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57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57/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廿七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勋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勋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提督张勋生平简介

2014-06-10 18:10 发表人:感恩天下

  乳名顺生者,号少轩,曾取别名玉质、胜三,晚年号松寿老人。江西省奉新县南乡赤田村人。1854年12月14日(清咸丰四年十月廿五日)生于一个小商贩家庭,张勋“少孤贫”,幼年时胆大任性,要强好胜,喜欢打架。


  1861年2月,太平军韦昌辉部攻占奉新,张勋祖父张大吉争强好胜与太平军发生冲突,被砍伤嘴唇,不愈月感染败血症而死,4月张勋生母魏氏也病故。1864年(同治三年)张勋上私塾读书,先生为他取学名张系瓒,字玉质。1865年9月父亲张衍任病故,张勋不得不辍学。1867年,张勋不服继母温氏管教,气得温氏投水自溺身亡,十四岁的张勋只能自食其力。


  1868年(同治七年)夏,张勋经临村学政许振祎家长工熊作头介绍入许家做牧童。1869年由牧童转为少爷的书童。1876年迁许家南昌公馆。1879年(光绪五年)改名张勋在南昌入行伍,在江西巡抚衙门当旗牌兵。1882年1月娶新建曹琴为妻,不久因与同僚在巡抚衙门前打架被除名,在许振祎介绍下南下福建,却没有被福建船政大臣张佩纶任用,乃重回南昌。1883年11月,张勋再经许振祎介绍至湖南长沙,投湖南巡抚潘鼎新部下当百总,专司巡抚行辕车骑。1884年3月清政府欲对法宣战,令潘鼎新接任广西巡抚,张勋随驰防广西,任千总,给六品军功。5月中法战争爆发,张勋出关赴越南抗击法军,在观音山取得战争第一次胜利。11月因功任尽先守备(正五品),获加都司(正六品)衔,赏戴花翎。


  1885年2月13日,法军威逼谅山,潘鼎新部败退至镇南关。2月23日法军以猛烈炮火轰击镇南关,提督杨玉科中炮阵亡,潘鼎新丧胆逃遁,张勋随之后撤,曾随冯子材夜袭法军大营。3月27日,法军再次进攻镇南关,张勋等在冯子材的指挥下顽强抵抗,张勋指挥清军炮击法国侵略者,毙敌四百余人,兼任炮队队官,全队有火炮六十余门,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业炮兵队,不久清军收复文渊州、谅山。4月战争结束。8月任尽先游击(从三品)。9月受广西提督苏元春委派管带广武右军各营,驻扎广西边防。1891年(光绪十七年)获参将加副将衔。1892年秋解任回南昌。1893年5月,张勋到湖北投湖广总督张之洞,任汉阳炼铁厂筹办局帮办。


  1894年8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张勋受淮军宋庆召到辽海赞化军务,9月率马队任先锋,献策先据虎儿山、扼鸭绿江之险,未见用,清兵一败涂地。本年冬和议成功,张勋辞职归京师,拜识步兵统领荣禄。1895年初,张勋受荣禄保举随钦差大臣岑春暄赴援山东,统领新暮防军,结果因岑春暄和山东巡抚李秉衡矛盾,部队被解散。12月,经荣禄介绍,张勋转赴小站练兵的袁世凯部下,任头等先锋官,因其行伍出身有带兵打战的经念,故成为袁当时练兵倚重的身边“红人”之一。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任行营中军(督练处总务长),管带新建陆军工兵营备补营。1900年6月任武卫右军先锋队头等先锋官兼统巡防后路各营,9月加委总理北路马步炮各营,12月任武卫右军右翼步一营统带。1901年经袁世凯保荐提升为副将,记名提督总兵衔,赏“壮勇巴图鲁”勇号。11月随袁世凯至河北磁州迎接二宫回銮。12月24日至临洛关,张勋雪夜亲自护卫,为此受到慈禧太后的特殊赏识。


  1902年1月8日,皇帝和太后安然入京,张勋很快获得召见,奉旨带武卫军一千人宿卫紫禁城端门。8月任四川建昌镇总兵(正二品),暂缓赴任,仍留宿卫。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6月,经袁世凯力陈,张勋统领淮军先锋马队,节制口外捕练各军,调口北剿匪,“督师出居庸关,分驻大同、宣化,剿办大股马贼,数月平之”,然后留直隶北境驻防。1904年1月加俸一级,赏“巴图隆阿巴图鲁”勇号。2月日俄战争爆发,张勋出张家口巡防,威慑俄军不敢南侵。1905年9月日俄战争结束。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6月,张勋赴奉天接收地面,任辽北总统,收编了张作霖匪部,迅速收编了许多土匪武装,11月获头品顶戴,以提督记名简放。1907年3月以提督记名。6月徐世昌任东三省总督,张勋任东北行营翼长,节制东三省巡防诸军,继续在东北剿匪。


  1908年2月27日,在袁世凯和奕劻的保举下,慈禧太后补授张勋为云南提督(从一品),并加恩赏穿黄马褂,暂缓赴任,上谕“着张勋仍留奉直带兵”。8月调补甘肃提督,留奉直带兵。9月奉慈禧太后旨入京,赐他在颐和园万寿宫入座听戏,准备给他新任命。11月14日、15日,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先后驾崩,张勋随班哭临穿孝。1909年(宣统元年)1月受新东三省总督锡良排斥弹劾,获隆裕太后信任留京当差。9月11日慈禧太后梓宫奉安,隆裕太后令张勋担任护驾诸军统领,随四贵妃留守东陵,得嘉奖。1910年11月,摄政王载沣以“南方革命党作乱”调张勋任江防军(十八个营约八千人)总统官,会办长江防守事宜,准专折奏事,驻扎浦口。


  1911年(宣统三年)10月3日调任江南提督,统辖江苏、安徽两省军事,仍总统江防军,总兵力二万余人。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11月5日江苏巡抚程德全也宣布独立,南京城内一夕数惊,张勋决心报效清廷,电请率所部援鄂,未行,11月6日加会办南洋军务大臣。11月9日,新军内革命党人苏良斌、徐绍桢密谋起义夺取南京,被张勋扑灭。11月20日补江苏巡抚,更加积极地与革命军作战。不久两江总督张人骏和南京将军铁良逃往上海,清廷令张勋署理两江总督、南洋大臣,世袭二等轻车都尉,与革命军在紫金山、天宝山、狮子山等地激战,但张勋的江防营仅有五千人,大半分布在长江下游一带,驻南京的不过两千人,城广兵单,不足言守。12月2日因战守南京失败,退驻徐州,检点残部,不满千人。1912年1月1日民国成立,13日张勋电奕劻、载沣、世铎、溥伟、善耆、载洵、载涛、载泽、载振请凑集银两数千万两,以应军需,14日电资政院,决不承认民主,即日联合各军南下。1月23日暂行护理两江总督,移军兖州,袁世凯派徐世昌、田文烈来面商裁撤两江总督,改授镶红旗汉军都统,准备招兵买马积极图谋反攻南京,兵力迅速扩充到六十营,反对南北议和,黄兴下令革命军北伐,张勋部与之激烈对抗。2月8日张勋赞成共和,派员与宿州粤军司令姚雨平、浙军司令朱瑞商联络办法,9日奏请速降明谕,宣布共和。10日姚雨平与张勋议和不成,北伐军即进克徐州。2月12日清帝下诏退位,3月10日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改编江防军为武卫前军,任命张勋为统领。4月16日任命张勋为镶红旗都统,张驻兖州约三四千人,自称署理两江总督,张勋不忘前清,仍留发辫,他的军队还身穿着清军的服饰,被称为“辫子军”。


  1913年2月22日隆裕太后病逝,张勋在兖州躬率绅商将士哭临如礼。3月,逊清恭亲王溥伟联络张勋以图复辟,不料预备好的檄文布告等尚未发表,即被田中玉设计诳骗到手,送呈袁世凯,袁令山东全省布防,由第五师截断兖州铁路,扼守济南,讨袁之举未能实现,袁世凯命徐世昌来兖收回了张勋的两江总督和南洋大臣两颗印信,同时断绝了张勋的饷械接济,冯国璋替张勋向袁世凯疏通。7月15日黄兴在南京宣布独立,“二次革命爆发”,黄兴指挥军队北攻,第五师的旅长方玉普支持不住,急电张勋求援,16日张勋部分统张文生、总兵田中玉联手败第三师冷遹部于韩庄、利国驿。7月17日北京政府授张勋陆军上将,18日特授勋二位,19日任为江北镇抚使,张勋遵袁世凯命督师南伐,7月22日下徐州,29日兼江北镇抚使,张勋下令如果攻克南京则“三天不封刀”。8月5日到扬州,13日入镇江,14日开始进攻南京何海鸣革命军,张勋亲自冲锋,战事激烈,占领天保城。15日讨袁军败张勋部于紫金山,夺回天保城,18日张勋部再占南京天保城,19日天保城又被讨袁军夺回,张勋徐宝珍部攻占紫金山幕府山,20日日三占天保城,反复拉锯。26日张勋部攻入南京朝阳门,复被击退,27日张勋、雷震春、徐宝珍会同海军猛攻南京。9月1日攻陷南京,辫子兵大肆抢杀,误杀日本侨民三人,南京交涉案起。9月3日明令嘉奖并晋授勋一位,同日被任命为江苏都督。6日因南京抢杀受到袁世凯电责,7日南京日本领事向张勋交涉日人被杀案,被拒,12日北京命张勋、李盛铎查明戕掠南京日人案,分别赔偿,28日张勋亲临日领事馆道歉谢罪。12月16日北京政府令张勋改任长江巡阅使,“长江巡阅使”受命节制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五省水上警察。


  1914年1月张勋部移驻徐州,4月5日武卫前军改称定武军。6月30日,北京政府授张勋为将军府定武上将军,仍兼长江巡阅使。10月8日给予一等文虎章。1915年8月袁世凯欲称帝,征集各方意见,张勋力陈不可。12月3日袁世凯下令次年改元洪宪,21日授张勋一等公,张勋坚辞不受,仍以优待清室为请。12月25日护国讨袁战争开始。


  1916年1月5日,张勋等北洋将领通电讨唐继尧,14日电请袁世凯“早膺大宝”。1月18日,袁世凯派阮忠枢到徐州动员张勋参战,张勋提出招兵十营,军费五百万两白银的天价,袁又派马龙标以“帮办军务”名义到徐州准备分割张勋军权,张勋拒绝接见,袁世凯不敢撤消张勋职务,只能派人百般抚慰,防止张勋造反。3月22日袁世凯在众叛亲离景况下不得不宣布取消帝制,张勋支持他继续担任总统。4月10日被袁世凯任命兼署督理安徽军务,授“定安上将军”。4月30日张勋电唐继尧,主袁世凯留任总统。5月18日,张勋、冯国璋、倪嗣冲组织的南京会议开幕,会议坚持袁世凯仍为中华民国大总统,挫败了冯国璋欲当总统的阴谋。25日张勋、倪嗣冲通电拥护袁世凯,否则以兵戎相见,28日张勋通电愿出兵三万南征“讨伐”革命军,30日到北京面见病重的袁世凯。6月6日袁世凯在绝望中死去,黎元洪继任总统。6月9日张勋组织未独立七省代表在徐州会议,是为第一次徐州会议。6月20日张勋通电,反对惩办帝制祸首,以免南北仇衅相寻。6月28日张勋到彰德参加袁世凯的葬礼。7月6日被正式任命为安徽督军,此时广东龙济光和李烈钧大起冲突,张勋积极声援龙济光,联合北洋众将声讨李烈钧。9月21日,张勋与倪嗣冲联名电邀十三省督军召集第二次徐州会议,成立“十三省区联合会(十三省督军团)”,张勋被公推为北洋盟主,联名提出要求外交总长唐绍仪辞职,此为督军团干政之始,明显对北京政权构成威胁,29日黎元洪下令禁止军人开会干政,反而加剧了张勋等人的倒黎活动。10月4日通电主定孔教为国教。11月日本驻天津部队少将司令官石光真臣到徐州,表示愿意援助复辟。


  1917年1月7日,张勋邀集各省代表召开第三次徐州会议,十三省督军团联名通电斥责医院“专事党争,徒闹无益”,职责黎元洪“宠信宵小政客”、对总理“信任不专”以致“施政无力”、治国“功效不彰”;以张勋为盟主,研讨复辟问题。2月黎元洪和段祺瑞因对德国宣战问题“府院之争”剧烈,张勋通电反对对德宣战,5月21日张勋通电,响应督军团改组国会主张。5月22日,第四次徐州会议召开,主题是倒黎,23日黎元洪冒险免去段祺瑞国务总理职务,督军团群情激愤,24日张勋电黎元洪,谓各省以中央首先破坏法律,群情愤激,惟有自由行动,并乘机要求各督军共同商讨复辟。6月1日,黎元洪发布了请长江巡阅使、安徽督军张勋入京“共商国是”的总统令,并派出专车到徐州迎接张勋入京斡旋,2日张勋电黎元洪,以解散国会为罢兵交换条件。7日张勋率辫子军十营四千三百余人自徐州北上,并通电独立各省,盼一致进行,8日至天津,要求黎元洪于三日内解散国会,否则不负调停之责。13日黎元洪在张勋压力下被迫解散国会,以江朝宗代理国务总理。6月14日,张勋偕随行的刘廷琛、胡嗣瑗、张镇芳及李经羲、雷震春、段芝贵等人,以征服者的姿态入京,张勋在北京颐指气使、八面威风,已成为实际的掌政者,报章称之为“太上总统”。16日张勋着红顶花翎黄马褂谒清帝溥仪,18日电各省取消独立,23日遍访各国公使。


  1917年7月1日晨四时,张勋偕陆军总长王士珍、步军统领江朝宗、警察总监吴炳湘、第十二师长陈光远、第十三师长李进才,及康有为、刘廷琛、沈曾植、劳乃宣等拥清帝宣统复辟,宣统授张勋等七人为内阁议政大臣,并授张勋为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张勋力辞“忠勇亲王”封号,并通电中外注。7月2日黎元洪令免去李经羲的总理职务,起用段祺瑞、并令段兴师讨逆,并请副总统冯国璋在南京代行总统职权,自己被迫弃职,避于日本使馆。7月5日,段祺瑞回到天津,宣布正式就任国务院总理之职,各方督军也背信不支持复辟,7日冯国璋也在南京正式代理大总统,立即下令免张勋官勋职务。张勋电参加徐州会议各督军飞速赞成复辟,以践前约,但无人响应,8日张勋被迫辞去“议政大臣”等各种伪职,并通电自辩,却又收集溃兵屯聚天坛,准备对抗讨逆军。9日令将留守徐州之张勋部队(定武军),改归倪嗣冲节制(定武军改为安武军,由张文生统带)。12日讨逆军攻入北京城内,张勋逃入荷兰公使馆,复辟失败。7月17日,段祺瑞令外交总长汪大燮向荷兰驻华公使发出照会,要求“严重监视”张勋“勿任逃逸”,缉拿复辟党羽,但不久张勋就安然出荷兰使馆,在北京西城区太平仓居住。


  1918年10月23日,经曹锟、张作霖等呈请,新任大总统徐世昌发布命令,对张勋“免于缉究”。1919年5月,北京爆发学生爱国运动,张勋收容爱国学生,支持学生运动。1920年5月张作霖向徐世昌提出恢复张勋长江巡阅使兼安徽督军之职,被张勋拒绝。7月14日直皖大战爆发,段祺瑞曾指曹锟、张作霖勾结张勋出京重谋复辟,20日张勋通电声明未谋复辟,转天津居住,张勋的投资遍及工商、金融各业,总计约三千万元,成为北洋军阀集团第一个投资经营近代工商金融业的将领。1921年1月26日,北京政府在张作霖要求下特派张勋督办热河林垦事宜,再次被拒绝。


  1923年9月12日,张勋在天津病故,终年七十岁,清废帝溥仪发布“谕旨”,“着加恩予谥忠武”、“赏给陀罗经被”、“赏伊子张梦潮乾清门头等侍卫”,赏银三千元治丧,并亲往天津致祭,张勋遗体暂时停放在装有冷气的密室。1924年8月,张勋棺材启运回乡。11月底下葬于奉新县赤田乡陶仙岭下。1941年3月,张勋墓被国民党第七十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下属一个前卫排盗毁。


  张勋头脑简单、卤莽急噪,治军无方,辫子军军纪败坏,祸国殃民;他为人忠诚慷慨,坦率直白,憨厚重义,性情开朗、敢作敢当,颇能知恩图报,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从不出尔反尔,从不卖友求荣,无当时军阀的阴险狡诈心机,而且作战勇猛,他为了报答清朝对他的“知遇之恩”而发动复辟丑剧,全世界舆论一时哗然,受到全国谴责编有《松寿老人自叙》、《松寿堂来鸿集》。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