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演达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51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5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廿九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邓演达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邓演达纪念馆 > 追忆文选

从惠州走出的民主革命政治家邓演达

2014-06-09 18:06 发表人:感恩天下

  邓演达,字择生,1895年生于惠阳永湖乡(今惠城区三栋镇)。先后入读广东陆军小学堂、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保定军官学校学习军事科学。1920年参加粤军,成为孙中山的积极追随者。1926年任黄埔军校教育长。1926年7月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随军北伐,指挥攻克武昌。1927年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力主东征讨蒋。同年11月1日,与宋庆龄等在莫斯科发表宣言,声明继承孙中山遗志。1930年8月,召开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成立大会。1931年,在筹划反蒋军事行动中被捕遇害。


  乡人称邓演达家的大宅为“新屋仔”。“新屋仔”门前有个晒谷场,孩子们都喜欢到那里玩耍。如今,“新屋仔”重修如故,依然是乡亲们休闲的好去处,邓演达父亲邓镜人创办的鹿岗学校早已改名为演达学校,依旧书声琅琅。


  在惠城区三栋镇鹿颈村,以邓演达故居和邓演达陈列馆为核心的邓演达纪念园,已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点。鹿颈村,也成为岭南新民居示范点之一。


  邓演达是中国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中国国民党左派领导人之一,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杰出的民主革命政治家、军事家,这位从“新屋仔”走出去的惠州人,为民众谋取幸福生活披荆斩棘。他一直都是乡亲们的骄傲。


  邓演达是怎样走上革命道路,他对我国民主革命产生了哪些重大影响,留下了些什么?记者日前通过走访邓演达纪念园和翻阅大量历史文献,采访农工党党员、邓演达研究学者、邓演达纪念园讲解员以及邓演达家乡的群众,了解了一个更加生动丰满的邓演达形象。


  矢志报国

  14岁上军校秘密加入同盟会


  车子从市区开出,随即转入惠澳大道,再沿一条水泥路一直往前走,记者来到邓演达出生的鹿颈村。


  当地和邓演达同宗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祖先由梅县迁居该地,世代务农。邓演达的父亲邓镜人为清代光绪年间的秀才,初创该乡私塾并创办鹿岗学校,也就是现在的演达学校前身,该校已有80年历史。母亲叶氏,为农家女,劳作终生。邓演达出生于1895年3月1日,在家排行老四,其大哥邓演存,陆军大学毕业。


  已是78岁高龄的邓演达胞妹邓仪端女士,和邓演达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她告诉记者,她于1933年在香港出生,出生的时候邓演达已经牺牲。邓仪端说:“虽然我和兄长未能见上一面,但从儿时起便经常听家里长辈谈起他的往事,每次谈及邓演达,家人虽有伤感与惋惜之情,但都感到无比自豪与骄傲。”


  邓仪端说,她的父亲邓镜人很开明,10个子女中有3个还参加了东江纵队。邓演存和邓演达两兄弟的字分别是“竞生”、“择生”就是借用《天演论》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意。

  去年,邓演达纪念园征地建设非常顺利,许多村民说,这些地以前就是邓演达父亲的,现在用来建设邓演达纪念园也是应该的。传闻,当年村民生活贫困,邓演达家就把这些地分给佃户。当然,这些地是不是邓演达家的,邓演达家是否给佃户分过土地,这些传闻已无法考证。


  1909年,是邓演达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年仅14岁的邓演达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堂。


  邓演达纪念园内的陈列馆里头,有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非常醒目——— “广东陆军小学堂师生合影”。讲解员温志鹏告诉记者,1909年,邓演达入读该校时年仅14岁,是学校里年龄最小的学生,但聪明好学全校皆知,尤得革命党人邓仲元器重,将其秘密吸收为同盟会员。


  据农工党理论研究专家樊振介绍,当时全校参加同盟会的革命党人只有20多位,各期学生都有一位党务主持人。邓演达这一时期的同盟会员有郭冠杰、肖冠英、廖尚果、陈济棠等人。有一次邓仲元对其同乡学生廖尚果说,要多努力,争取得个第一名,为惠州人争光。廖尚果回答说:争取第一名自有邓演达,轮不到我,不找这个麻烦。参加同盟会后,他们经常传阅秘密宣传刊物,深受教育。每逢节假日,又经常集结在一起,到黄埔郊外活动,讨论国家大事,在革命大潮中,逐步树立起革命的人生观。


  辛亥洗礼

  16岁当教官传为佳话

  1911年,农历辛亥年,在神州大地是极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同盟会领导了广州起义(黄花岗之役)。这一年,同盟会又领导了武昌起义,14个省市立即响应,宣告独立。16岁的邓演达接受了辛亥革命的洗礼。


  樊振介绍,武昌起义后,广东陆军小学堂也成立了革命军,邓演达与郭冠杰等人,被派往汕头待命,随后参加姚雨平领导的韩江第四军。邓演达等人到达汕头之后,与当地义军会合,分三路分别进攻警察局、水巡局和炮台。清朝官兵闻风而逃,未及交锋义军就缴获一百多支枪。潮汕之役胜利后,成立了以革命党人为主体的广东军政府。“陆小”的学生军从潮汕回到广州,邓铿派邓演达到黄顺和统领的民军当教官,把民军训练成正规的革命军。16岁的邓演达当教官,在革命军中传为佳话。


  12月8日,姚雨平组织了8000人的广东北伐军,在广州誓师北伐。18日到达上海。次年2月间,英勇顽强的广东北伐军在安徽固镇、宿州一带,击败清朝江苏巡抚、署两江总督张勋以及倪嗣冲率领的北洋军。孙中山临时大总统致电姚雨平、林震,表示“深堪嘉许。”“陆小”革命军一直跟随姚雨平北伐,在战争中得到很好的锻炼,邓演达的军事才能崭露头角。然而,南北议和,袁世凯逼清廷退位,孙中山将大总统职位让位给袁世凯。袁世凯上台后背弃《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下令解散各省义军。在徐州待命的广东北伐军奉命到南京,邓演达等正规军人,只有执行上级命令,协助做好民军官兵的工作。他们将前线牺牲的北伐军官兵遗体收殓后全部带回南京,在莫愁湖畔择地合葬。孙中山为墓碑题“粤军阵亡烈士之墓”。


  辛亥革命,邓演达接受了最初的革命启蒙教育。此后10年间,邓演达辗转广东陆军速成学校、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不仅军事素质过硬,文化课也是争第一。


  两进黄埔

  成为中国共产党亲密战友


  翻开邓演达的履历,会发现他与黄埔军校很有缘分,两度进入黄埔军校。


  “1924年,国共合作。邓演达是积极协助孙中山创办黄埔军校时军校7名筹委之一,孙中山拟委任他为教练部副主任,兼任学生总队队长。1926年,黄埔军校改组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邓演达任教育长。”邓演达纪念园负责人程路向记者介绍。


  在邓演达纪念园陈列馆,程路指着一张1926年邓演达任黄埔军校教育长的照片向记者介绍,当时军校学生中的共产党员晚上召开支部会议,往往会被国民党阻止,但邓演达看到后从来不阻止,还会叮嘱学生们小心点。


  “在学校里,邓演达与很多共产党员成了好朋友。他尊重苏联顾问,与共产党人周恩来、聂荣臻、叶剑英等密切合作。此后,邓演达逐渐成为国民党左派的核心人物和共产党的亲密战友。”对农民问题的共同立场,也使得邓演达与共产党人越走越近。邓演达纪念园陈列馆里有一张照片很经典,那就是———“中国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主任委员邓演达在农讲所大门口”。


  邓演达在军校的盛名和对国民党右派的批评,引起蒋介石的猜忌。蒋介石暗中指使王柏龄对他进行监视,造谣有人要排斥校长,诬称邓演达和恽代英、张治中、高语罕为“黄埔四凶”,千方百计排挤邓演达。邓演达以革命大局为重,于1924年12月辞去军校职务,赴德国柏林求学。


  孙中山病逝、廖仲恺被刺后,国民党右派非常嚣张。邓演达忍痛放弃学业,1926年1月1日回国参加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邓演达当选为国民党候补中央委员,并受命为黄埔军校教育长,同年2月被委任为黄埔军校改组筹备委员。


  “他以惊人的魄力,重振当年黄埔的革命精神;依靠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同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并肩合作,与右翼势力周旋,一如既往地贯彻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维护革命统一战线。”程路说,但蒋介石一意孤行,1926年3月,策划了“中山舰事件”,破坏国共合作。邓演达挺身而出,与蒋介石斗争,为此他遭到软禁。蒋介石又以明升暗降的办法,改任他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兼潮州分军校教育长,将他调离黄埔军校。


  北伐功臣

  庐山兵谏逼蒋介石继续北伐


  在邓演达纪念园陈列馆中,每每有人问起邓演达的“威水史”,讲解员总会脱口而出:“他是攻城总司令。”为此,馆里还专门制作了一处非常逼真的“攻打武昌城场景复原图”,讲述的是1926年,身为国民革命军司令部总政治部主任的邓演达率军攻打武昌城,苦战40天,攻克武昌,取得北伐战争关键性的胜利。邓演达也因此一战成名,人称“攻城总司令”。


  程路向记者绘声绘色地描述说,当时汉口和汉阳都打下来了,但武昌城因为地势原因,易守难攻,蒋介石此前攻了很久都没有拿下来。邓演达率军苦战40天,终于拿下来了,“他是学工兵出身的,通过挖地道埋炸药炸毁中和门强攻进去。”


  程路说,攻下武昌城后,邓演达乘坐小汽车,武装闯入汉口江汉关英、法、日租界,以示对租界不平等条约的愤慨。1927年1月5日,他参加军务善后会议,会议期间接到武汉人民要求收回汉口英租界与英军发生冲突的急电,即慷慨陈词,支持武汉人民的正义要求,却受到蒋介石的指责。会后,他回到武汉,向武汉国民政府建议正式收回汉口英租界,写下了中国外交史上的光辉一页。


  蒋介石一直视邓演达为心腹之患,但导致两人决裂的是在1926年7月发生的“庐山兵谏”事件。1926年7月,苏联军事顾问鲍罗廷邀请蒋介石、汪精卫上庐山“谈一谈”,且约定双方只能带几名高级助手和一个营的士兵作警卫。于是邓演达、唐生智都上了庐山。在山上,邓演达说服唐生智,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兵谏蒋介石,逼他继续北伐。这天晚上,蒋介石寓所的门外走来两名带驳壳枪的军人,说是有秘密情况要报告,哨兵还没来得及问明情况,就被缴了械。带队的邓演达、唐生智冲进蒋介石的卧室,把他从床上赶了下来。


  探索新路

  归国组建新党进行反蒋活动


  在邓演达纪念园陈列馆有一张照片尤其引人注目,这张照片展示的是1930年5月,邓演达经历对欧亚各国实地考察和对中国革命的理论探索之后,秘密回到上海,开始了紧张的组建新党的工作,主编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中央机关刊物 《革命行动》,并亲自撰文,大力阐述平民革命的政治主张。


  此前,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邓演达随即与宋庆龄等发表《讨蒋通电》;并发表《告别中国国民党的同志们》,流亡欧洲;又与宋庆龄等发表 《对中国及世界革命民众的宣言》,坚定继承孙中山的遗志,与蒋介石针锋相对。


  据史料记载,1930年8月9日,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成立大会在上海租界召开。到会的有10个省的代表30多人,邓演达被选为中央领导机构总干部会干事,通过了行动纲领《政治主张》。提出武力推翻蒋介石政权,建立以农工为主体的平民政权的政治主张。会后在14个省市成立了地方组织。临时行动委员会于1935年改名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1947年改名为中国农工民主党。


  邓演达把斗争的矛头始终指向南京蒋介石集团,为复兴中国革命,领导全体党员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他创办《革命行动》半月刊,亲自任主编并撰稿,通过报刊宣传临时行动委员会的政治主张。这些刊物旗帜鲜明,切中时弊,颇受欢迎。邓演达从回国至被捕前的15个月中,发表的论文和起草的文件宣言有20多篇,近20万字。


  邓演达强调“军事第一”。他主张一方面建立平民群众的军队,一方面瓦解和争取蒋介石的军队。“当年,邓演达利用自己在黄埔学生中的影响,建立‘黄埔革命同学会’,会员达6000多人;蒋介石嫡系组织成立的‘黄埔同学会’,会员仅4000人左右。两者相比可以看出,当年邓演达的‘人气’有多旺。”程路说,邓演达的革命活动严重地动摇了蒋介石统治的军事基础,蒋介石对此极为忌恨,悬赏30万元捉拿他。


  喋血金陵

  在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惨遭杀害


  “在邓演达强有力的领导下,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在全国各地迅速建立了组织,广泛深入宣传推翻蒋介石反动统治的平民革命,制定了武装起义的周密策划。蒋介石闻讯,惊恐万分,密谋缉捕邓演达。”程路说。


  1931年8月17日,邓演达参加在上海举行的江西起义训练班结业式。叛徒陈敬斋与预先埋伏的伪警备司令部侦缉队联络,将会场包围,随后将邓演达逮捕。邓演达被捕后,蒋介石不断派人对他进行劝降,均被其严词拒绝。


  蒋介石对邓演达软硬兼施,多次派国民党元老吴稚晖等和何应钦去看望他,劝他解散组织,放弃主张,许以中央党部秘书长或总参谋长等高官厚禄,均为邓演达所拒。邓演达表示,“我要为中华民族维护正气”。


  邓演达被捕后,上海高等法院会同租界代表曾对邓演达进行审讯。出人意料的是,庭审会竟成为邓演达宣讲三民主义、揭露蒋介石独裁统治的演讲场,浩然正气荡荡,审判者惊慌失措,只得仓促退庭。


  “11月29日夜间,蒋介石派他的卫队长王世带领几名卫士,谎称要把邓演达移居汤山。汽车开到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王世诡称汽车抛锚,要他下车。邓演达刚走出车门,即遭枪杀。”程路介绍说,邓演达牺牲时年仅36岁。


  同年12月19日,宋庆龄为邓演达被害发表通电,强烈谴责蒋介石的卑鄙行径,指出“中国国民党早丧失其革命集团的地位”,蒋介石“借反共之名,行反动之实,阴狠毒辣,贪污欺骗,无所不用其极”,而对“忠实革命人才,必将设法置之死地,最近如艰苦卓绝、忠勇奋发之邓演达终遭惨杀,即其一例”。“中国之真正革命者,必不因反动势力之恐怖残杀而消极畏缩,且将因环境之压迫,民众之呼号,而益坚其牺牲奋斗之志,不顾一切,共进于革命之大道”。


  “人生自当忙不息,天地原来未瞬留”。这是邓演达牺牲前留下的诗句。邓演达的一生短暂而辉煌。他忠勇奋发,救国救民,追求真理,顺应历史潮流,以自己卓越的建树推动社会发展;他刻苦耐劳,廉洁公正,高风亮节,以自己高尚的人格魅力催人奋进。邓演达精神是我国人民的宝贵财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