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良诚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69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69/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八月 初八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孙良诚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孙良诚纪念馆 > 追忆文选

孙良诚背着周镐,耍了一个阴谋

2014-06-13 16:42 发表人:感恩天下

  孙良诚率军部和一个师投诚后,为了表示对共产党的诚意和争取“立功赎罪”,他主动向华东局“六工委”负责人周镐谈了自己与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官刘汝明的历史关系,提出愿意写信并派副官前往刘部劝其起义。


  周镐将此情况向苏北兵团政委兼华中工委书记陈丕显作了汇报。陈丕显于11月17日致电华东局称:孙等现已来我处……孙与刘汝明友谊尚好,孙很愿派员前往蚌埠劝刘起义,此举是否可行,希即电示。华东局于23日复电陈丕显说:可以允许他(孙良诚)派人去试一试。


  远在西柏坡的毛主席看到华东局转来的陈丕显的电报后,非常重视,于24日亲笔写了一份电报,以中央军委名义发给华东局和华中工委,明确指示要孙良诚“努力帮助我们进行刘汝明、汝珍、曹福林及刘部各师长的策反工作”。毛 主席在电报最后还特别强调指出:“对刘部工作甚为重要。”


  中共最高层对刘汝明部的内部策反工作是非常重视的。它已成为淮海战役中隐蔽斗争的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


  华东局所属的“六工委”,是我党我军隐蔽战线上一把利剑,现在该是这把利剑再次发挥重要作用的时候了。


  “六工委”负责人周镐接到这项光荣任务后,立即和孙良诚研究了如何开展工作的具体计划。


  孙良诚向周镐表示:“我给子亮写信,劝他认清形势,当机立断,率部起义,我也借此表示参加革命的诚意。”周镐大喜过望,对孙良诚说了许多勉励的话。


  周镐率“六工委”人马加上孙良诚和王清瀚,于11月20日从苏北睢宁出发,星夜兼程,于26日赶到了安徽境内。


  26日,孙良诚、王清瀚又分别给刘汝明、刘汝珍兄弟写了信,周镐立即派人送给江淮军区政委曹荻秋,请曹派人秘密送往蚌埠。


  12月5日,周镐率“六工委”人马赶到了宿县。周镐到曹荻秋处拜访。曹荻秋向周镐介绍了战局的最新发展,说杜聿明率敌30万大军撤出徐州后,被我军尾追袭击;黄维兵团被围于双堆集,正作困兽之斗;刘汝明和李延年兵团受到我军的顽强阻击,寸步难行。周镐听后,心情非常激动,他感到策反刘汝明兵团的时机更加成熟了。


  不料,孙良诚这时却闹起了情绪,思想出现了反复。


  孙良诚是个反复无常的人。他在起义道路上摇摇摆摆,犹豫徘徊,说话不算数,以致丧失时机,光荣的起义将领未能当成。投诚后我方虽然给予礼遇,但比起仍能带兵打仗的他的西北军老同仁吴化文、何基沣、张克侠等人,他感到差了一大截。有一天,周镐和他促膝交谈了整整三个小时,孙听了周的剀切分析后,也深感后悔,表示要将功补过。但他又思念留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几房姨太太,也舍不得他的私人财产。


  12月9日,周镐指令祝元福、尹燕俊两人于当天冒雨出发前往蚌埠,将孙良诚写给刘汝明的策反信送去。


  尹燕俊原是孙良诚的亲信副官,随孙投诚,周镐吸收他参加了“六工委”的工作,利用他原先是国民党军官的有利条件,来往于敌我之间传送信件。这一次是他初次为我党我军工作,周镐特地发给他家属20万元,以资鼓励。


  不料,孙良诚却背着周镐,耍了一个阴谋。


  据说,尹燕俊出发的前一天,孙良诚偷偷将尹叫到偏僻无人之处,悄悄对尹说:“你跟我多年,我待你不薄。我想离开这里,但没法出去。明天你去给刘司令官送信,请他把我弄出解放区。我信上说的是敷衍话,叫他起义是假的,救我出险才是真情。请他念我们拜把子兄弟的交情,派人来此接头,把我弄出去。”说毕,还塞给尹燕俊一笔钱。尹燕俊当即向“老长官”表示,一定不负所托,向刘汝明面陈一切。


  孙、尹的幕后交易神不知鬼不觉,就连精明干练的周镐也被蒙在鼓里,丝毫没有察觉。22日下午,尹燕俊从蚌埠返回,带来了刘汝明给孙良诚的回信,约孙前去蚌埠面商,信上说:关于起义事宜,愿作考虑,即请贵方派出代表,来我处谈判。


  周镐获得这一信息后,大喜过望,决定立即向上级报告。可是自己没有电台,周围找不到领导机关,为了迅速上报,他于当晚冒着风雪赶了二十多公里到达任桥,通过支前办事处将刘汝明部的最新动向报告了曹荻秋。


  然而,世事难以逆料,不仅刘汝明部没有起义,周镐本人反而被孙良诚和刘汝明所出卖,从而造成了我军在淮海战役秘密斗争中的一个意外挫折……


  孙良诚告诉刘汝明,周镐过去是军统局少将,刘汝明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周镐率“六工委”人马,冒着大雪艰难行军,于12月30日冒着大雪抵达唐集陈圩。两天行军,一天只吃一餐饭,秘密战线上的勇士们真是吃尽了千辛万苦。


  周镐再次派尹燕俊等两人秘密前往蚌埠,去和刘汝明接洽有关起义的问题。


  刘汝明兄弟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继续在蒋介石和中国共产党之间“走钢丝”,妄图两方讨好。对于刘汝明兄弟这种政治上的投机取巧,淮海战役总前委领导人洞若观火。12月9日粟裕致电曹荻秋,令曹荻秋转告周镐:“孙良诚、王清瀚给刘汝明的信已送去,但因两军对峙,戒备很严,行人不易通过,故而孙良诚、王清瀚不必前去。”随后曹荻秋又写信给周镐,指出:“对刘汝明这个起义对象,工作可以进行,但要采取若即若离的方法,不可急于求成,你们更不能贸然去敌区。”但是,一心为了争取刘汝明部起义的周镐,从为党的事业、为战役胜利作出更大贡献的愿望出发,认为不能“痴汉等丫头”,失掉千载难逢的机会,加上他对孙良诚过分信任,故而决定冒险潜入敌区去策反刘汝明。


  4日,秘密去刘汝明部联络的尹燕俊自蚌埠返回,带回了刘汝明方面的最新信息:邀约孙良诚等人去蚌埠田家庵,和刘面洽起义问题。


  经过紧张准备,周镐偕同孙良诚及其副官尹燕俊、王清瀚及其勤务兵刘彦锡,还有“六工委”通讯组长祝元福等,一行6人换上便衣,于1月5日下午渡过波涛汹涌的淮河,秘密进入了国民党军防区田家庵。


  夜幕低垂。刘汝明单独和孙良诚在一个房间里作了深入交谈。


  孙良诚见了刘汝明,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情绪稍为稳定后,他讲了一○七军在邢圩被包围缴械和他本人“投共”的经过,他说中共方面希望刘能弃暗投明,在战场起义。末了,他以恳求的口吻对刘汝明说:见到你的信,我很高兴。我是完全听人摆布。请子亮老弟看在过去交情的分上,务必拉我一把,让我脱离解放区,回江南去和家人团聚。


  刘汝明安慰了孙良诚,表示愿意考虑,但又讲了自己的处境,说手下两个军被分割使用,这里放一个团那里放一个营,周围到处是蒋介石的嫡系,实际上是监视。起义的事关系重大,军中耳目众多,必须谨慎行事,妥为商议。


  刘汝明问孙良诚:“和你同来的中共代表是什么人?任何军职?”


  孙良诚诡秘地说:他叫周镐,又名周治平,过去是戴笠手下的红人,军统局的少将,后来投了共,现在专门搞国军的工作,是什么“六工委”的负责人。此人精明干练,不好对付呀!如此等等,将周的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刘汝明。


  刘汝明听后,惊骇得说不出话来。半晌,他面带惧色,向孙良诚问道:“周先生靠得住吗?”


  别看刘汝明身为兵团司令官,但他对戴笠的军统一向畏之如虎。他知道特务们心狠手辣,又可“通天”,直接向蒋介石打小报告,西北军老同仁中许多人就吃过军统特务的苦头,有的人还丢了性命。和这伙人打交道,太可怕了!眼下自己和中共方面暗中往来,互通款曲,这些情况万一被蒋介石抓住把柄,他刘汝明和其弟如珍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刘汝明还听说过许多“双料特务”的传闻。他生怕周镐也是军统局派到中共方面“卧底”的内线……


  据中 共上海市委办公厅1965年11月25日在向中共中央组织部的报告中说:“1948年底,周治平(周镐)根据曹荻秋同志的指示,赴蚌埠、徐州之间策反蒋匪军刘汝明的时候,被孙良诚出卖。”另据周镐之妻吴雪亚同志告诉笔者:是孙良诚出卖了周镐。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