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驹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61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6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初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伯驹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伯驹纪念馆 > 追忆文选

张伯驹与夫人潘素

2014-06-11 18:20 发表人:感恩天下

  潘素(1915-1992)是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擅长工笔重彩山水画。她的画受到张大千的称赞,并多次被中央领导人作为国礼送给其他国家的国家元首。潘素是前清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但潘素的父亲潘智合是个纨绔子弟,把家产挥霍一空。潘素的母亲沈桂香亦出自名门,请名师教潘素学习音乐和绘画。但潘素13岁时,母亲病逝,继母将她卖人风月场所。  


  张伯驹的好友孙曜东曾这么回忆潘素:“潘素女士,大家又称她为潘妃,苏州人,弹得一手好琵琶,曾在上海西藏路汕头路路口‘张帜迎客’。人出落得秀气,谈吐不俗,在五方杂处、无奇不有的上海滩,曾大红大紫过。依我看,张伯驹与潘素结为伉俪, 也是天作一对,因为潘素身上也存在着一大堆不可理解的‘矛盾性’,也是位‘大怪’之人。那时的‘花界’似乎也有‘分工’,像含香老五、吴嫣等人,接的客多为官场上的人,而潘妃的客人多为上海白相的二等流氓。那时有些男人喜欢‘文身’,多为黑社会的人,而潘妃的手臂上也剌有一朵花……最终她的‘内秀’被张伯驹开发了出来。”  


  至于两人当时是如何结缘的,孙曜东介绍:“张伯驹在盐业银行任总稽核,每年到上海分行查账两次,来上海就先找我…后来就撞上了潘素,两人英雄识英雄,怪人爱怪人,一发而不可收,双双坠入爱河,但此事潘素已经名花有主,和国民党的一个叫臧卓的中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谁知半路杀出了个张伯驹。潘素此时改口,决定跟定张伯驹,而臧卓岂肯罢休?于是臧把潘妃 ‘软禁’了起来,在西藏路汉口路的一品香酒店租了间房把她关在里面,不许露面。潘素无奈,每天只以泪洗面。而张伯驹此时心慌意乱,因他在上海人生地不熟, 对手又是个国民党中将,硬来怕惹出大乱子,他只好又来找我。我那时候年轻气盛,为朋友敢于两肋插刀。趁天黑我开出一辆车带着伯驹,先到静安寺路上的静安别墅租了一套房子,然后驱车来一品香,买通了臧卓的卫兵,知道臧不在房内,急急冲进去,潘妃已哭得两眼桃子似的。两人顾不上说话,赶快走人。我驱车把他俩送到静安别墅,对他们说:‘我走了,明天再说。’其实明天的事伯驹 自己就有主张了:赶快回到北方,就算没事了。”   就这样,世上又多了一对神仙眷侣,潘素与张伯驹结婚的时候是20岁,在张伯驹的大力栽培和她的努力之下,她成为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婚后潘素的画作常常配有张伯驹的诗词书法相配,可谓是珠联璧合、琴瑟和鸣。  


  这对夫妇不仅在艺术上琴瑟和鸣,而且在收藏上一直都同进退,当时夫妇两人为了收购展子虔的《游春图》,不惜把他们住的房子(李莲英旧墅)变卖,在购买西晋陆机的《平复帖》时,潘素变卖了自己的首饰珠宝,用4万银元的价钱买下了这件传世书法。  


  因着这些价值连城的书画,张伯驹曾遭到汪精卫手下人绑架并索要赎金,绑匪们向潘素索要300万,否则撕票。但他们的钱都已经用于购买字画了,当时唯一想到的办法是卖字画赎人。但潘素后来设法去看了张伯驹一次,张伯驹却偷偷告诉她,家里那些字画千万不能动,尤其那幅《平复帖》!我死了不要紧,字画要留下来。就这样张伯驹和绑匪僵持了近八个月,冒着被“撕票”的危险,直到绑匪将赎金从300万降到40万,潘素与张家人到处借贷,才将张伯驹救出。  


  但对于这些花费巨资和生命代价积累下来的收藏,张伯驹和夫人潘素在解放后,陆续将它们捐赠给了国家,成了故宫等国内多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对此,张伯驹说:“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则是予所愿也!今还珠于民,乃终吾夙愿!”  他们两人的宽阔胸襟让人折服。1955年,张伯驹被划为右派,潘素一直与丈夫患难与共。虽然生活道路上有各种坎坷,但有如此相互欣赏、相互扶持、不离不弃的伴侣,相信也是不枉此生了。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