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麦当劳遇害者吴硕艳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27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27/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农历: 二零一七年 五月 初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招远麦当劳遇害者吴硕艳

“招远血案”:“叫骂式反思”也该反思

2014-06-04 09:18 发表人:感恩天下

  “招远血案”告诉我们,恐惧中的失措与远离恐惧后的理性,都发轫于人性本能,我们要做的,不是对“旁观者”叫骂,而是学会应急技巧。


  昨天是“招远血案”死者头七。据报道,上午10点10分,死者丈夫、儿子等多名亲属来到事发麦当劳门前祭奠;多名目击者受访时在表达了难过与愧疚后,愿意出庭作证;还有疑为邪教信徒的妇女现场闹事被带走。


  像所有热点新闻一样,“招远血案”在头七这个特殊时间节点上,也呈现出纷繁复杂的新闻性:凶手被批捕,家人还在悲伤,目击者们愿站出来作证,而网友们吊祭的吊祭,谴责的谴责。这些声音中,最让人心生感触的,是几位目击者在事发多日后的愧感—在远离了恐惧后,这样的“良心发现”,究竟有没有必要呢?


  应看到,涉事目击者不约而同地选择用“愧疚”与“不安”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这既与远离恐惧威胁之后心情渐平的反思有关,也与舆论对他们的逼问有关。许多人认为,受害者的死,与周围的人不肯伸出援手的冷漠或怯懦有直接的因果关联。为此,他们对现场目击者抱以指责甚至谩骂。


  其实这对目击者来说,未必公平。某种程度上讲,他们也是受害者。一场温馨的晚餐,被突如其来的凶残惊扰。目击者们还没来得及分清事情的原委,究竟是家庭纠纷还是庸常争执,惨剧就发生了。他们也不是无动于衷,在报警同时,还曾用言语震慑和阻止行凶者,并及时保留证据。对于未经过专业防暴训练,且没有明确完备的“正当防卫”法律条文支持和保护的人来说,他们未尝就没尽到本分。那些在屏幕后辱骂的人,做事后诸葛式的道德评判,固然能展示自己的正义感,但这理直吗?


  任何脱离真实语境的臆想,都是无意义的。我们不可能奢求,现实都按照想象的剧情演绎。恐惧中的失措与远离恐惧后的理性,都发轫于人性本能,它确实需要在砥砺训练中,学会更自如地切换,如临危不惧、应对有序,但在具体情境下,许多事容不下假设。这也理应成社会反思的人文基点:很多时候,教会应急技巧,比动辄道德先行更有意义。


  确实,每起悲剧都有可反思的空间。所有反思中,最该反思的,是我们何时才能形成理性看问题的习惯。事发后喧嚣的争议和互殴式的指责声,固然能带来道德快感,却无法换来原因探究和源头应对。谴责冷漠是应该的,但要分清冷漠和“欲救无术”的差别,要保有起码的人文常识,而不能只顾着制造情绪泡沫。遗憾的是,在网上仍有些对当事人包括目击者的喊打喊杀声,这让人忍不住心惊—它跟某些残忍的虐害,何尝不是同源同构?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