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5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5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廿七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黎元洪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黎元洪纪念馆 > 追忆文选

黎元洪家百年沧桑

2014-06-10 17:23 发表人:感恩天下

  1959年出生的黎昌晋,比1864年出生的祖父黎元洪,几乎晚出生了一个世纪。他的眉眼像极了祖父,笑容也显然传承了当年“黎菩萨”的基因。


  黎昌晋任职的天津市人大常委会位于解放北路201号。这里一个世纪前是天津租界的英国俱乐部,1997年被列为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不过他日常是在“文物”旁后建的大楼办公。


  从解放北路201号往西,对面就是著名的利顺德大饭店,1924年安装的奥迪斯电梯至今仍运行如常。据说这里曾住过清朝1位皇帝,民国6位总统、近30位总理和40多位督军。


  其中,当然也有曾经两任民国总统的黎元洪。1923年6月,他被逼出北京后,曾在这里设立临时总统办公室。


  父辈的歧异命运

  晚清、民初的达官贵人往往妻妾成群,黎元洪是其中的异类,只有一妻一妾:发妻吴敬君和如夫人危文绣。


  如果不算上一个尚未命名便夭折的孩子,黎元洪和吴敬君一共养育了二子二女:长女黎绍芬,长子黎绍基,次女黎绍芳,次子黎绍业。


  黎元洪的命运很大程度上是被求学从军改变的,所以他对子女的教育特别重视。黎绍芳、黎绍业因体弱多病没有读大学。黎绍芬和黎绍基则都有读大学和海外留学的经历,黎绍芬还是1919年创建的南开大学的第一届学生、周恩来的同班同学。


  黎绍芬是黎家第一个孩子,生于1901年6月,当时37岁的黎元洪和吴敬君已结婚18年了,自然对来之不易的女儿格外珍视悉心培养。黎绍芬十几岁就在北京社交界崭露头角,经常西装革履,作男士装束,以黎家长女的身份代表父亲外出办事。


  她的生活方式和父亲一样比较西化。黎元洪退隐天津期间,父女二人经常穿西服外出散步。一日三餐,她和父亲都选择西式饮食。


  1923年,黎绍芬大学毕业,决定去美国留学,黎元洪非常支持。


  4年之后黎绍芬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启程回国。黎元洪认为这是很荣耀的事,吩咐黎绍基等远赴横滨接姐姐回家,并在天津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会。他获知西方男女平等社交自由,非常赞赏,便把多年来不准女儿和男客讲话的规矩取消了。

  黎元洪原想在武昌创办学院,等黎绍芬回来主持女生部。因为地基毁于1926年开始的北伐战争,只好作罢。黎绍芬转而到天津教育局担任督学。抗战胜利之后,她应天津市长张廷谔之邀任天津市政府顾问,与当时的政界人物多有往来。后又出任天津第二女子中学校长。


  因为一度抱持独身主义,黎绍芬32岁时才与天津世家子弟徐璧文成婚。


  1949年后,黎绍芬加入了“民革”,借故交遍天下的优势做了许多统战工作。然而也正因为她有很多亲朋、同学在台湾和美国,“文革”爆发后成为被批判的对象,心脏病复发去世,享年65岁,与父亲黎元洪同寿。


  和姐姐相比,黎绍芳的一生被动得多。1913年底她随父母离鄂进京。没过多久袁世凯就向黎元洪提出换亲建议:各嫁一个女儿到对方家中。黎元洪与夫人商议,吴敬君说:“袁世凯的女儿要做我媳妇,我这个婆太太吃不消。”但又不敢完全拒绝,权衡之下只好先嫁一个女儿给袁家。黎家派人向袁家询问要迎娶哪个女儿,袁世凯看重的是政治联姻,并不在意,说:只要是黎元洪的女儿,哪一个都可以。


  1906年出生的黎绍芳这时才8岁,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棋子,被许给袁世凯的第九子袁克玖。等到她渐渐长大,便对这桩婚事很不满,总是觉得前途无望。黎绍芬在美国时曾写信劝她到国外散心,她也拒绝了,反而要姐姐劝说父亲退婚。黎元洪不肯答应。黎绍芳原本就有些神经衰弱,之后精神便开始失常。


  1928年、1930年,黎元洪、吴敬君先后去世。黎家长子黎绍基请黎元洪的秘书刘钟秀告知袁家:绍芳精神已不正常,袁家是否还要迎娶?袁家回复说:我们两代交情,父辈做的事反悔也不好,有病可以治疗,婚后老九陪她玩玩就会好的。


  婚后,黎绍芳和袁克玖感情不合,病也日益严重。结婚一年,袁克玖即纳小妾,黎绍芳大病一场,回到娘家疗养也未见效,被送入精神病院,最后死在了那里,没有子女。


  黎元洪寄望最厚的是1903年出生的长子黎绍基,1920年送他去日本贵族学校求学。1923年,黎绍基回国入南开政治系。两年后上海发生五卅惨案,正读大二的他参加学校的后援会,并被推举为募捐组组长。黎元洪很赞成此事,不仅慷慨解囊,还致函顾维钧等社会名流介绍儿子去募捐。


  黎元洪过世之后,黎绍基作为长子继承了父亲在所投资实业公司内的职务,担任中兴煤矿董事等。后来煤矿为日军所占,他避居上海拒绝与日方合作。抗战胜利之后,复兴煤矿的同时他大力发展下属的轮船公司。国共内战,国民党方面征用中兴海轮。他赴台交涉,以维修为名把部分船只带到香港,静观时局。


  新中国成立后,黎绍基接到北京方面邀请。在大陆重新开展实业活动,并将停泊香港的二十余艘船驶回大陆。1951年,他应政府之邀前往北京商议私营工商业的调整问题。之后,即与其他董事一起申请中兴煤矿公私合营,获得批准。轮船公司的业务,也一并纳入了上海航运局的规划内。


  黎绍基1921年成婚,妻子唐闳律与他同岁(岳父唐浩镇即府院之争中拒绝盖印的总统府监印官),一共育有4个子女。


  1963年妻子去世,3年后“文革”爆发,黎绍基没能幸免于难。改革开放后,除了侨务工作,他还出任上海市徐汇区政协副主席等职。1983年初,病逝于上海中山医院。


  相依为命父与子

  黎昌晋的父亲黎绍业是黎元洪幼子,1911年7月末出生在武汉,正是辛亥革命前夕。像是要和激烈的大时代相悖,他个性内敛,喜爱古文、历史、古琴、书法,后来又迷上佛学,耽于沉思。黎昌晋小时候,父亲曾请人教他书法和国画,期望他“子承父好”。父母相继病逝后,黎绍业一度想皈依佛门,经家人劝阻才未出家,之后他便协助兄长经营实业


  1959年,黎昌晋就出生在安乐村,一住就是半个多世纪,直到去年9月才离开。在安乐村的斜对面,是他外祖父民国原海军总长刘冠雄的旧宅。


  1965年,黎昌晋6岁,母亲刘孝琛病逝。她是刘冠雄第9个女儿,1935年与黎绍业结为伉俪。母亲去世一年后,黎昌晋原本应该进小学了,学校却不再招生——“文革”开始了。没过多久安乐村的家中便只剩下他和父亲相依为命。大哥黎昌骏在“文革”第二年被迫害致死;大姐黎昌若被下放到农村劳动;二姐黎昌履大学毕业后在河南任教。


  1976年,黎昌晋初中毕业。1977年高考恢复,因为他一直没放松学习,顺利通过了文化考试,体检结束后填报了志愿。最后一关政审却没能过关。1978年再次参加高考,他终于被录取。4年后,他从天津师范大学毕业,先是在中学当了6年老师,后调入天津市环保局改行从事环境管理。


  1980年以后,父亲黎绍业的生活变得很充实。饱经沧桑的老人把诵读佛经当作每日的功课,心态很平和。从小体弱多病的他比哥哥姐姐们都长寿,1996年2月病逝,享年85岁。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