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57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57/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七月 初三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勋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勋纪念馆 > 追忆文选

革命军光复南京时险将张勋的小妾关笼子卖票供人参观

2014-06-10 18:05 发表人:感恩天下

  1911年12月2日,由新军第九镇等组成的江浙联军光复南京,时任清廷江防军军统的张勋仓皇出逃,他最宠爱的三姨太、秦淮河畔的青楼歌妓小毛子被革命党捕获。革命党人陈其美等拟将小毛子送到上海张园,关在笼子里卖票供人参观以筹措经费,张勋得知后气急败坏,后经津浦路铁路局局长陶逊牵线,用从南京掳走的100节客货列车车厢,换回了小毛子。


  张勋在南京曾住珠江路一枝园


  南京珠江路附近的一枝园,在清末和辛亥革命时期是个非常引人注意的地方。那里有一处大宅子,曾是江防军军统张勋的办公处和住宅。


  张勋爱女人,尤其爱漂亮青春的会唱曲的女人。他这一辈子,娶了一妻五妾:其原配夫人曹琴是江西新建县人,出身寒微;大妾邵文是天津人,是张勋同僚之女;二妾傅筱翠,是个河北梆子名角儿;小毛子排行第三,老四叫王克勤,还有一个老五。一度小毛子最得宠。“小毛子”是秦淮河畔青楼中的一名歌妓。张勋在江宁时,经常出没于秦淮河畔钓鱼巷,结识了小毛子,将其弄到手后,金屋藏娇,宠爱一身。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爆发。消息传来,江宁的绅商们去见张人骏和铁良,要求脱离清廷而独立,一个个慷慨激昂,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大门被踹开了,张勋的辫子缠在脖子上,头裹黑帕子,身着戎服,脚蹬皮战靴,端着两把手枪,“腾腾腾”地闯了进来,厉声问:“谁这么大胆,敢在制台衙门公然鼓吹造反和独立?让你们尝尝老子的花生米!”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刚才还高谈阔论的绅商,没有一个人再敢吭声。张勋用枪指着众人:“都给老子滚蛋!”绅商们乖乖地溜走了。


  但革命并不因为张勋的恐吓而平息。江宁新军暗中联络,准备响应。新军起义失败,陈其美与江浙等地起义将领在上海张园开会,公推徐绍桢为江浙联军总司令,在镇江设立联军司令部,指挥各部重新进攻江宁城。张勋率部作战,失利退入城内,而天堡不久为民军所夺,居高临下,向清军据点开炮攻破了城门。张勋来不及回一枝园携带小毛子,就带着卫队逃出汉西门,从大胜关渡江北去,顺带捋走了浦口车站的客车二十列、货车八十列到了徐州。


  江浙联军得知张勋的爱妾小毛子尚在城内,便下令搜捕。终于将躲藏在秦淮青楼中的小毛子抓获。宪兵押着小毛子去见徐绍桢。小毛子战战兢兢地说:“大王,你要怎么样?”徐绍桢急忙为她松绑,说:“嫂夫人,让你受惊了。不必担心,请委屈几日,一有张大帅消息,我一定让你们夫妻团圆。”随即将她安置在门帘桥的候补道员陈善的家中。


  小毛子被捕的消息传到江苏都督程德全和沪军都督陈其美的耳朵里,二人大喜过望,认为这是对付张勋的一张王牌。陈其美笑看说:“小毛子艳名远扬,如果将她陈列在上海张园,供人参观,卖十万元门票不成问题。给徐总司令发电报,把她解来上海,为我革命军助饷。”但徐绍桢坚决反对,说:“革命军仁者之师,不宜有此儿戏之举!何况我们建立民国的目的是人人平等,怎可把妇女做玩物?”


  张勋丢了小毛子,食不甘味,睡不安寝;听说陈其美要把小毛子关在笼子里任人参观,冲天一怒为红颜,咬牙切齿地说:“大将军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令人耻笑!”于是传令三军,准备联合在颍上的北洋倪嗣冲的部队反攻江宁。


  徐绍桢请来津浦路铁路局局长陶逊:“你去谈判,让张勋退兵。”陶逊说:“你不是开玩笑吧?除了皇帝,张勋连天王老子都不听。”徐绍桢笑笑,用京剧韵白悦:“山人自有妙计。”说着拍了三下巴掌,后堂转过来一个人,正是艳光四射的小毛子。“你去和张勋谈判,用小毛子和张勋换车皮。”


  徐绍桢当即给张勋写了一封信,提出了交换条件,张勋果然表示同意,回信说:“请先放回小毛子,本帅保证交还一百辆火车,决不食言,否则火烧昆岗,玉石皆焚!”


  于是,陶逊护送小毛子到达徐州,张勋派军队到火车站迎接,军乐队高奏《马赛曲》。张勋设宴招待陶逊,慷慨地说:“回去谢谢徐总司令,本帅决不食言!”陶逊回到南京的第二天,每隔一小时,徐州便发出一列火车,隆隆南下,用小毛子换一百列车皮,成为“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一段传奇佳话。


  1913年春末,小毛子生下一个俊俏的小丫头。张勋大失所望,非常郁闷。孩子生下来不到三个月,便得了玻其时正是“二次革命”的前夜,山雨欲来风满楼,袁世凯准备对南方用兵;张勋遂操练兵马,对小毛子母女漠不关心,致使孩子不幸夭亡。小毛子日夜啼哭,因伤心过度,双目失明。


  率“辫子军”为袁世凯攻下南京

  在小毛子最痛苦的时候,正是张勋最得意之时,是年9月,张勋率领辫子军攻打南京太平门,掘地道,埋地雷,终于轰倒一段城墙,杀进城内,与讨袁军巷战,烧杀抢掠,无所不为,许多妇女投秦淮河自杀。


  张勋因功升为江苏都督。他在南京城里大肆复古,恢复两江总督时代的官制和排常将长江路都督府的大门、二门以及大柱和栋梁上都涂上一道朱红色的漆;每天三次,按时按晌奏乐、开炮;与此同时,他还用“扎委”的形式分发各级官员,知县衙门恢复了刑名,捕快等旧名称;大小官员都拖着辫子、坐着轿子去办公,谒见大帅时要先递交手本,非此不见;见大帅要行跪拜礼,自称卑职……张勋非此不悦,与人谈话时频频注视其脑袋后面,有辫子的立即允予差遣,否则一律不能做官,因此有不少攀龙附凤的家伙,用马尾做一条假辫子来蒙事。张勋最绝的一手是在江苏都督府门前的大旗杆上挂一个斗大的“张”字红旗,并下令不许南京城内悬挂中华民国五色国旗。这一来引起了外交上的麻烦。外国公使馆纷纷质问北洋政府外交部,惹起外交纠纷的还不止是国旗问题。


  张勋因部下杀了日本人而“请辞”

  当辫子军在南京乱杀、乱抢时,竟杀了三个日本人,引起日本全国舆论大哗,军人们向日本外相牧野请愿,要求出兵中国。日本驻华公使向北洋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袁世凯立即派人去劝张勋,说外交团要求撤换张勋,要他主动辞去江苏总督之职。


  张勋气得大发脾气,跳着脚大骂:“老子的印把子是拿性命拼来的!袁大总统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用不着用洋人来吓唬我,也用不着劳你的大驾来劝我!”


  袁世凯任命张勋为长江巡阅使,声明可以节制五省的水上警察;同时拨给张勋一百万“袁大头”,张勋这才放弃六朝金粉地南京,恋恋不舍地回了徐州。


  小毛子死后被葬到江西祖坟


  小毛子已是明日黄花,新鲜够了的张勋又迷上了王克琴。王克琴是湖北都督段芝贵的下堂之妾,她是一个京戏演员,扮相俊美,嗓音甜润,红艳一时;在汉口演出时,把段芝贵迷得六神无主,于是纳之为妾,段夫人气得要上吊,她只得下堂,在上海搭班唱戏。


  张勋听说后,想点子要把王克琴弄叫手。正巧,农历十月二十五是他的生日,张勋以做寿的名义.邀请南北名伶到徐州唱堂会戏,王克琴也在邀请之列。一个女伶,有再大的本事,也逃不脱一个大军阀的控制,明知是坑,也得往里跳。张勋将王克琴单独叫到后院,坐在他的腿上唱完《坐宫》,然后横拖竖拽,放倒在床——王克琴就成了张勋的第四房姨太太。


  小毛子多愁善感,听说张勋移情别恋,病情加重;张勋虽然对王克琴热情很高,但还是念及与小毛子一段旧情,一天三晌去小毛子房里看望。


  不久,在一个阴雨连绵的秋夜,小毛于凄凉地闭上了眼睛,张勋大恸,涕泪横流,他将小毛子厚葬于江西奉新赤田村的张家祖坟中。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