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元洪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5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5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黎元洪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黎元洪纪念馆 > 追忆文选

黎元洪:功过参半的“民国第一伟人”(中)

2014-06-10 17:35 发表人:感恩天下

  何去何从是黎元洪一直在考虑的问题。跟着革命党人可能还有胜利的希望,不跟革命党走,就可能直接被杀掉。在这个情况下,他就打算冒险了。思想经过三天斗争,十三号下午答应,之后就正式当都督。


   黎元洪在新军中虽然军衔比张彪低,但影响比张彪要大、威信也比张彪要高。当时训练新军官兵的一些教材都是由他校定的。新兵的教科书上本本都有他的名字,这也使得他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大。除了对湖北新军做出重大贡献之外,黎元洪在辛亥革命前应该说还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是它曾建议选派留学生赴日本学习军事。黎元洪1898年首次从日本考察回国之后,便向张之洞建议派遣青年学生赴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张之洞很快答应他的建议,最初计划是湖南、湖北各派一百人,但由于经费不足,最后只派了20人,从此开了留学日本的新风。到1906年时,湖北留日学生有1360人,约占全国留日学生的1/4,因此,辛亥革命后仍有人说:“至今军界学界人如此之盛,皆当日元洪一言之力也。”


  其次,黎元洪为官清廉,平易近人,能够与士兵同甘共苦,赢得广大士兵的爱戴。这可能和黎元洪出身贫苦有关,平时他对士兵比较体恤,作风开明,没有什么架子。对入营当兵的知识分子常常免去劳役,给予特别关照;在治军方面,则宽严适度,以身作则。这一点和张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张彪是个彻头彻尾的贪官,逢年过节,他经常勒令各营送礼,但他不直接收钱,而是要人送“字”。送字分为福、禄、寿三等,其中福字代表8两,禄字代表4两,寿字2两。每个人至少要送一个字,然后直接从军饷中扣去。


  再有就是黎元洪在处理革命党人的活动时比较宽容。从1903年开始,革命党人就不断地到部队当兵,做士兵的思想转化工作。这些行为被黎元洪多次发现,但他多宽大处理。1903年,刘静庵在黎元洪管带的护军马队当文书,秘密从事反满宣传。后来,黄兴化名张守正写信给他,误入文案刘稚亭手中,刘稚亭便告诉了黎元洪。黎元洪完全可以就这件事情大做文章,严肃处理刘静庵。但是黎元洪顾虑自己部队出现革命党人,上面知道肯定会来追究,最终一定会追究到自己头上。因为黎元洪小时候生活非常艰苦,现在有这么高的职位不容易,他就有一种保位的思想,所以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假称刘静庵生病,让刘辞差出营,没有进一步追究。1906年末萍(乡)浏(阳)醴(陵)起义后,日知会密谋响应。由于内奸告密,湖北当局抓捕了包括季雨霖、刘静庵、张难先在内的一大批革命党人。其中季雨霖的级别最高,相当于现在的排长,关押了一年多后,由黎元洪、曾广大以季雨霖生病为由,让他保释出狱。革命党人这样的活动发生过多次,但黎元洪都没有从严处理。这也让革命党人对黎元洪有好感,认为他是一位仁厚长者,所以,辛亥革命后大家才推举他出来当都督。


  黎元洪对革命的态度有一个转变过程。他的思想基础就是比较爱国。1911年辛亥革命前,他就曾经参加过一些保路活动,而且是作为部队的代表参加。他之所以能够转变过来,除了爱国之外,还有很多下层士兵的拥护。具体来说,辛亥革命是10月10号晚上7时左右发生的。首先是工程营起义,经过熊炳坤、吴兆麟领导的一个晚上的战斗,武昌城基本上被革命党控制了。当时起义的工程八营是张彪的部队,而黎元洪得知工程营起义后,开始采取等待的态度,他把自己管理的中下级军官集中到司令部,静坐待变。他对将官们说,我们现在按兵不动,他们不打来,我们就等待时机再说。他们一打来,我们就还击。当天晚上,协里发生了两件事情:黎元洪部队的士兵邹玉溪也是个革命党人,他听到革命党起义,就想从营队中溜出去参加革命,结果被黎元洪抓住并亲手杀死;还有一个周荣棠,是革命党派来联络的共进会员,想翻墙到黎元洪的部队报信,被黎元洪部下抓住,也被黎元洪亲手杀死。在革命爆发的当天晚上,黎元洪手刃了两个革命党人,说明刚开始黎元洪对革命党是采取敌视态度的。但他又不敢大动,还是打算静观其变。直到最后,起义的部队在蛇山上架起大炮,炮弹打到黎元洪的协司令部。黎元洪慌了,才训令“带兵出外避炮”。41标全体官兵一哄而散。到晚上12点,41标的士兵也投入革命。黎元洪当晚逃到刘文吉家里躲避。


  10月11日清晨,一个叫做马荣的起义士兵在武昌城里四处巡逻,正好碰到黎元洪的伙夫挑着三个新皮箱。马荣就去盘问,问他是不是在偷东西?伙夫说不是偷的,东西都是黎统领的。马荣就问黎元洪现在在什么地方。于是跟着这个线索才找到刘文吉家里。床下都督”并不是真的,当时黎元洪并没有躲在床下。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问过喻育之——他是最后一位去世的辛亥革命老人——黎元洪究竟是不是躲在床下?他说这个事情并不是事实,黎元洪当时是躲在帐子后面,并不是后来说的是革命党人从床下把他拉出来的。但不管怎么说,黎元洪当时杀了革命党人,是与革命为敌的,但之后随着形势转变,他也被动地参加了革命。毕竟他没有主动组织军队镇压革命党人,他只是躲起来了。而且根据现在一些回忆录记载,在辛亥革命前革命党的领导人就曾策划过,如果革命后没有首领的话,就拥护黎元洪为领袖。当天清晨,马荣把黎元洪找到之后。就把他带到楚望台军械库。吴兆麟得知黎元洪即将到来,就把部队组织起来,列队欢迎,希望他能出来指挥作战。在楚望台停了几个小时后,到了10月11号中午,黎元洪就被带到谘议局,除了革命党人之外,谘议局的一些议员,主要是立宪派,也都请来了。大家就推举黎元洪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


  黎元洪深怕搞得不好就要掉脑袋,所以当时是不肯干的。他说你们革命党人才济济,没必要我出来干。他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一言不发,思想斗争是异常激烈的。为什么呢?因为武昌起义虽然成功了,但在全国来看,还只是一点火星。究竟全国能不能胜利,还是个很大的疑问,说不定是凶多吉少。如果胜利了,他黎元洪就是有功之臣;如果失败了。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