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光南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42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42/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施光南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施光南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施光南的歌

2014-06-05 18:48 发表人:感恩天下

  施光南,被誉为人民音乐家。他一生创作了很多优秀的歌曲。我把其歌曲的创作风格概括为时代性、美声风格、民族性、抒情性。


  施光南的许多歌曲,为时事而作,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他以饱满的热情创作了《祝酒歌》。“胜利的十月永难忘,杯中洒满幸福的泪”,正是作曲家心境的写照。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全国农业战线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喜人局面,《在希望的田野上》应运而生。《当代人》是一部涉及企业改革题材的影片,他为影片创作了插曲《年轻的心》。为庆祝羽毛球亚锦赛在北京举行,他创作了歌曲《洁白的羽毛寄深情》。当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会歌《高举起亚运会的火炬》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响起,作曲家已告别人世。


  施光南善于把西方美声风格与中国民族音乐相结合。一般来讲,美声风格具有以下特性:讲究音色柔美、音质纯净,发声自如,旋律音的连接匀称而灵巧,装饰音优雅而精美,歌唱风格真挚而富于感情。技法上主张打开喉咙,声音明亮,吐字清晰,有良好的气息支持。施光南的绝大部分歌曲符合这种特性。比较典型的有:《祝酒歌》、《周总理,您在哪里》、《多情的土地》、《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紫藤花》(男女高音二重唱)、《年轻的心》、《在希望的田野上》。


  以《周总理,您在哪里》为例。歌曲改编自柯岩的同名诗。这首歌具有明显的歌剧咏叹调的风格,旋律性强,优美动听,能够让演唱者充分地抒发情感。演唱时,需要大幅度地增减音量,频繁地调整速度,经常变换发声位置,对演唱者的要求很高。这首歌追求强烈的戏剧效果,段落与段落,句与句,词与词之间有强烈的对比或明显的映衬,因此,声乐色彩显得格外丰富。


  施光南善于挖掘中国民族音乐的精华,从中国民歌、民乐、戏曲中吸收音乐元素,融入歌曲之中。以《在希望的田野上》为例。这首歌既体现了北方民歌的热情奔放,又体现了南方民歌的委婉优美;既有精美的装饰音(常出现在中国民间音乐或戏曲中,我称其为“小拐弯”),又有锣鼓喧天般的节奏。歌里常使用语气词,这些语气词在民歌中比较多见,例如“噢咿”、“哎咳哟”、“呀儿依儿哟”。


  施光南以创作抒情歌曲见长。虽然总理已经逝世31年,虽然柯岩的诗可能不再被课本收录,但当我全身心地唱起《周总理,您在哪里》的时候,仍会激动不已。当我们倾听《年轻的心》的时候,仿佛和男女主人公一起,驾驶着摩托车在田野上飞奔。风从我们耳边掠过,我们的心与他们的心一起跳动。《摘一束玫瑰送与你》是电影《幽灵》的插曲,曲调特别优美,女声独唱与女声小合唱结合得完美,特别是“啊”的段落,独唱与合唱交错进行,像风吹稻浪一般,美不胜收。《紫藤花》是歌剧《伤逝》里的著名咏叹调,温馨地表达了涓生与子君的爱情,是爱情歌曲中的佳作。应该说,《多情的土地》不是一首很上口的歌,乍一听,有些各色。但当我们耐心地听过,才能体会到里面蕴含的对家乡的眷恋之情。


  施光南离世17年。很多人把他和他的歌淡忘了,有些年轻人恐怕从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正是由于其歌曲时代性强,有些已经过时。但是,他把西方美声风格与中国民族音乐相结合的创作手法,对当今的声乐作品创作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他的创作态度,仍然值得现在的作曲家学习。现在的某些作曲家,也创作了一些有关时事的歌曲,但不客气地讲,好一个惨字了得。究其原因,不是单纯的技巧问题,还有创作动机问题。施光南在用激情和理想创作,而现在的作曲家是为完成任务而创作。


  有些人认为,《高举起亚运会的火炬》是失败的作品。我不甚同意。请不要忘记,当时倍受推崇的《亚洲雄风》,现在听起来,也显得有些“土”。而且,在《高举起亚运会的火炬》中,施光南采用了男美声女通俗的演唱方式,两年后,巴塞罗那奥运会会歌《巴塞罗那》采用了男通俗女美声的演唱方式。


  施光南的歌不会被全部尘封在资料库中,有些歌曲,仍然会得到人们的喜爱。抒发爱情的《紫藤花》,会在歌剧《伤逝》中继续盛开;我们需要记住《摘一束玫瑰送与你》,因为我们需要玫瑰、需要爱情、需要“忠诚的心儿永相依”;我们热爱希望的田野,因为解决三农问题是国家大计,也因为《在希望的田野上》是一首经典的合唱曲目,它的艺术魅力不可磨灭。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