怀的故事。而苦禅先生的故事,让人听起来极为心酸。苦禅进京学画,因经济拮据,囊中羞涩,连旅馆也住不起,只得在北京一所破旧的寺庙里栖身,每天早出晚归地到北京艺专听课,还得马不停蹄地赶到齐白石家学画。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位拉洋车的旧友,于是产生了拉洋车糊口的念头。那位旧友连连摇手说,不行,不行,哪有大学生拉洋车的呢?旧友就给了苦禅一个大洋以解一时之急,然而,李苦禅却婉言谢绝了。那位旧友拗不过他,只得替他作担保,在车行里为李苦禅租了一辆旧洋车。


  李苦禅自从拉洋车后,吃喝总算有了着落。他每天需照常听课学画,傍晚或休息天都得凭力去拉车挣钱。有一个星期天,李苦禅拉车到北京繁华的王府井大街兜生意,不料被恩师齐白石发现,白石老人忙叫住了苦禅,“苦禅,还不过来,送我回家。”拉车途中,齐白石和蔼地问他:“苦禅,你经济困难,拉车度日怎么不告诉老师呀?”苦禅忙说道“我对不起老师,给老师丢脸了。”齐白石说:“丢脸,丢谁的脸呀。你不知道老师是木匠出身,鲁班门下吗?这难道也算丢脸吗?苦禅呀,靠劳动吃饭是不丢脸的,是正当的。”


  为了帮助李苦禅学画,齐白石让李苦禅搬到自己的住处,腾出一间厢房让苦禅居住,并挑选了苦禅的一些画,亲笔题款后送去画店卖掉,以资助他学画。


  李苦禅是很讲究诚信的人。一次,一位极崇敬苦禅的平民老者来向他求画,他当即应允了。不巧是苦禅生病了,一连几天没有作画。忽然听说求画老者病故了,这让苦禅追悔不已。于是他走近画案前,含泪挥就一幅《白莲图》,在题款上写下了那位老者的名字,然而走到后庭肃立焚烧,含泪祷告。事后他对子女沉重地说:“我从未失信于人,今日事愧对老友,铸成终身遗憾,今后,若再有朋友索画,决不失信。”


  年轻时的苦禅很善于交友,一些画坛的名家、京剧票友,以及一些拉洋车的、练武的、卖泥人的,几乎都成了他的知心朋友。李苦禅经常将这些朋友请到家里来,与他们一聊就是大半夜,有时甚至把他们留宿在家中,就把爱妻推进岳母的房间中。妻子为此陷入了精神与情感的苦闷之中。“她不理解李苦禅正是在广泛结交中,兼采众长,将京剧的传统美学、民间的民俗艺术融入国画教学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当李苦禅赢得了当年《晨报》“北方艺坛上创造派的先锋”的美誉时,他自己婚姻却出现了变故。


  在李苦禅的艺术生涯里,以毕生的精力塑造了他自己心目中的“雄鹰”的形象。早年苦禅画的鹰,十分写实,毫无夸张之处。随着阅历的增长与艺术见解的不断提高,他开始仔细观察了鹰的同类隼、雕、鹫等等,在脑子里逐渐把它们的形象综合了起来,经过不断改变,它不再是客观世界原始的真实了,而是艺术的真实了。他说:“鹰栖息在山崖,伴云高飞,它那赫赫逼人的气势,穿云破雾,勇猛搏击的雄姿,给人博大豪放、奋发向上的感觉。通过长期的观察与体验,心中自有雄鹰千万,我才能凭借自己的感受,画出我理想中的雄鹰,作画并不是摹仿自然,它是在真实的基础上,重新再创造。”


  这一再创造,使李苦禅的鹰,有了自己的鲜明特征,在用笔上,他融进了“古拙的金石风格”,他把鹰的嘴、眼与爪都描绘成方形,突出了鹰的凶猛与雄伟,给人以无比锋利的一种艺术张力。李苦禅的鹰画,实际上是他内心的写照,以鹰来展现了他的坚毅刚强的性格,以鹰来表达自己对绘画艺术的执著的追求,以鹰来塑造民族的博大豪迈、雄伟坚定的精神风貌。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