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偶虹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373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373/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一八年 三月 十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翁偶虹

您当前所在位置 : 翁偶虹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戏剧人生话翁偶虹大师

2014-06-15 17:03 发表人:感恩天下

     翁偶虹,原名翁麟声,1908年生于北京东城烧酒胡同的一所大宅院,自幼喜爱京剧,曾以票友身份出演于北京各大剧场。1930年,他受焦菊隐之邀,加盟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并开始编写剧本。翁偶虹先后为程砚秋、金少山、李少春、袁世海、叶盛兰、童芷苓、黄玉华、吴素秋等演员以及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富连成科班编写剧本。梅兰芳、程砚秋、金少山、马连良、谭富英、李少春、叶盛兰、叶盛章、李世芳、宋德珠、袁世海、李玉茹、黄玉华、吴素秋、李和曾、王金璐、叶少兰、刘长瑜等,都曾演唱过翁剧。翁偶虹是二十世纪中国最重要的剧作家之一,翁偶虹一生共编写剧本(包括移植、整理、改编)一百三十余部,排演一百一十余部,是清末以来最高产的剧作家,至今无出其右者。他的作品至今仍在大量演出,其代表剧作有《宏碧缘》、《火烧红莲寺》、《三妇艳》、《瓮头春》、《锁麟囊》、《女儿心》、《鸳鸯泪》、《美人鱼》、《凤双飞》、《小行者力跳十二堑》、《同命鸟》、《蔷薇刺》、《蝶恋花》、《碧血桃花》、《英雄春秋》、《花猫戏翠屏》,《百鸟朝凤》、《比翼舌》、《玉壶冰》、《白虹贯日》、《骂绵袍》等。最为人们熟知的作品有《锁麟囊》、《将相和》、《响马传》、《大闹天宫》、《李逵探母》、《红灯记》等。专著有《翁偶虹戏曲论文集》、《翁偶虹编剧生涯》、《翁偶虹剧作选》。其中《锁麟囊》、《将相和》、《大闹天宫》、《响马传》、《红灯记》等,已经成为京剧的经典和瑰宝。


  翁偶虹生于晚清时代,西风东渐,北京也办起了“洋学堂”。翁父希望儿子能学优而仕,很小就把他送到新式学堂学习英文,但他却喜欢古典文学,尤喜骈文。他的父亲和祖母,都是狂热的戏曲爱好者,他的姨夫更是一位能唱正工铜锤花脸,昆乱不挡的艺人,每逢年节寿日,家里都请戏班来唱戏,耳濡目染,使他从小就对京剧情有独钟。于是,由听而入迷,由入迷而学唱。有趣的是,他的父亲虽不满意他的弃英文而背骈文,却很欣赏他在课余学唱京剧。有一次,他与名票纪文屏在地安门大街同声戏园上演《连环套》,正在台上得意之际,忽然看见父亲就坐在台下瞪着眼睛看他。他以为回家必受斥责,不料,却意外地受到父亲的鼓励,说他“这出戏演得不错”。而且,父亲还意犹未尽地许诺于他:“咱家从你这一代起,就弃士而优吧。”优,即优伶,意思是允许他今后下海唱戏做演员了,他因此得到了巨大的鼓励,后来,他果真拜师学艺,做了一个专唱架子花脸的票友,直到进了中华戏曲专科职业学校。他由听而唱,由唱而写,把编剧当成了终身职业,终于成长为一名京剧剧作大家。


  翁偶虹在剧作中,十分注重人物的塑造,他把能否写出生动的人物形象,视为一剧成败之关键。他曾说:“高尔基把文学称做‘人学’,那么戏剧也可以视为‘人剧’。”他在塑造人物时,很少使用那种平铺直叙的方式,而是着力于在不同的事件和戏剧矛盾中去揭示人物内在的心理状态。京剧艺术有其自身的艺术表现程式和手法,因此,京剧剧本是否成功,决定于作者对于京剧艺术的熟悉程度。由于翁偶虹谙熟舞台,精通表演,因此他写起戏来,唱念做打,安排得十分得当。特别是作者在编写剧本中,讲究与演员的“默契”,能够根据演员的特点,进行技术上的发挥。三十年代,翁偶虹曾为金少山写《钟馗传》,就是因为有知音之遇。翁偶虹年轻时学过花脸,唱过花脸,所以对花脸特别偏爱,一直想写一本以花脸为主角的戏。但在最初的那几年里,他写的都是旦角戏,竟没有机会让他放开手脚写一本花脸戏。直到1937年,金少山到北京挑班,他因高庆奎介绍,与金少山成为朋友,“每作长夜之谈,辄恨相见之晚”。有意无意间,金少山就流露出想请翁偶虹给他写戏的愿望。有一天,翁偶虹讲到钟馗故事的原委,金少山听了,不禁拍手称快,频呼好戏,直率地说:“这么个好材料,您怎不编个全部‘钟馗传’?也叫我多置二亩地!”旧时代演员戏言,能够多排一本新剧,等于多置了二亩田产。先生马上响应:“只要您演,我就编!”剧本写好之后,金少山还郑重其事地穿戴整齐,抱起双拳,一躬到地,诚心诚意地向翁偶虹施了一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周的一、三、五夜间十一时以后,金少山都把翁偶虹接到自己家里,乘着夜深人静,谈史说戏,揣摩剧本和唱腔。然而遗憾的是,世事多变,机会总是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直到拖到1948年,金少山突然逝世于北京。十一年间,《钟馗传》始终也未能得到排演的机会,与京剧舞台失之交臂,成为京剧艺术的一大恨事。


  翁偶虹的作品,兼有文学性、表演性的特点。过去说,京剧是角儿的艺术,观众看的就是角儿。但角儿的养成,却离不开好的剧本。如果那时没有像翁偶虹这样一些爱京剧、懂京剧的文人,弃仕而优,下海做了一个戏痴,没有他们创作的大量的题材丰富的新剧目,京剧舞台的繁荣也就失去了现实的基础。这些年来,京剧衰落,一直在走下坡路,原因很多,所开药方也很多,剧作家不能为演员创作适合他们演出的新剧,更不能以新剧培养新的演员,开创新的流派,正是京剧日益走向没落的重要原因之一。正如一位京剧名家曾经评论说,“新派剧作家写戏,很少顾及演员嗓音的条件,更不懂得唱腔,写出来的唱词,所用的辙,都不大适合唱,张不开嘴。请他们改戏吧,也很麻烦,剧作家难得到排演场来,两头不见面,沟通交流都不容易。”


  翁偶虹先生在他的自志铭中写到:“也是读书种子,也是江湖伶伦,也曾粉墨涂面,也曾朱墨为文。甘做花虱于菊圃,不厌蠹鱼于书林。书破万卷,只青一衿,路行万里,未薄层云。宁俯首于花鸟,不折腰于缙绅。步汉卿而无珠帘之影,仪笠翁而无玉堂之心。 看破实未破,作几番闲中忙叟;未归反有归,为一代今之古人!” 这一段骈体四六句,概括了翁先生的一生,他骨子里那种特立独行的精神,孕育在温文尔雅之中,令人欣佩。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