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锟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62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62/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三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曹锟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曹锟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曹锟“终极”夫人不让老公做汉奸

2014-06-11 19:54 发表人:感恩天下

  讲军阀曹锟“换”老婆的故事,其实就是在讲曹锟的一部个人奋斗史。曾经的卖布郎小曹、后来的曹提督、继而是曹大帅,最后是曹大总统——每一个阶段,都娶进了一位得以成就他的太太——乡野的敦厚女子郑氏、天津卫小康之家的千金高氏、大沽的富商同乡曹锟“终极”夫人不让老公做汉奸。

 

  陈氏。但是,就像钟摆来回摆动一样,凡事都不可能一边倒。曹锟靠着太太给自己增喜添福的好事也不可能没完没了。看看他娶的前三位太太就好像是看到曹锟仕途生涯的走势,到第三位姨太太陈氏时,其实曹大帅的好日子已经过到了强弩之末。但曹锟却还想着更上一层楼,需要再娶进一房太太“添福”啦!


  这时候已经到了20世纪20年代。曹锟经历过几次娶妻,终于知道了太太的作用。甭管过程怎么样,结果是好的——既然成功就任大总统了,自然要再娶进一位太太镇住这天大的福气!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大总统发话,哪个敢不效命?有人从旁撺掇,有人上街踅摸,给曹大总统介绍了19岁的绝色佳人刘凤威。算命先生一掐指:“凤威”就是“凤的威严”啊!老曹乐疯了,赶紧的忙着找人说媒。


  刘凤威是天津郊区人,从小学戏,专攻老生,曾轰动京津。按说,大总统都派人来说媒了,普通的女孩子早都乐得拜佛去了,可这个刘凤威不一样,她虽然出身贫寒,以唱戏为生,却颇有骨气。那个时代,戏子的身份本来就入不得上流社会,正经人家给儿子说媒都不可能找个戏子当正房。但刘凤威不认这个邪——谁说戏子就该受人轻贱?!这是刘凤威再三挡媒人驾的其中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曹锟看上刘凤威时,已经是60岁的老头儿——嫁给这么一个老头子,就算他是大总统,“我刘凤威也要放弃自己正大红大紫的事业,为人妾室,值吗?”


  刘凤威的矜持让曹锟更加放不下。他认准了这个有性格的小女子就该是自己的下一位“添福”太太!当然了,一个戏子,再倔强,也强不过中国当时最大的人物。终于,三媒六聘的,曹锟娶进了刘凤威作四姨太天天面对一个老头子,刘凤威心里不舒服。而她是个要强的女子,决不允许别人拿她当玩物。有一次,老曹经营国事乏了,想起了年轻貌美的刘凤威,便走进她的住处,哄着刘凤威给他唱曲。这可惹着四夫人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把曹锟给顶了回去。搞得老曹好没意思。好在曹锟脾气好,没把小女子发飙太当回事。这种事一两次还可以,时间长了,刘凤威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个年纪一大把的“老爷爷”了,整天愁得难得露出笑脸。


  曹锟对刘凤威真的很上心。从来不限制这位新入府不久的小夫人。一天,刘凤威闷了,叫来丫鬟,换上一身普通民妇的装扮,打算溜达溜达散散心,就这样走到了保定大街上。本来刘氏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出来走走,省得憋在别墅里早晚要憋出病来。“有卦快点算,天过午时卦不灵。……”刘凤威信步走着突然听到这么一声吆喝。“真灵吗?”她走到了卦摊儿前,有心要测测自己嫁进“天下第一家”的吉凶祸福。

  算卦的看了看——这姑娘虽然一身粗布衣裤,头上也没有首饰,但面皮儿可光亮得很,而且看她的举止和说话的劲儿,也不像一般人呐。算卦的细一回想,啊!想起来了,这丫头好像是从“光园”出来的,不说是那儿的奶奶、小姐,也得是有头脸的人物——其实自古算卦的没有一个不会察言观色的。

  算卦人忙问:“是相面还是算卦?”刘氏怕在外耽搁太久不安全,便说:“相面吧。”算卦人故作惊讶道:“哎呀,您的相非同一般,银盆脸,三庭丰满明润,天仓地格相朝,这是一品夫人之相啊!您早晚定嫁帝王之夫。”刘氏一听,又惊又喜,心想自己竟然真的有如此大命,怪不得鬼使神差嫁了曹锟——这算卦的真是太神了!高兴之际,立即给算卦人扔下100块大洋,喜洋洋而去。这一卦一下把刘夫人算“醒”了,从那一刻起,她对曹锟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扭转,倒把曹老头儿搞得糊涂了。不管啦!太太乐了,老曹就高兴!

  

  曹锟还不知道,刘凤威就是他此生娶到的最后一位太太了。而这位太太虽然出身寒微,却扶持着曹锟走完人生最后的时光,而且还为曹锟身后争得了爱国清誉。


  这是曹锟下野以后的事了。曹锟在天津做寓公。自从他下台,家里的日子也就没有当权时那么风光快乐了。刘凤威虽然陪着老曹到了天津,但却不愿意与同样争强好胜的陈氏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便带着自己生的一双儿女、自己的老娘和姐姐另外租屋居住。国事令曹锟心力交瘁,家事也不让他省心。1928年,曹锟拖着日益严重的糖尿病,想起了真心对自己好的刘夫人,便给刘凤威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庆(曹少珊的乳名)的心肝坏了,他们也不管我,我可能不久于人世了。对士英和士嵩我管得少,很觉对不住你,你要照顾好他们。”男人,坦诚地把自己的弱项暴露出来的时候,是极宜赢得女性同情的。刘姨太见信写得悲凉,又心疼又生气。经不住母亲和姐姐的劝说,她只好找到大哥曹镇商议。曹镇建议刘夫人把曹锟接到泉山里。在这里,曹锟与刘凤威共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十年。


  说到刘凤威巾帼不让须眉,那已经是1931年“九·一八”以后了,日本人开始觊觎华北,企图搞华北“自治”。鉴于曹锟在中国政治上的特殊地位,日本方面先后派出了好几拨说客,有曹锟曾经的下属齐燮元,也有日本人,希望能够拉动曹大总统出面“主持华北政局”。有一次,日本人的说客就站在曹家门外,泼辣的刘夫人“悍然”堵在大门口,愣是不让人进门,也不让曹锟露面儿,而且这刘夫人还指桑骂槐地高声叫骂。日本人讨个没趣,灰溜溜地走了。事后刘夫人历数日本人在东北三省犯下的罪行,对曹锟说:“就是每天喝粥,也不能出去为日本人办事。”不仅如此,曹锟夫妇还教育一双儿女,说什么也不能当汉奸。


  观曹锟这一生,娶进四位太太,却个儿顶个儿都是人物。而这四夫人刘凤威虽然性情不像郑氏那样与世无争,也没有高氏那样显赫的出身,更没有陈氏那样有钱的家族,但她却 有着许多男人都比不了的爱国心,也成就了她老公曹锟生前最后的骨气!她把老夫少妻这场戏演得味道十足,存留青史。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