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阿诗玛杨丽坤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4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4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四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悲情阿诗玛杨丽坤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您当前所在位置 :悲情阿诗玛杨丽坤纪念馆 > 生平故事

        1942年4月27日,杨丽坤出生于云南普洱县磨黑镇的一个彝族家庭,排行第九,家人称她九坤、九妹、坤妹,同事们叫她小九。

 

  1952年,杨丽坤10岁时,来到昆明的二姐和二姐夫身边生活、学习。同年,杨丽坤进入昆明新村小学学习。她酷爱书籍,几乎所有零用钱都用来买书。

 

  1954年,杨丽坤12岁,和二姐去看演出,被省歌舞团的胡宗林团长发现,认为她是好苗子。杨丽坤进入省歌舞团当学员。

 

  1956年,杨丽坤在舞台上开始崭露头角,时常担任大型舞蹈的领舞。

 

  1958年,文化部在“全国创作工作会议”后,着手准备国庆十周年献礼片。部长夏衍同志建议组织一部“以大理为背景,反映边疆少数民族的、载歌载舞的、轻松愉悦的片子”。

 

  1959年初,作家季康和公浦赶写剧本的同时,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王家乙开始紧锣密鼓地筛选外景和挑选《五朵金花》演员工作。在省歌舞团,王家乙看完所有在场的姑娘后,都不合意。当他们往外走时,一个姑娘正站在排练厅的窗台上擦玻璃,就在他们经过时,有人和姑娘打了个招呼:“杨丽坤”,“哎”姑娘应声抬头,一张纯真、质朴的微笑着的美丽面孔映入王家乙眼中;“就是她,就是她”!王家乙叫了起来。正是这偶然的一回头,改变了杨丽坤的一生,从此她被托上幸运的云端,也被推到悲剧的低谷。这一切的一切,皆由这一回头而起。那一年,杨丽坤16岁。

 

  1959年,周恩来总理在庆祝新片展览月的招待会上为《五朵金花》的公映拉开了序幕,总理说:“我们的电影已经开始创作一种能反映伟大时代的新风格……一种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新风格。”这部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王家乙导演,杨丽坤、莫梓江主演,雷振邦作曲的影片,自1959年起先后输往46个国家公映,创下当时中国电影在国外发行的最高纪录。

 

  1960年,在埃及开罗举行的第二届亚非电影节上,《五朵金花》获得巨大殊荣:导演王家乙获最佳导演银鹰奖,杨丽坤获最佳女主角银鹰奖。埃及总统纳塞尔点名请杨丽坤必须亲自前往埃及领奖。

 

  1964年,杨丽坤主演了由上海电影制厂摄制,刘琼导演的电影《阿诗玛》。这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立体声音乐歌舞片。之后,这部影片给杨丽坤带来了难以预料的灾难。文革中,这部片子被康生宣布为“宣扬爱情至上”的“毒草”遭批判。杨丽坤被说成是修正主义文艺的“黑苗子”,反对毛主席文艺路线的“黑线人物”,受到残酷的迫害。 她开始失眠,晚上一直做恶梦,患上了轻度神经官能症。云南省歌舞团帮派人物又给她带上了攻击“红色政权”的帽子,她被强行送到宜良羊街劳动改造。在羊街,她因不服“改造”,“恶毒攻击‘中央文革’和‘伟大旗手’”,被当时的专政机关正式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之后被押回昆明。在省歌舞团,杨丽坤被关在舞台底下,那里阴暗潮湿,终日没有一丝光明,里面仅放着两条长凳,晚上当床睡,加上日夜不停的审讯,她的精神被彻底摧垮了。经过家人不断努力,此事引起了周总理的关注,指示要好好给杨丽坤治病。这样她被送到云南省精神病院留院治疗。1972年8月24日,又被转到湖南郴州精神病院治疗。

 

  1970年底,在广东凡口铝锌矿场工作的唐凤楼,结识了与杨家私交甚好的陈泽涛。当陈泽涛提出将杨丽坤介绍给他时,他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1971年,当唐凤楼第一次见到杨丽坤时,往昔人们描绘她的美好词句没有一个能同眼前的她对得上号。她的脸色灰黄,目光呆滞。然而,是她的诚挚和善良深深吸引住了唐凤楼。1973年5月22日,经过一年多的书信往来,这对相识于患难时刻的年轻人终于缔结良缘。在上海徐家汇路345号的唐家,举行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婚礼。既没有摆酒,也没有请客,仅是家人围坐吃了顿晚饭。身着一套卡衣裤,脚穿猪皮丁字皮鞋的杨丽坤,找到了那个托付终身的人。婚后,唐凤楼对杨丽坤关怀备至。但杨丽坤的病仍时常发作,“幻听”发作时,什么人也不认得,行动完全由“幻听”支配。唐凤楼翻阅大量精神病方面的书籍,甚至自己假装“幻听”来与她交流,尽心地帮助她治疗。

 

  1974年5月25日下午,杨丽坤在区中心医院妇产科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唐琰、唐韬。

 

  1978年9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陈荒煤的文章《阿诗玛,你在哪里?》。之后《解放日报》《文汇报》又登载了张曙,汪习麟的文章《阿诗玛就在我们身边》,杨丽坤再次受到全社会的关注。

 

  1978年,在上级的指示和干预下,杨丽坤调往上海电影制片厂与分别多年的丈夫、儿子团聚。

 

  1982年,《阿诗玛》在西班牙北部城市桑坦德召开的第三届国际音乐舞蹈节上获得最佳舞蹈片奖。在杨丽坤的后半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两个孩子不断成长,看着丈夫工作。

 

  1997年,杨丽坤脑溢血出院后,唐凤楼将办公用具搬回家中,在她病榻前工作。她最爱做的事就是坐在一旁深情地注视着丈夫,看他工作给了她生活中最大的满足。有时,她也会满怀遗憾地说:“唐凤楼,要是我没病,应该好好照顾你。”

 

  2000年7月21日早晨,她在盥洗室门口微笑地看着丈夫刷牙洗脸,还伸出手轻轻划过这个伴随他风风雨雨30余载的男人的脸颊。

 

  2000年7月21日18时30分,保姆喂她喝汤时发现她的神情异样。脸庞涨得通红,19时15分,未及救护人员赶到,“阿诗玛”去世了。享年58岁。

 

  2000年8月5日下午3:00,上海各界在龙华殡仪馆举行追悼会。送别无数影迷心中永远的“阿诗玛”。

 

  2001年1月15日,杨丽坤的一半骨灰被送回云南安葬在昆明金宝山艺术园林,阔别故乡20余年的“阿诗玛”重新踏上了云南这片热土,云南的女儿杨丽坤终于回乡了。当天,云南各界群众万人泣别“阿诗玛”,场面相当感人。至此,这位命运多舛的演员,结束了她坎坷崎岖,大喜又大悲的一生,永远闭上了她那双美丽的双眼。将无尽的遗憾和回忆留给了喜爱她,关切她的人们。

生命传记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