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诵明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9921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992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二零年 三月 十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徐诵明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徐诵明纪念馆 > 追忆文选

不应被遗忘的杰出校友徐诵明先生

2016-07-15 10:41 发表人:感叹众生

  最近,一些地方正在隆重地开展纪念中国高等教育先驱之一、中国现代医学教育奠基人之一、中国病理学科开山鼻祖徐诵明先生的诞辰120周年纪念,在徐诵明先生诞辰日的10月14日,由北京大学医学部、同济大学、中国农业大学、西北大学和“吴阶平医学基金会”等发起和主办的“纪念著名爱国者、杰出教育家徐诵明诞辰120周年活动”也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徐诵明铜像旁举行了。徐诵明先生是浙江大学的校友,谨以本文纪念徐先生,并借此对他致以敬意,表达校友们对他的缅怀之情。


  近代以降,浙江籍的教育家如泉涌出,如蔡元培、竺可桢、蒋梦麟等。新昌徐诵明先生则曾先后担任和代理过北平大学、同济大学校长和北大医学院及沈阳医学院院长等,于中国的现代医学教育,徐先生可谓功不可没。他还是一位中国著名的病理学家,在历史上,徐诵明先生开创过许多历史之最。他是中国第一个用中文讲授西方医学的人,是中国第一个病理学教授,创办了中国人自办的第一所病理学研究室,创办了中国第一所专门传授西方医学的学校等等。他一生曾担任过五所大学的校长和院长,正所谓“一生办教育,桃李满天下”。


  徐诵明5岁入读私塾,13岁考中秀才,1904年考入浙江高等学堂预科(浙江大学的前身),当时他的同学中有邵飘萍、陈布雷等。1907年时,浙江绅民掀起了护路风潮,徐诵明与同学们都深感救国迫切,纷纷寻求救国良策,邵飘萍、陈布雷等诉诸于“新闻救国”,开始办报,而徐诵明则认为当务之急是“科学救国”,于是他东渡日本,先后在日本第一高等学堂和岗山第六高等学校求学,在东京时他与章太炎结识,并加入了同盟会。武昌起义爆发后,徐诵明返国响应,在上海,他参加了徐锡麟之弟徐锡骥所在的新军陆军卫生部,任上尉连长,不久,袁世凯篡夺了革命果实,徐诵明返回日本继续学业,在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院学联深造,后受聘于北京“医专”(北大医学部前身),出任病理学教授。


  北伐的大革命运动开展后,徐诵明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其中,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军医处卫生科长,后北伐军攻克南京,即由他主持接收了鼓楼医院。此后国共分裂,徐诵明心灰意冷,毅然谢绝何应钦提名他担任军医处长,返回北平,重新回到教育界,出任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院长。1932年,他又接替沈尹默出任国立北平大学校长,并兼任农学院(中国农业大学的前身)代院长。


  徐诵明掌校期间,人称其“开明爱国,公正厚道,尊重教师讲课自由,竭力提携后进”,他继承乡贤蔡元培的教育理念,推崇和赓续“思想之独立,学术之自由”的办学方针,使校园里的民主自由气息十分浓厚。在他主政期间,他还先后聘请了家乡的两位进步教授范文澜和许寿裳先后出任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院长。


  也是在那风雨飘摇的岁月,不断加深的国难使学生运动不断发生,许多学生遭到当局的逮捕,而作为校长的徐诵明则不断“设法缓颊,多方营救”。如法学院教授侯外庐、学生周成才被捕之后,徐诵明立即致电国民党的陈立夫以及张学良等要人请求给予保释;彭真夫人张洁清当时是北平女子师范学院的学生,也因参与革命活动而被捕,并被关押在南京国民党宪兵司令部,经过徐诵明的搭救,方才得以出狱。1935年“一二·九”运动时,徐诵明更是竭尽全力营救被捕师生。此后,国民党教育部长王世杰密电徐诵明,要求解聘北平大学法商学院的五名“红色教授”李达、陈豹隐、许德珩、沈志远、程希孟,为此徐诵明专程赴南京找王世杰理论,他说:“学校聘请教授,一向质问其学问如何,不论政治派别,大学校长的任命权在于教育部,教授的聘请和解聘权力则在学校,教育部怎好越权下令?”


  1937年8月初,日军进驻北平,占据了北大、清华、北平大学等院校,全部校舍都被日军用于马厩、兵营和伤兵医院。当时京津沦陷地区的六所知名大学,如北大、清华、南开和北平大学等,相继合并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和西安临时大学(后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前者西迁昆明,后者内迁西安,开始了漫漫的迁校历程。徐诵明所主持的北平大学就与北师大、北洋工学院等内迁至陕南,合并组成了“西北联大”,当时徐诵明是“临大”校务委员会常委之一,实际主持校政,同时兼任法商学院院长。


  未几,太原失守,陕西告急,西安临时大学不得不再次迁往汉中。当时进入汉中只有一条川陕公路,山路险峻,常有车翻人亡的事故发生,行军大队长的徐诵明带领全校师生踩着泥泞的道路,高唱着“为了保卫家乡、土地、老婆、娃娃、生命、财产,咱们站成队伍,一起拿起枪杆”的歌曲,一路过渭河、越秦岭、渡柴关、涉凤岭,徒步500多里,半个月后,始抵达汉中的城固,在那里学校正式更名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即西北大学的前身)。1938年5月,在开学典礼上,徐诵明发表训话,他说:“在抗战期间,最高学府的学生如何救国,不一定非拿枪杆子到前线去才是救国,我们在后方研究科学,增强抗战力量也一样是救国。”差不多的同时,在贵州遵义和湄潭,竺可桢校长也有过相同的声音。


  徐诵明后来还曾担任过同济大学校长、沈阳医学院院长,1949年解放前夕,他返乡在浙大医学院任教。新中国成立后,徐诵明应邀北上,出任卫生部教育处处长兼北大医学院教授,后又先后担任人民卫生出版社社长、中华医学会编辑部主任、中华医学杂志总编等。


  1990年,百岁高龄的徐诵明加入了共产党。逾年,徐诵明去世。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