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献器官的小学生梁耀艺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53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53/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十月 初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捐献器官的小学生梁耀艺

梁耀艺:最美小学生临终捐献器官救人(2)

2014-06-10 09:10 发表人:感恩天下

  赞伟大的小孩


  致敬,这是昨天微博上的一个关键词,它不是因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件,而是因为一个11岁捐献器官的小孩。


  昨日凌晨,深圳晚报副总编辑周智琛发了条微博:致敬伟大的小孩!年仅11岁的深圳小学生梁耀艺身患脑瘤,临走前他决定捐出肾脏和肝脏。6月6日,他的心愿达成,其捐出的器官在8小时内救了多条生命。看完这则新闻,眼泪直流,所以下了这条标题!


  伟大的小孩梁耀艺的故事迅速在网络流传,微博微信圈点赞无数,网友们纷纷表达敬意和感动。@姚晨、@王开岭、@卓越兄等微博名人均被小耀艺的勇敢选择而感动。这条向小耀艺致敬的微博目前已经转发一万余次。


  一张空课桌



  赞伟大的孩子,致敬!


  课桌主人是梁耀艺瞿诗涛是小耀艺的数学老师。6月9日上午第四节课,他像往常一样走进四年级三班的教室。课程的后半段,看到教室第一排左边第二张空课桌,他心里一紧,课桌已经空在那里两个月了。


  课桌的主人正是梁耀艺。


  瞿诗涛突然对同学们说,他昨晚心情很沉重,一直没睡好,有点想小耀艺了。他这一提,教室里的同学忽然安静下来,沉默地看着他,似乎想要听到更多关于小伙伴的信息。下课之后,同学们悉数向瞿老师围拢过来,打听着小耀艺的消息,“他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问得瞿老师心痛。


  瞿老师是这学期才教四三班的数学,才上一个多月的课,梁耀艺就已经生病住院。在他眼中,梁耀艺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孩,每次回答问题都特别积极,举手十分主动。比瞿诗涛更心痛的是班主任宛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把小耀艺已经去世这个事实告诉班上的同学。


  小耀艺生病后,宛霞在班上发起了一个倡议,希望同学们回家和家长商量能为小耀艺捐款。宛老师带着几个同学拿着班里同学捐助的一千多元爱心款项去儿童医院看望小耀艺。知道老师和同学来了,几乎整日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小耀艺,硬要坚持下床站起来,去走廊迎接老师和同学们。其实宛霞和同学们都不知道,小耀艺回到床上后直向妈妈喊痛,但他不想让同学们看到他的痛苦。


  那一天,他特别开心,是住院以来笑得最多的一次。


  一篇课文


  讲的是捐献骨髓的故事



  四年级上册的语文课本,有一篇课文叫《跨越海峡的生命桥》。讲的是一个捐献骨髓的故事:一个大陆青年小钱患了严重的白血病,需要配对骨髓,一名台湾同胞冒着生命危险,用爱心挽救了小钱的生命,架起了一座跨越海峡的生命桥。


  四年级下册还有一篇文章,也是关于器官捐献,叫《永生的眼睛》。


  宛霞上课时喜欢给学生们拓展,希望他们能够学到更多做人的道理。在教授这篇课文的时候,她顺便给孩子们介绍了一些器官捐献的故事。课堂上,她问同学们,假如这个人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讲台下全是非常好奇的目光。


  病情越来越严重,小耀艺变得连说话都困难。6月初,小耀艺似乎感觉得到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妈妈,如果我活不了了,就把我捐出去吧。”妈妈李群一开始没听懂,她再次问儿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小耀艺说:“把我的器官捐出去。”这个对成年人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决定,却从一个11岁的男孩嘴里脱口而出。


  让班主任宛霞印象深刻的是,小耀艺在班上很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愿意学那些善良的事情。她猜想,会不会是课本故事对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事实还真是如此。姐姐梁李君记得,有一次小耀艺放学回家,便给姐姐讲了一个献血的故事,然后问姐姐,小孩子可以献血吗?梁李君对他说,小孩子先要锻炼身体,长大之后才能献血。


  每次学到新东西,小耀艺都会第一时间给家人分享。妈妈在老家时,他就让姐姐帮忙打电话。想妈妈了,就聊聊天。有一次,他在电话里教妈妈李群读英语,可把妈妈难住了。有一次同学的爸爸请小耀艺一起吃肯德基,小耀艺悄悄地用纸包了一块鸡腿回家,打电话问妈妈要不要吃。


  第一次感到手里的快门声格外刺耳


  ICU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各种治疗仪器运作的声音,小耀艺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医生和护士并没有催促我们尽快离开病房。作为母亲,李群实在不忍看着自己的孩子受着这样的煎熬。在离开之前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在这偌大的病房和仪器中间,梁耀艺是那么的弱小和孤独。我第一次感到手里的相机快门声格外刺耳。


  距离器官捐献手术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突然看不到李群的身影,下午4点19分,ICU病房的大门突然打开,医生和护士匆忙地推着小耀艺的病床一路小跑地赶向手术室,配备各种仪器的病床瞬间填满了电梯。因为高敏跟医院协调之后同意我进入手术室进行拍摄,我也顾不得旁人的目光背着相机从楼梯间一路狂奔至手术室门口。


  当我换好衣服洗完手走进手术室,小耀艺已经躺在了手术床上。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手术室,医生关掉了维持梁耀艺生命的机器,监视仪上的数据越来越小,报警声越来越急促,代表着心跳呼吸和血压的三条线也越来越平缓。


  2014年6月6日的下午4点35分06秒,梁耀艺在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手术室内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器官摘除手术非常顺利,手术之后,医生们轻轻地将小耀艺放在担架上,为他穿上了衣服。在梁耀艺的身边有两个装满冰块的保温箱,里面装着他的肝脏和肾脏,这些器官将在8小时内挽救更多的生命。小耀艺的双眼还是被纱布遮住了,他的眼角膜也捐了出来。


  黑色的裹尸布外面还有一层黄色的遗体袋,医生和护工们将梁耀艺的遗体推出手术室,李群早已等了很久。高敏拉开袋子想让母亲看自己孩子最后一眼,母亲痛苦地闭上眼睛。当医护人员们向梁耀艺和他的母亲致敬时,李群还是捂住了脸,号啕大哭。


  因为脑肿瘤的痛苦,梁耀艺还曾想着要改变自己的理想与志愿,只要能康复,他就去要当一名医生,要治好大家的病,在这之前,他只想去当一个挣大钱的老板日后好好孝顺妈妈。遗憾的是他不能当一个医生了,但他决定捐出自己的器官,并将自己的遗体也捐给医学院,这样也算完成了自己走进医科大学的梦想。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