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朴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250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250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一八年 六月 初八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李公朴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李公朴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李公朴:民主斗士

2014-08-04 15:46 发表人:感恩天下


  在纪念“一二·一”运动6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采访了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纪念活动的李先生的女儿张国男。


  记者:在您的印象中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


  张国男:1946年7月11日晚上,我父亲在昆明被国民党反动派的特务暗杀了。那一年,我15岁,弟弟13岁。


  父亲在世时,为了祖国和人民的解放与幸福,坐过国民党反动派的监牢、到过革命圣地延安,积极投身抗日民主活动,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是很有限的。但父亲对我们的教育和留给我们的印象极为深刻,终生难忘。


  父亲是个热情爽朗的人,他顶喜欢孩子。郭沫若曾向雕刻家、画家们建议,要替李公朴造像,一定要让他抱个孩子在手里,而且要脸贴脸地呈现出十分和霭的神气。郭老这样写道:“他是为中国今后世世代代的孩子们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也让中国今后世世代代的孩子们因他的献身而无灾无难地成长。”郭老是很了解我父亲的。


  我和弟弟从小喜欢和父亲在一起,从他身上我们感受到慈父的爱,但是说实在的,心里又有点怕他,因为他对我们的缺点和坏习惯决不留情,又是个严肃的老师。慈祥中又严肃,严肃而不失慈祥。严师慈父,这是我对父亲最深刻的感受。


  记者:能不能给我们谈谈您的名字和李先生的胡子,是否背后蕴藏着更深的含义?


  张国男:父亲给我取名“国男”,为“国家多难”,“难”与“男”是谐音,希望我像男儿一样将来为国效命。我弟弟名叫“国友”,“友”与“为国担忧”的“忧”字谐音。当我们懂事时,父亲给我们讲了我们名字的来历,讲述了日本占领东三省的暴行和人民亡国的苦痛,还含着眼泪为我们唱救亡歌曲,来启发我们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自尊心,要我们牢牢记住国家多难,要为国分忧。


  我还记得,父亲以身作则带领我们全家抵制日货的情景。父亲严肃地告诫我们:“即使是一包牙粉、一块肥皂,只要是日本制造的,就坚决不买!”以此表示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严正抗议。


  “七君子事件”后,父亲留起了胡子,他向我们发誓:“不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国家不能得救,爸爸就永远不剃胡子。”父亲的胡子就是对国民党反动派压制民主运动的抗议。那时,父亲才三十四、五岁。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了,我们问父亲,胡子可以剃了吧?他严肃地说:“日本帝国主义是打倒了。但国家还有内战的危机,真正的和平、民主还没有来到。”为此他还写了一首《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诗。我们多么盼望父亲剃去胡子的那一天啊,因为那是真正和平、民主到来的一天啊。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年,我们的父亲在反对内战、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中,竟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暗杀,他的胡子和他的肉体一起火化了。然而,他的爱国主义思想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早已在我们心里埋下了根。


  记者:我们知道李先生几乎一生都在致力于推动民主自由运动和民众教育事业,请详细谈谈。


  张国男:父亲一直致力于民主自由运动,但是他未曾在任何一所大学担任教授或任教,他认为大学里的学生有教授和老师已经足够了,他应该把精力投入到那些上不了大学的人身上。为此,他与陶行知先生积极在重庆和昆明等地创办“社会大学”,招收工人、学徒、小工商业者,向他们传授基础知识,培养其民主自由思想。


  记者:父亲的牺牲对您来说是刻骨铭心的,还记得父亲牺牲前后发生的一些事情的细节吗?


  张国男:1946年,我们家住在昆明。父亲在重庆“校场口血案”中被国民党特务打伤后,写过一封信来,说伤势没有完全恢复,但没有生命危险,正准备回昆明。母亲给我们读父亲的来信,信上说:这次流血,使我觉悟出许多道理。革命没有不流血的。我流的血不过几百CC,只是血海中的几滴而已,这算得了什么呢?为了中国的前途,只要能团结更多的人来,死又何足惜!


  6月间,国民党突然进行市内大搜查,风声越来越紧,局势更加险恶。特务机关拟定的包括父亲、闻一多等几十人在内的黑名单,在社会上广泛流传。父亲始终是沉着、镇定,有时照样出去找人、办事。母亲再三嘱咐他多加小心,父亲含笑对母亲说,搞民主运动的人,跨出了门,就准备不能再跨进来。


  7月11日,最后一批联大同学离开了昆明。这天父亲一直在家伏案写作,晚饭后,由母亲陪同外出办事。在乘公交车回家的路上,被特务们紧紧盯上了。到站下车后,他们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啪”的一声,父亲即应声倒地。他神志清醒,告诉母亲“我中枪了”。在医院里三个小时的抢救过程中,父亲忍着剧痛没有呻吟,几次嘴在颤动,挣扎着要说什么,终于吐出了一句:“卑鄙!无耻!”便昏了过去。当他再一次醒来时,又艰难地颤动着嘴唇,喃喃地唤着:“为了民主!为了民主!”


  黎明前,父亲突然睁开了眼睛,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了?”“五点了。”“天快亮了!”父亲闭上眼睛,伴着剧烈的咳嗽,吐出了最后一口血。5点30分,他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


  15日下午1时,父亲的追悼会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举行。发着高烧的母亲参加了追悼会。当时成百上千双悲愤、同情的眼睛望着她,希望她讲几句话,母亲上台已泣不成声,她讲述了父亲遇难经过,感谢朋友们的支持和同情,全场一片抽泣之声。闻一多伯伯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反动派,痛斥他们的法西斯罪行,发表了他那篇大义凛然的《最后一次演讲》。三个小时后,闻伯伯在回家的路上也遭特务们毒手,连中数枪,当场牺牲。


  “一个人倒下去,千百万人站起来!”中国共产党和全国广大人民,在延安、重庆、上海、西安、北平等地隆重举行追悼会,悼念为民主而牺牲的英勇战士李公朴、闻一多。正像周总理在唁电里所号召的:全国人民反法西斯暴行及争取和平民主运动的高潮已经到来了。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