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麟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9922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9922/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4月6日 星期一

农历: 二零二零年 三月 十四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柯麟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柯麟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柯麟生平经历

2016-07-15 13:49 发表人:玉珠

  革命经历


  1920年,柯麟考取广东公医大学。1926年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员,并任党小组组长。同年夏天,柯麟大学毕业,留在广东大学医科的附属医院工作。柯麟早在中学时代就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著名农民运动领袖彭湃同志的挚友,一起参加声讨袁世凯、恢复民国的斗争,追求革命真理,接受进步的革命思想。柯麟同志与进步同学一起,举行了海丰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罢课。广州“8·15”事变时,他已毕业留院工作,他以自己的合法身份掩护了许多党的干部和进步青年。从此,他就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奉献给了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公开背叛革命,先后发动了上海“4·12”事变和广州“4·15”事变。根据党组织的安排,柯麟同志从广州到上海,又从上海辗转到武汉,出席全国共青团代表大会。之后,受党组织委派,先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二十四师教导队军医、军部医务处主任、广州后方医院副院长等职。此时,中山大学一夜之间300多名进步学生遭到逮捕,柯麟同志以医生的身份不顾个人安危,四处奔走,掩护转移了大批进步学生。同年12月11日,柯麟同志任第四军后方医院副院长,随军部返回广州后,毅然参加了广州起义。大革命失败后,革命力量处于低潮,他继续坚持革命斗争,常常以医生身份作掩护,经常与先期参加革命的李硕勋、叶挺、潘汉年、叶剑英、彭湃等同志秘密联络。 1928年根据党组织安排,柯麟同志化名柯达文,在上海与贺诚同志一道开设一家达生医院。达生医院既是医院,又是党中央的秘密机关。党中央经常利用它进行联络,中央政治局也常在这里举行会议。柯麟同志在上海党中央机关工作期间,不但从事医疗、掩护工作,还参与保卫工作,在革命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他坚持革命斗争,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任务。 1929年他辗转到厦门医院任院长,1930年在党开设的香港南华药房担任联络工作,1936年到澳门担负同叶挺同志的联络工作,并以医生身份开展社会活动,先后任澳门镜湖医院院长、镜湖医院慈善会副主席、名誉主席,1949年任澳门南通银行董事长。他身在港澳工作,心向往着中国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 1935年至1951年在澳门工作的17年中,柯麟积极为党工作,曾经帮助文化界知名人士梁漱溟、范长江、夏衍、金山、蔡楚生等人自香港经澳门逃脱日寇魔掌。50年代初与何贤、马万祺先生合作将一批汽油、雷达等军用物资从澳门运往大陆,打破美国及其他敌对国家的禁运;在事业上奋发进取,由一名普通开业医生,一跃成为澳门镜湖医院的院长,并把这所不起眼的医院办成澳门规模最大、管理最好、医疗水平最高的著名医院。柯麟以华南一代名医的显耀身份跻身于澳门上层社会,赢得了各界人士的信赖和赞誉。


  特工生涯


  柯麟出生在广东省海丰县一个小商人家里,他在海丰中学读书时,结识了高年级的学长,当时的学生领袖彭湃。1921年柯麟考取了广东公立医科专门学校的公费名额,来到广州学医,并在彭湃的影响下,于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4月,国民党开始屠杀共产党人。白色恐怖之下,柯麟逃往武汉一带,在那里参加了叶剑英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


  广州起义失败后,柯麟和叶剑英一起在香港避难。几个月后,两人辗转来到上海,不久党组织派叶剑英前往苏联学习,柯麟却被留了下来。


  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共中央机关迁往上海,为了保卫党中央的安全,于1927年11月在上海建立了政治保卫机构中央特科,由周恩来直接领导,陈赓、顾顺章等分任各科科长。柯麟就在这个时候,参加了特科的工作,不过他的任务并不是持枪捉拿叛徒,而是以医生的身份作为掩护,为革命同志提供避难所。


  从1928年到1935年,柯麟先后辗转了四、五个地方做地下工作,他曾经被派往东北,可刘少奇说他一口广东腔,很容易暴露,劝他往南方走。在每个地方他都是以做医生为掩护,进行革命工作,危机四伏却又每次都化险为夷。据说他在香港经营南华药房时,连弟弟柯平都不知道他是共产党。后来柯平参加了东江纵队,已是革命同志的兄弟俩,也互不知道身份,直到多年以后,谜底才慢慢揭开。


  澳门期间


  柯麟在澳门重操旧业,开了一家小诊所,一边靠替人治病养家糊口,一边暗中配合地下工作的各种需要。但是小诊所条件有限,作用不大,柯麟就把目光投向了澳门的平民医院镜湖医院。


  柯麟在澳门工作生活了15年,他在镜湖医院义务行医,深得人心,还结识了澳门的商界领袖,何贤、马万祺等人,他曾经替马万祺医治肺病,马万祺病好了之后,两人就成了好朋友。而澳门王何贤就说,柯麟几乎没有向他宣传过共产党的什么主张,而他也钦佩柯麟的为人,两人也逐渐成了朋友。柯麟的善举、义举征服了澳门民众和开明士绅,而他们的支持,也为柯麟顺利展开革命工作聚集了人气。


  虽然柯麟在澳门一直是和党组织单线联系,把自己的另一重身份隐藏得很好,但是慢慢地很多人开始怀疑他是共产党,使他不断招来杀身之祸。曾经有人提醒何贤说,柯麟是共党分子,要和他保持距离,但何贤不为所动。虽然对柯麟的身份,可能已经心知肚明,但是澳门赫赫有名的人士,林炳炎、何贤、马万祺等,还是大力支持柯麟。1946年,镜湖医院实行院长制,柯麟在他们的拥护下,当选为第一任院长。而镜湖医院也逐渐成为他掩护地下工作、救治革命同志的基地。


  1949年10月10日柯麟和马万褀在澳门的平安戏院,主持召开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宣布支持共产党,从1928年参加中央特科,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21年后柯麟终于可以公开自己的中共党员身份.


  晚年生活


  1951年,中共安排柯麟出任广州中山医学院(今中山医科大学)院长兼党委书记,1962年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委员,他以对新中国卫生事业赤胆忠心和丰富的医学经验,艰苦经营,使中山医学院独秀南国,受到国内外医学界的赞扬。“文革”10年,中山医学院受到干扰,柯麟遭政治迫害,至1980年始重新担任中山医学院院长,时已80高龄。1984年柯麟因年事已高,被调任为国务院卫生部顾问,定居于北京,1991年9月23日,在北京病逝,享年91岁。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