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教领袖赵朴初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45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45/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一代宗教领袖赵朴初

深情厚谊六十年——雷洁琼深切缅怀赵朴初

2014-06-07 19:29 发表人:感恩天下

  五月二十一日,世人敬重的赵朴初先生离开了这个世界。闻听噩耗,和赵朴初先生相识相知六十年的雷洁琼先生 沉浸 在悲痛之中。

 

  雷先生家的客厅茶几上摆放着一面精致的玻璃镜架,里面镶嵌着一张彩色照片。这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五日朴老 九十 一岁华诞时,雷先生前往北京医院朴老病房祝寿,两位老人在花篮边合影。当我们走进客厅,见雷先生正轻抚相片,神情悲伤。

 

  这大约是两位老人最后的一次合影。照片上的朴老慈眉善目,菩萨一般安祥地微笑,一边的雷先生同样笑容满面。这 是一个美好时刻的记录。而今朴老驾鹤西行,照片上音容犹在,雷先生怎能不黯然神伤呢。

 

  见我们到来,雷先生又从一摞照片中翻出一张。这是一九九九初雷先生在无锡大佛前的留影。雷先生说,无锡大 佛的 铸造,凝聚了朴老的心血,朴老亲往举行开光典礼。所以,雷先生回京后,就带着这张相片去看望朴老。相片中高大庄 严的佛 像成了两人的共同话题,这给病中的朴老带去了很大的慰藉。

 

  众所周知,朴老终生倾情倾力于慈善事业。雷洁琼、严景耀夫妇正由此因缘,而和朴老建立了始终不渝的朋友之情、 战友之情。雷先生缓语低声,向我们述说起她们夫妇和朴老相识的经过。

 

  一九四一年,抗战方殷,国步艰难。“孤岛”上海难民云集,成群的孤儿流浪街头。当时,赵朴初负责上海净业孤儿教养院的工作。他非常钦佩对少年犯罪素有研究的严景耀教授的人品和学识,便常常邀请严景耀到孤儿院,两人一起探讨如何 搞好对流浪儿童和少年罪犯的教养工作。雷洁琼时任东吴大学教授,作为社会学家,她对孤儿教养工作自然也十分关注,屡有建言。几十年后,朴老对他们夫妇的参与协助犹感念不忘,写诗称赞和感谢:“教养赖群功,两贤与有力。”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为抗日救亡,“孤岛”上的爱国进步人士成立了一个“星二聚餐会”的组织,赵朴初 、雷洁琼、严景耀、许广平都是这一组织的核心人物。他们纵论天下事,为抗日奔走呼吁。一次聚会后,雷洁琼和严景耀当 众宣布 ,两人将于七月五日结婚。婚礼如期举行,吴耀宗、郑振铎、许广平、赵朴初等社会贤达出席。婚礼上,赵朴初即席 赋诗:参差两两好安排,嘉礼从今美例开。

 

  越粤人才夸壁合,前称周许后严雷。

 

  严景耀和鲁迅都是浙江人,而雷洁琼和许广平是广东同乡,两对夫妇皆属连珠合璧。诗可谓妙手天成,切景切情 ,连 同简朴隆重的婚礼一同深深印在雷先生的脑海里。而今朴老不在,雷先生再提起这首诗,往事历历在目,益增哀思。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马叙伦、雷洁琼、严景耀、赵朴初等进步的知识分子发起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此后共同为民进的事业沤心沥血,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情。中国民主促进会五十多年,也是他们友情在事业中升华的五十多年,写下了民进会史上动人的篇章。

 

  熟悉雷先生和朴老的人都知道,多年来,两人各居要职,国务繁忙,平时难得一聚,但彼此时常挂念。在一些重大政务活动场合相见,总要互致问候。雷先生有剪报的习惯,有关朴老的社会活动,她都剪下来作出资料保存。到外地考察或出国访问,回来后见面时彼此总要交流观感。在外人看来两人真仿佛姐弟一般,话国事,拉家常,彼此尊重,彼此信任,亲密无间。

 

  仁者寿。两位老人皆是仁者,俱是高寿。十几年来,每逢对方寿辰,总要当面庆贺。那是多幺感人的场面,一篮鲜花 ,几句祝福,情真味永,留下许多佳话。一九九五年是雷先生九十大寿,朴老又一次援笔赋诗:

 

  羡君九十不云老,耳目聪明意兴高。

 

  议政竭诚言侃侃,诲人不倦论滔滔。

 

  下关昔日当强御,高会今朝领俊豪。

 

  九万里风鹏正举,愿君长健共凌霄。

 

  这首诗正是他们六十年情谊的如实写照。

 

  近两年,朴老身体时好时坏,长年住在北京医院,雷先生非常关切。冰心先生离世前,也住在北京医院。雷先生每次看望冰心先生之后,都会说一句:“去看看赵朴初。”朴老见到雷先生,更是分外高兴:“大姐,你又来看我啦!”去年十月,雷先生意外地骨折,也到北京医院接受治疗,而此时朴老已沉疴难起,他只能让夫人陈邦织代自己送去花篮慰问, 祝雷先生早日康复。两位难以见面的老朋友,仍然传达着彼此真诚的关心。

 

  庆幸的是,雷先生很奇迹般恢复健康。不幸的是,几个月后,她再也听不到朴老称呼她“大姐”的声音了。

 

  几天里,雷先生常着一身黑色礼服,静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或凝视有朴老合影的照片,或翻看朴老题诗的书册, 看上去非常平静。可此刻我们坐在她的身边,透过平静更感受到她心中不可言语的伤感。

 

  昔日照片凝聚着六十年的友情,祝寿诗句浓缩着六十年的友情,年年互赠的鲜花散发着六十年友情的芬芳。是的,对于睿智、达观、刚强的雷洁琼先生来说,微笑着的赵朴初先生并没有离去。“花落还开,水流不断”。赵朴初先生是不朽的。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