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知侠

纪念馆
LV0

馆号:G1009926馆址:http://jn.huaien.com/g1009926/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4月2日 星期四

农历: 二零二零年 三月 初十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刘知侠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刘知侠纪念馆 > 追忆文选

刘知侠和他的《铁道游击队》

2016-07-15 17:23 发表人:感叹众生

  “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哼唱这首《铁道游击队》的主题歌,眼前就浮现了铁道游击队战士们的“爬飞车那个搞机枪,闯火车那个炸桥梁”的英雄身影。而塑造出这些英雄形象的人就是著名作家刘知侠。《铁道游击队》是一部经久不衰的经典图书,那么这部作品是如何创作出来的?9月9日,记者采访了刘知侠的夫人刘真骅女士,她为我们讲述了刘知侠和《铁道游击队》一些鲜为人知的细节。


  揭秘一刘知侠和铁路结缘始于童年时代


  约请刘真骅女士的访谈,是通过手机联系的,打通手机的刹那,听筒里传来的是《铁道游击队》的主题歌——“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伴着激昂的旋律,9月9日下午,记者如约来到刘真骅女士的家中,刘真骅女士在青岛是家喻户晓的名人,已经退休的她仍活跃在文坛,整理出版了《知侠文集》,还根据她同刘知侠感情经历创作了《黄昏雨》。她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是热线“华龄之友——刘真骅聊天室”的主持人,她还担任青岛市老干部文体协会主席、青岛老干部表演团团长、青岛电视台《七彩华龄》栏目嘉宾主持、山东电视台《银铃金秋》嘉宾主持等职务,社会活动特别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刘真骅愉快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她说:“小说《铁道游击队》从1954年问世,到现在已经有55年了,无论小说也好,电影也好,《铁道游击队》对全国人民来说,已经是耳熟能详的优秀作品了。但是,知侠以及《铁道游击队》的细节却鲜为人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刘真骅向记者讲起了刘知侠和《铁道游击队》的故事。


  刘真骅介绍说,刘知侠与铁路结缘始于他的幼年时代。刘知侠1918年出生在河南省一个贫困的铁路工人家庭,道清铁路就从他家村边经过。他的父亲就在铁路道班房里当护路工,他就在铁路边上捡煤核,“知侠一天到晚都能看到火车在运行,天天听着火车‘咣当’声的他从小就学会了扒火车。”因为从小接触铁路,所以对铁路也有特殊的感情,这也为刘知侠创作《铁道游击队》打下了基础。


  揭秘二在战斗英模大会上接触“铁道游击队”


  1938年,刘知侠来到延安,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为刘知侠在家乡曾经上过几年学,而且天资聪慧,勤奋好学,能读书写字,所以部队里首长和战友们就鼓励他拿起笔来。就这样,在刘知侠戎马倥偬的革命生涯里,一手拿着枪,一手握起了笔,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期间,他在解放区的报纸和刊物上发表了大量作品。刘真骅介绍说:“知侠还有个每天写战地日记的习惯,那些小本本都是他视为珍宝的资料。一场浩劫,造反派涤荡了他的全部资料,还拉走了一解放牌大卡车的书、画。后来,他们挑选完了,只让我们拉回来一地排车的书和部分资料。”


  “刘知侠与铁道游击队的第一次接触应该是在一次英模大会上”,刘真骅说,“1943年夏天,山东军区召开全省的战斗英雄、劳动模范大会。刘知侠所在的《山东文化》编辑室的同志都投入了这一工作。就是在这次英模会上,他认识了铁道游击队的英雄人物,了解了铁道游击队的战斗事迹,并且深深为英模们的事迹所鼓舞,此次接触后,刘知侠在油印的《山东文化》上发表了《铁道队》的几个片段,引起战士们极大兴趣,此后刘知侠萌动了创作《铁道游击队的》念头。


  刘真骅女士说,《铁道游击队》虽然一部小说,但它的故事不是虚构的,大部分主人公都有真实原型。而且刘知侠为了创作《铁道游击队》,曾经两次冒着生命危险越过两道被敌人封锁的铁路到实地采访,跟游击队的战士们生活在一起,积累大量素材。


  揭秘三刘知侠在大明湖畔完成《铁道游击队》


  新中国成立后,刘知侠担任了济南市文联(前身是济南文协)第一主任。稍后,山东文联成立,他任编创部部长,请了一年长假,在济南大明湖畔赶写《铁道游击队》。刘真骅介绍说:“现在《铁道游击队》已经得到读者的认可,但知侠写成这本书颇费周折,一个初中学历的学生想驾驭这样一部小说,难度可想而知。”当年刘知侠创作《铁道游击队》时,着实费了一番脑筋,“他曾经写过的一篇《铁道游击队创作经过》中这样说道:我事先剖析了一遍《 水浒传》,在写作上尽可能注意以中国民族文学的特点来刻画人物,避免一些欧化的词句和过于离奇的布局和穿插,把它写得有头有尾,故事线索鲜明,使每一个章节都有一个小高点。因此,小说出版后,读者面比较广,在读者中也引起了较强烈的反响。人们都把生活中的原型改叫成书中人物的名字了。”


  就是这样一部长期不衰的作品在出版之前,也曾遇到曲折,有的编辑说,这不是文艺作品,只是堆积了一些战争素材。但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部好作品,应该立即出版。就这样,《铁道游击队》在1954年1月份出版了,立刻在读者中引起强烈的反响,新书上柜不久便告罄,当年即再版。到现在,《铁道游击队》被翻译成了十个国家的文字,印数超过了400万本。


  《铁道游击队》使刘知侠一举成名,奠定了他在当代中国文坛的地位。但刘真骅告诉记者:“同样,也是因为这部小说,在‘文革’中成为知侠的一大罪状,使他横遭挞伐,备受折磨。好在浩劫过去,一切都好了起来。”


  如今,《铁道游击队》被广泛流传,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电视剧 、话剧等深受观众喜爱。正像刘真骅女士在《刘知侠手稿拾遗》中写的:作品的寿命比人长,优秀文学的作品有不朽的生命力。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