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光南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42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42/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施光南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施光南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怀念施光南

2014-06-05 18:04 发表人:感恩天下

  施光南一首曲子的稿费,直到他去世的前夕还是三五十元,有的只有10元。在施光南去世的时候,寄到中央交响乐团收发室的施光南的两份稿费,都是10元,其中是一家教育杂志寄来的施光南为少年英雄赖宁的谱曲的报酬。


  而那些演唱施光南歌曲的演员呢?不要说有人因施的作品出了名,就是一台音乐会的出场费,已经由几百元、上千元涨到几万元!当然我们无意责怪演员,而是指出社会的如此不公。施光南的成就世人瞩目。许多人都提出了举行施光南个人音乐会的建议,施光南何尝不愿如此呢?但最大的拦路虎不是别的而是经费,钱!


  施光南生前,人们为他举行过四次个人音乐会,第一次是在101中学,团组织和同学为他举办,那是非正式的然而是非常真诚的;第二次是中国音乐协会天津分会为之举办,第三次是武汉市青联在武汉举办;第四次是在广州,一次令施光南尴尬难忘的充满烟草和商业气味的演出。


  由某文化公司策划,广州方面协助,施光南对广州音乐会倾注真情,联络了胡松华、吴雁泽、罗天蝉、杨洪基、关牧村、殷秀梅、董文华等几十名歌唱名家。但“6.4”之后,愿意赞助艺术的企业一时渺渺。当施光南一行到达广州准备出席新闻发布会场时,才发现最后确定的赞助商是香港万利烟草公司。


  施光南愕然,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不抽烟,一辈子最恨烟草对人健康的危害;四年前,“555”公司提出过赞助被我拒绝了。”音乐家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但是,没有十几万元的赞助,音乐会如何开场?已经到达的几十人的食宿开销就立即断绝,就像候宝林先生说的《关公战秦琼》,艺人不唱就“不管饭”了。


  施光南只好面对难堪的选择。


  他太痛苦了,有一种被人轻贱、又被出卖的感觉:“我作为一个艺术家,真的好可怜。我的艺术居然养不活自己的艺术,我居然要在最厌恶的东西面前低头。他们要用毒害人民的钱为我开音乐会。难道真的要我在金钱面前屈服,这太痛苦了。”当然,施光南不是对什么人有什么成见。[点评:烟草公司赞助严肃艺术,应该肯定。搞活动宣扬自己,未可厚非,可怜的只是音乐家--廉价和苦命。]骑虎难下,没有办法,朋友们为他作了主:按计划进行。


  新闻发布会在东方宾馆会议大厅举行,红红绿绿,花花紫紫,万宝路香烟和打火机的广告充斥会场,好在高度近视的施光南看得不太真切。只好装聋作哑,强作欢颜。


  音乐会由于施光南的作品和大批著名歌唱家的演出而受到好评。但施光南是带着强烈的遗憾和疑问返回北京的-为什么在北京就不能举办音乐会?


  激情音符 嘎然而止


  1990年4月,暮春的北京,雨疏风斜。


  正在创作高潮、事业如日中天的施光南正在快马加鞭,争分夺秒地准备他创作的大型歌剧《屈原》。


  4月18日傍晚,施光南指导女儿蕾蕾演习《屈原》的曲子。突然,施光南高扬的手臂麻木僵硬,赶忙叫女儿蕾蕾为他揉揉,女儿还没有反映过来,光南脸部肌肉猛的痉挛不止。妻子洪如丁赶忙回家,急切切把光南送到协和医院急诊。


  诊断结果是突发性脑溢血,心脏一时停跳。此刻施光南虽然恢复了心跳,但血压高达300,脑颅内大量积血压迫了脑神经和呼吸神经--这是脑死亡的征兆。


  光南在医院的救治过程也很曲折。他被放在地下室的大病房里。那里,病员和家属来来往往,病人之间只用宽幅的白布相隔,守候的家人难措其身,大众作曲家最后享受的是真正大众“待遇”。


  “什么不把光南送到医院的国际急救中心去呀?”光南夫人询问,“那里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最好的服务。”医务人员含糊答之。医务人员敬重和同情这位正在盛年的音乐家,但似乎爱莫能助,最后说出的主要原因是:不够级别!经过14天日日夜夜煎熬最后,施光南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中国失去了最优秀的年轻音乐家。施光南之死震动中国最高层,江泽民主席发来唁电:“惊悉中年作曲家施光南逝世,心情十分沉重,特向施光南同志表示哀悼,并请向其家属转致慰问。


  很多东西,一旦失去,才愈发现价值。人们痛惜和怀念这位为中国音乐事业献身的著名人物。但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挽回施光南去世的损失。


  当上级问施光南夫人洪如丁有什么要求的时候,痛定思痛的洪如丁说:“我有四条要求:一请立即为文化部所属各部门的中高级知识分子作体检;希望尽快在北京举办《施光南声乐作品音乐会》,希望把歌剧《屈原》搬上舞台,出版施光南综合性的歌曲集。”文化部领导同意四项要求,并立即批款筹办北京《施光南声乐作品音乐会》。


  1990年8月23日晚,《施光南声乐作品音乐会》在北京首都剧场举行。人如潮涌,聆听名曲,追忆光南。李瑞环同志在接见了施光南的母亲、妻子和女儿时深情地说,“昨天是施光南生日,大家都很怀念他。公道自在人间。给人民作了好事,人民永远铭记。”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