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贝斯特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60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60/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乔治;贝斯特

您当前所在位置 : 乔治;贝斯特纪念馆 > 追忆文选

第五位披头士——乔治-贝斯特

2014-06-11 16:55 发表人:感恩天下

  时间定格在了2005年的11月,乔治·贝斯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标志着世界体坛一颗巨星的陨落。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靠着他匪夷所思的个人技术和同样夸张的生活方式,贝斯特仅用一个人的力量就改变了足球的面貌,从过去的属于工人的运动发展成了当今大众化的娱乐。他是这项运动第一个真正的巨星,在他的时代,他是与披头士齐名的文化象征。在场上和场下,他的所作所为都是难以置信的。他不仅是单单的击败防守者,他更要在精神上玩弄,折磨对手。他是控制球的大师,尽管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最后,他的天赋连同自我沉沦一道,被公认为一个典型的发人深省的范例。而纵使贝斯特承认在从未发挥过最大潜能,他依然也许是那片绿茵场上最伟大的球员。


  1946年的5月22日,这颗巨星诞生在北爱的贝尔法斯特。他的父亲,迪基,是个船坞工人。母亲安妮则是这个家庭的运动家,她曾经参加过世界水平的曲棍球比赛。贝斯特那超乎自然的平衡力和对场上形势的观察力应当都是遗传自他的母亲。


  作为家中4个孩子的长子,破败的小屋前的街头上,每天都能见到乔治和邻里的同伴踢球的场景。由于地表面崎岖不平,正常的球根本没办法滚动,他们只好自己用棉和碎布之类的东西包了一个球。每天的晚上,孩子们的父亲都要从当地的船坞中艰难的步履回家,这些辛苦、骨瘦如柴的男人们的脸上写满了历尽人世的艰辛和对上次二战的痛苦记忆。而乔治的同伴,即他们孩子的脸上,同样如此。


  乔治却与他们有天壤之别,他有着敏捷的体形,俊朗的外表,以及冷酷的双眼放出的不可否认的光芒。其他孩子踢球时候更多的是利用肘,屁股,膝盖去顶,撞。而贝斯特,却是依赖惊人的速度和不可思议的平衡力。迟早的,他将会学会如何轻松的过掉一个玩伴:让他试图断球,然后在玩伴即将触碰到球的那一刹那迅速启动甩开对手。


  包括着比利·宾汉,彼得·麦克帕兰德在内的北爱国家队在1958年世界杯上一举杀入八强,这深深的鼓舞了乔治成为一名世界级球星的决心。而有朝一日,比利·宾汉,彼得·麦克帕兰德将成为贝斯特的护柩者。


  不断的提高,更多的正式比赛次数,乔治的技术早已显露无遗。他加入的第一支球队是贝尔法斯特当地的Cregagh俱乐部。踩在绿茵上,享受着跑动的空间,而裁判的哨音也使不太担心被粗野犯规,贝斯特在场上的驰骋就像画家在作画一般。他肆意的游走在防守者的附近,好比他们是消防龙头一般——急停,晃动,加速,再用任意脚射门。和相同年龄段的孩子们踢球只能说是浪费时间。事实上,他是贝尔法斯特人从未见过的怪物。


  在乔治15岁的时候,曼联的球探鲍勃·毕夏普和助教吉米·墨菲一起发现了他。毕夏普当时发送给俱乐部的电报如今早已家喻户晓:“我认为我发现了一个天才。”


  1961年,与另外一个天才少年Eric McMordie一道,乔治被邀请到曼切斯特与球队一起训练2礼拜。但是,仅仅过了一个晚上,想家的,惊慌的,完全不知所措的乔治就逃回了贝尔法斯特。他的父亲暴怒了,毕竟对于一个穷孩子来说这样的好机会是不多的。他拨通了马特·巴斯比教练,告诉他乔治马上就能返回球队。


  在明白了这个孩子真实需要什么后,巴斯比做起了乔治的代理父亲。而为所有曼联未婚球员操办公寓的玛丽·富拉薇,则像母亲一样照料着小乔治。


  在曼切斯特,小乔治在给球队打打零工的同时也在练习中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技术。在1963年他17岁的时候,他正式与球队签订了合同,很快的,4个月后他就进入了1队。在对阵联赛老二西布罗姆维奇时,贝斯特第一次代表球队登场,当时他打的是左边锋。只见他不断接球,然后晃过老将乔治·威廉姆斯。威廉姆斯已经尽了全力,贝斯特却始终比他快一步,然后轻松晃过。到了下半场,球只要一到贝斯特脚上,整个球场都为之沸腾了,他们雀跃于这个年轻人脚上所发生的一切。曼联最终1比0小胜,而更为重要的是,一个传奇已经诞生。


  贝斯特并没有很快的成熟起来。在圣诞节,在认为自己无需在节礼日的比赛中出场后,乔治跑回贝尔法斯特和家人度假了。不料,俱乐部的电话马上就来了,说需要他在这场对BURNLEY的比赛中登场。年少轻狂的贝斯特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他希望俱乐部让他飞回去踢完比赛后马上又能回家,俱乐部同意了。假如有其他的少年提出相似的要求,估计他的红魔生涯就面临终结了。而很显然贝斯特是个例外,他很快意识到了他是这支球队的宠儿。事后的发展证明,这不是贝斯特最后一次申请特例,也不是他最后一次接受。在5比2击败BRUNLEY的比赛中,贝斯特打进了他第一粒联赛入球,自那以后替补席上再也没有出现这个北爱天才少年的身影。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乔治的影响开始在各个方面显露,包括把盘带的艺术重新带回了足球。自从斯坦利·马修斯和伦-谢克尔顿的鼎盛时期以来,还没有那个球员能做到这一点。在当年的晚些时候,乔治第一次代表北爱出战世界比赛,这是第三次有未成年球员出现在国际大赛的赛场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乔治开始逐渐成为一名迥然不同的球星:他的俊朗外形,令人惊叹的技术,对放纵生活的迷恋。而那个时代,真是一些天才叛逆者开始粉饰其他类型的娱乐活动,披头士的成功毫无疑问加速了乔治的成名。就许多领域而言,乔治和披头士,他们是并行的现象。


  那个年代也在其他方面帮助了乔治。其时,英伦的防守者几乎可以做任何动作来阻止进攻队员,而贝斯特,轻松的过掉任何球员的能力,让他的人气急剧提升。他从此不再只是曼切斯特的城市英雄,更是这个国家的偶像。


  他几乎是个完美的足球艺术作品。从他的脚踏上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开始不断的过人,试着让防守者难堪。他像一个斗牛士一样戏耍对手,把他们激怒,再灵巧的来个穿裆人球分过。一次又一次的如此羞辱让对手无比的难堪,乔治却是以此为乐。


  不过,他在防守端实在是懒散至极。尽管有着超过150磅的庞大体重,乔治对更大块头的进攻队员却是听之任之,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如何戏耍对方防守队员。


  乔治是幸运的,他在正确的时间加入了合适的球队。57-58赛季的慕尼黑空难几乎把曼联的世界级阵容毁于一旦。巴斯比花了7年来重建球队,并在1963年在温布利球场举行的足总杯决赛中击败来切斯特,重夺足总杯冠军。技术全面而又头脑冷静的博比·查尔顿和丹尼斯·劳是球队的灵魂,他们的冷静很好的平衡了贝斯特的那难以安静的大脑。


  尽管要经常忍受这个少年对进球的无比渴望(当然,确实也进了很多,经常能听到解说员的声音:啊,不,不,前锋居然射门了。啊,但进了。),但是查尔顿和劳也能时常接到这个少年天才般的传球,他们三叉戟也确实形成了不错的默契。三叉戟的第一次合作发生在1964年1月,4比1轻松拿下西布罗姆维奇。三叉戟均有所斩获。其中,乔治的进球是一个从边路内切后的高难度小角度打门。这真是一个古怪的尝试,不过一次又一次,乔治总能把球打进网窝。


  曼联最终在1963-1964赛季夺得亚军,并且止步足总杯半决赛,未能卫冕。随后在第二年,他们杀入了优胜者杯的八强,这是慕尼黑空难后曼联第一次踏上欧陆赛场,难免带些悲情的回忆。


  1964-1965赛季,曼联重新夺回了足总杯。这时候,诺比·斯泰尔斯也披上了红魔战袍;乔治也愈加的成熟,他强大的平衡力和两脚精湛的射术让他成功适应英伦和欧陆两大赛场的不同风格。尽管只有18岁,他已经聚拢了世界级的人气。


  正如查尔顿所经常看到的那样,乔治的伟大之处在于无论何时射门,都迫使门将作出高难度扑救。甚至,他打入了一个角球——这需要非常好的旋转和落点。比赛后,媒体纷纷表示这只是一个运气球。于是乔治又试着打入了一个这样的入球。他太完美了,而且超乎了守旧派的想象。


  1965-1966赛季,曼联的攻击线呈现出慢热的状态。乔治一连串坐了几场板凳来调整状态,在他重新登场后又焕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他在7比0屠杀赫尔辛基的欧冠比赛中攻入2球,其中1球是晃过半条后卫线之后面对无助的门将轻松推射得分。


  接下来曼联将要迎战的是葡萄牙豪门本菲卡。就在比赛之前,对方的当家球星尤西比奥刚刚收获了欧洲足球先生的头衔。不过,在光明球场的次回合客场比赛中,曼联就以5比1痛击对手,其中乔治开场12分钟就连入2球。要知道,巴斯比在赛前要求他的队员们上半场控制些节奏。“显然,你没有听我的安排”,巴斯比中场时对乔治说。最终,曼联半决赛止步于贝尔格莱德游击。乔治这场比赛中伤了膝盖,而且导致了整个赛季报销的糟糕状况。那年夏天,他目睹了英格兰人夺得大力神杯。


  1966-1967赛季,曼联在足总杯决赛中6比1大胜西汉姆联,乔治的位置也固定为右边锋。他们再一次杀入了欧冠半决赛,这次他们成功跨越了皇家马德里。决赛,乔治将再一次面对尤西比奥和他的本菲卡。查尔顿首开纪录,而尤西比奥也成功追平了比分,从此双方均无建树,尽管尤西比奥屡屡打出有威胁的射门,但均被当场表现神勇的曼联门将阿列克斯·斯蒂芬尼一一化解,90分钟之后,两队战成1比1。加时赛中,乔治率先打破僵局,曼联随后再入2球锁定胜局。其中,乔治那个进球是背对球门接球,突然转身,魔术般地晃过了守门员,把球送入了对方大门。


  乔治在1968年获得了欧洲足球先生和英格兰足球先生两项荣誉。在对本菲卡的胜利后,他被目击到戴着一顶夸张的宽边帽,乌黑的头发从下面溢出来。媒体给他取了个绰号:圣披头士,这个绰号很快就传开了。乔治的粉丝遍布全世界,他每周要收到快1万封邮件,甚至包括莫斯科,东京的球迷来信。一个名叫“乔治,乔治”的唱片登上了销量榜首,全英格兰没有哪家商店的物品上面没有乔治那俊俏的脸蛋。


  在“国王乔治”的时代,足球再也不是专属于工人阶级的运动了。上层社会,艺术家,音乐家,嬉皮士,时髦一族,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排队想买一张乔治的比赛门票。在买票队伍的长列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些不断尖叫的年轻女孩,她们看上去对于比赛比她们的父亲还要开心。队伍里甚至还包括家庭主妇,要知道,她们总是抱怨丈夫在周末抛弃她们。乔治成名后,老特拉福德的上座数高达15000人。


  乔治同时也对足球的面貌起到了深远的影响。在他刚步入职业生涯的时候,球员们都是亲一色的平头,在场外保持着糟糕的形象。他在短短的几个赛季里彻底的改变了这一切。在他的影响下,几乎每个英格兰球员都顶了一堆蓬松的头发,而这时,乔治已经任由头发疯长而不去修理,就像是狮子的鬃毛一样。


  1968年对乔治来说是伟大的一年,不过他与队友的关系却在悄悄的变化。乔治对一个人单干射门的执着让队友们时常感到不满,另外,球队中也存在些单身汉对乔治的嫉妒。他们被安排在集体公寓住宿,而乔治,却被允许在曼彻斯特的花园区购买房子。


  也有一些球员对乔治的娱乐圈生涯开始感到愤怒,疯狂。无数的女人为乔治而痴迷,甚至在被他甩了后上告法院,或者给小报们做个真人秀访谈。贝斯特的口无遮拦也使他陷入了愈演愈烈的爱尔兰新教徒和天主教徒的争端,糟糕的是,他和他的家庭都收到了死亡威胁,他的妹妹更是被爱尔兰共和军的同情者击中了腿部。


  1969年,巴斯比爵士正式离开了他心爱的教练席。乔治也随之离开了这位严父的管教,他开始散漫的比赛,无故的缺席训练。在经历了一次错误判罚后,暴怒的乔治把裁判手中的球给用手拍了下去。事后,球队的新主帅麦古尼斯对乔治处以了一个月的禁赛。


  在这个时候,乔治的酗酒行为,开始影响到了他球场上的表现。由于训练时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香槟味,他被俱乐部严厉苛责。为了报复俱乐部,他改喝伏尔加,而且量越来越大,上升到一天得喝五次。乔治已经完全没有了对酒精危害的认识,尽管他母亲就是因为酗酒在70年代去世了。


  曼彻斯特人在1970年的足总杯上做出了重返巅峰的最后一次尝试。他们尽了全力,虽然并没有足够的天赋。在淘汰赛的开始阶段,乔治在对阵北安普顿的比赛中释放了全部进攻火力,打进6球。


  尽管踢的是右边锋——本质上不是进攻的终结者,但是贝斯特依然连续6个赛季是球队的最佳射手。他在290场比赛中打进了116粒入球。但是与60年代的辉煌相比,70年代对于贝斯特来说是暗淡的,坏急了。


  到了1971年,曾经鼎盛的曼联帝国开始步入了阴霾。核心球员们都伤病缠身,年龄增大或者直接退役了。没有强有力的支持,贝斯特受到了更加疯狂的防守。曾经,他在足球上发现了无尽的快乐,而现在,他却要到场外去寻找乐趣。


  贝斯特最早开始陷入赌博。他第一次上牌桌就赢了50000美元,随后剩下的几年却一直在寻找第一次的运气。随后他开始试图经营夜总会或者时装用品小商店,却欠下了巨额债务,他的财务状况开始摇摇欲坠了。乔治·贝斯特在他的巅峰期并没有从出名抠门的曼联拿到很高的薪水,反倒是靠做从男士香水到鸡蛋的广告积累了笔小财富。很不幸的是,他最终失去了那笔小财富。


  1972年,厌倦了乔治经常缺训行为的主教练托米-多切蒂把贝斯特开除出了一队,让他暂时在青年队训练。乔治迅速以退役作为回应。9个月后他复出,但他与俱乐部关系的破裂只是时间问题。在1974年的1月(此时本应当是28岁的乔治的巅峰期),贝斯特踢完了在老特拉福德的最后一场球。


  忍受着老化的右膝伤病,贝斯特在1974年底决定复出,这是他一系列复出尝试中的第一次。他加盟了业余球队东斯特堡镇,一支平时上座率只有200人左右的球队。在贝斯特加盟后,超过5000人涌入了现场。1975年,乔治加入了斯托克港队,这是支4级联赛的球队。随后,他又为爱尔兰的科克凯尔特人队踢了3场比赛。在发福30磅之后,贝斯特依然能够挥霍着他的天赋。不过,对于英伦球迷来说,这样一个贝斯特只是过去的山寨版。


  在两年没有参加高级别赛事后,贝斯特决定是时候重新回到这项运动中来了。他的名字依然对美国球迷来说如雷贯耳。纽约宇宙队给他开出了份高额的长期合同,不过他却拒绝了。他不想签订份超过一年的合同。


  随后,他与曾获得1974年北美职业大联盟冠军的洛杉矶阿芝台克队签约。尽管签约了,然而老板John Chaffetz对球队和乔治的未来几乎一无所知,事实上在1976年2月飞机降落洛杉矶之前,贝斯特甚至不确定他会登上飞机。


  但是他确实登上了飞机,并且穿着一件印有“该死的乔治是谁”的T恤走下了舷梯,这时,人群中迅速冲出个女子拥抱了他。她的T恤上印着“乔治·贝斯特是最棒的”。在洛杉矶机场举行的发布会上,乔治被问到他是否认为自己就是第二个Joe Namath——那个被经常用来和乔治比较的传奇橄榄球运动员。乔治回应说,“我比他更强,2个运动都是如此”。


  在一段时间的恢复期后,即使有些夸张,但乔治依然能够领跑北美职业联盟的射手榜前列。在球队的前9场胜利中,乔治有7场是最佳球员。他的队友们也享受着和传奇踢球的快乐。在他们第一次赛前就餐会上,球队点了牛排,而乔治单独叫了份脆玉米片。于是在第二场比赛前,所有人都点起了脆玉米片。


  乔治在洛杉矶的成功促使他在英格兰的两个老搭档Charlie Cooke和Bobby McAlinden也加盟阿芝台克队。最终乔治的第一个赛季球队以12胜12负收场,他个人也以15粒入球名列射手榜前列。接下来,他接着为洛杉矶人效力了2个赛季。那段时间里,他的住所离Hermosa Beach只有1个街区远,不过贝斯特声称自己从没到过大海边上——在通往海滩的路上有个酒吧。


  从1979赛季开始,乔治又为劳德代尔队效力了两年。他在那段时间里饱受伤病困扰,最终在圣荷西地震队结束了自己的美国岁月。在这3年中的30场比赛里,他收获了13粒入球。随后他返回欧洲踢了一些公益比赛。乔治在1983年参加了自己最后一场职业比赛——在他第一次为曼联登场20年后。在他跌宕起伏的职业生涯里,或许最遗憾的事是贝斯特从未登上世界杯的赛场上。贝斯特共为北爱尔兰出场37次,但这支球队从未冲出过预选赛。


  从一个人的角度来说,贝斯特是个无可辩驳的灾难,糟糕透了。而从一个球员的角度来说,他完全配的上称之为英国足球最伟大的球员,甚至是世界最佳。最算是公认的球王贝利,也谦虚的认为乔治比自己更出色。


  众所周知的,贝斯特的双脚都是梦幻级别的,而贝利只有右脚能够踢出世界级的射门。而查尔顿-劳-贝斯特的三人组,也被公认为是同一个俱乐部所能拥有的最佳三人组。


  1984年起,乔治开始四处漂泊。他因为酒后驾车被逮捕,随后袭击了名警察。几年后,他又带着明显的醉意出现在一个流行的脱口秀现场。他的生活和名誉都离他远去,尽管他足球上的伟绩无法被抹去。在90年代,他又开始为天空体育工作,并且为些报纸写评论文章。他终于有了像那么回事的生计,并且自此也重新出现在了英伦各大足球盛典的舞台上。


  但让人感到不幸的是,这些足球盛典和出席的嘉宾意味着乔治又多了很多纵酒狂欢的机会。到2002年,乔治的肝已经恶化到必须立即进行移植的程度。而手术却进行的相当不顺利——乔治几乎要因为失血过多死在手术台上,他在手术的10个小时中输入了将近40品脱血。事后,贝斯特开玩笑说,"我只用了20分钟就打破了以前的记录。"(暗指喝酒时的品脱量)


  移植的肝让乔治成功的暂时痊愈,但是病魔最终还是击败了他。在手术后,他又开始酗酒,而贝斯特最终的结局迅速的到来了。乔治,这个英国最著名的酒鬼,在他59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一天是2005年11月25日——就在一天前英国政府刚刚颁布法令禁止酒吧通宵营业。乔治·贝斯特在曼联时的队友丹尼斯·劳陪伴着他走过了最后一程。最终,贝斯特的遗体永远的长眠于贝尔法斯特,近1万名球迷和哀悼群众出席了他的葬礼,更是有超过50万的人群站立在街道两旁,目睹着灵车的远去。


  乔治·贝斯特的生涯最终数据——704场职业比赛,252粒入球——仅仅展现了他惊人的足球天赋,远远不能反映他对这项运动的深远影响。对于足球来说,他是一个伟大的煽动者,一个惊人的润饰者以及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过在场下,就像被完完全全的揭露出来的那样,他是一个彻底的灾难。


  乔治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以摇滚歌星的形象与那些煤矿工人似的旧势力相对抗。而在他退役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球员身上都带点乔治·贝斯特风格的气质。事实上,今天的足坛巨星们看到自己的银行存款数目的时候,都应当轻轻地对那个曾经的贝尔法斯特男孩说声,谢谢。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