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科

纪念馆
LV7

馆号:10511273馆址:http://jn.huaien.com/g10511273/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二零年 十月 十三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张子科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张子科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我与外公的二三事

2020-11-20 21:37 发表人:8309195

" \n 外公去世时,我读初一。清楚记得外公躺在棺中,面容安详的模样,道师咿咿呀呀做法念经的声音,哭声、喊声充斥在我耳周。我妈在哭的声嘶力竭之余,还红着双眼嗔怪我没和他们一起哭喊“爷爷回来,爷爷莫走”。我想, 我也许是第一次面对至亲离世,不知道如何成熟的表达悲伤。\n   \n 读小学那几年,因学校与工农河离的近,我便常与外公外婆住在一起。外公是很节省的人,总会在我们身后拉灯关电。约莫是在我几岁的顽劣时期,吃完午饭我便在沙发上玩起娃娃换装的游戏,且还要霸着电视两不落空,外公瞧见我替娃娃换装换的起劲便关掉了电视机,我眼尖且迅速地扑到电视机跟前,外公前脚关掉,我后脚打开;外公看我这阵仗,一边说教我一边又摁下关机键,我这任性霸蛮的烈性子一上来,“叭”的一下又打开,电视开关摁得啪啪响,外公被我气红了脸,一大一小吹胡子瞪眼围站在电视机旁如此反复四五次。我妈闻声而来,得知事情原委后一耳光子刮在我脸上,我顿时鼻血长流;外公赶紧拿纸往我脸上糊,又是擦鼻血又是擦眼泪,先前与我置气变红的脸,一着急变得更红了,指着我妈骂她下手太重,一边又蹭蹭地上前为我打开电视机。\n  \n 我的妹妹嘻嘻大一点后,外公便带着我俩开始了户外长足行动——“铁路漫步”。现在想起这一段来,还有些脊背发凉。那时,外公应是已有了老年痴呆的前兆,他时常带着几岁的我和嘻嘻漫无目的地走路,最常去的是铁轨路,当遥遥听见火车开来的声音,便牵着我俩往路边走。有一次走累了,外公便带着我俩坐在轨道上,兴许是太累了,火车开到跟前外公才反应过来带着我们起身,幸而那时的火车都是“慢慢游”,也幸亏我们是坐在了进站口,才能有火车司机刹车和外公对骂的一幕。虽然后怕,但忆起那时长足的画面,却是极其静逸美好的:或是晨光微亮,或是夕阳西下,老头挺直着身杆背手走在前面,后头跟着两个小麻花辫手牵手慢慢走着。\n如今我已长大成家,外公离世近20年里,却只梦见过他一次。梦里,他还是挺拔的身姿,一脸慈祥的牵我坐在门槛上,用河南口音唤我“娇毛,娇毛……”。"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