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阿诗玛杨丽坤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4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4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初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悲情阿诗玛杨丽坤

风暴

2014-06-07 22:35 发表人:感恩天下

  1969年,文艺界集中在云南民族学院进行思想改造。殷佩娴认为那是杨丽坤发病最严重的时期。

 

  “你说她有病嘛,她平常做事说话很文静,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心里清楚得很!”

 

  她举了一个例子,杨丽坤得病后,每次上她的屋,都会故意在门口大声喊道,小白(殷的昵称),我来给你送毛主席画像了。进屋后,她马上把七八本外国名著,即那时的禁书,请殷佩娴代为收藏。

 

  杨丽坤的某次举动把他们着实吓住了。在顾春雨看来,“那次她真的不太正常了”。

 

  1969年夏,支持823派的军代表在一次讲话中压制了炮派,只见杨丽坤腾地站起身来,径直走到台上对军代表说,“你一边去,我来讲两句。”

 

  她在台上振振有辞,“毛主席说,两派斗争要一碗水端平。谭甫仁(时任昆明军区政委)来云南后,没有一碗水端平,而是采取了一派压制一派的做法。”

 

  “哎哟,我们坐在下面,心里怦怦直跳,谁都不敢吭声。”殷佩娴惊诧。

 

  “正常人绝不会在那种场合下说那种话,谁都知道要保护自己的。”顾春雨当时坐在礼堂靠前处。

 

  立刻有人冲上前,想驾住杨丽坤搞“喷气式”,她激烈反抗了,并掌掴了其中一人。

 

  “杨丽坤啊,你们是不了解。她内心很刚强的,搞下跪什么的,她绝不会屈从。”严学恒还联想到,曾有一次823派批斗某人时,杨丽坤也是拍案而起。她愤怒地质问全场,“他根本没做过这样的事。你们有人可以为他证明,为什么不出来讲话?”

 

  杨丽坤被关进了礼堂的地下室,严学恒形容里面宽六七米,深四五米,堆满了杂物。他酸楚地对我说,当时的政治环境极其恐怖,杨丽坤想不通这点。她这个人的性格决定了她钻进牛角尖就钻不出来了。她老问,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为此她还喝墨水自杀过一次。

 

  她的病起初只是轻微的疑神疑鬼,觉得有人在监视她,还没有到达那么烦躁的地步,也没有幻听出现。自从关进地下室后,这个期间,工宣队与群专组的人不断开小会整她,用各种方式斗她,其中包括有嫉妒过她的人。他们不承认她有病,咬定她装疯来发泄对政治的不满,以至贻误了她的病情,她终于彻底地“病”了。

 

  一天天蒙蒙亮,殷佩娴等人从睡梦中惊醒,他们听到民族学院礼堂里传出阵阵凄厉的歌声。

 

  有人循声找去,发现杨丽坤站在大堂中央,高唱《白毛女》中最悲愤的一段——你要害死我,瞎了你眼窝,我不死,我要活……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