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作者杨益言

纪念馆
LV0

馆号:G5037455馆址:http://jn.huaien.com/g5037455/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十月 初二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红岩》作者杨益言

杨益言如何创作《红岩》:用笔再现“血与火”的历史

2017-05-19 16:18 发表人:心怀感恩11

2004年,杨益言曾接受新华社采访,回顾那段艰辛而漫长的创作过程,这位历尽沧桑的老人娓娓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后他和罗广斌呕心沥血写《红岩》的过程。

从作报告到写小说

罗广斌、杨益言是一同走出渣滓洞的患难战友。新中国成立后,从虎口脱险的杨益言在重庆一家报馆见到了罗广斌。

杨益言回忆说:“重庆解放后,我和罗广斌到各地作报告,后来听报告的朋友问我们: 你们为什么不用笔把这一切写下来呢? 一句话点醒了我们,应该拿起笔记录下这段血与火的历史!”

于是便有了1951年6月的《圣洁的血花——记97个永生的共产党员》,这部作品发表在当年的《大众文艺》上,《新华月报》全文转载。1956年10月,罗广斌、杨益言和同是从集中营脱险出来的刘德彬分别向组织请了一个月的写作假期,3人相约在重庆,准备更详细地写出一部革命回忆录。

然而,由于时间仓促,加上临时组建的写作小组带有局限性,写出的稿子不免松散、粗糙,互不相连的素材片段缺乏可读性。

1959年,重庆市委组织部决定由罗广斌、杨益言共同参与创作作品。吸取了上一次写作的经验教训,他们反复商讨和研究,经历了200多个日夜艰苦创作出了一本40多万字、暂名《锢禁的世界》的排版稿。

创作欲望如泉喷涌

杨益言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对这部作品也不满意,许云峰、江雪琴的名字都有了,但许云峰一出场便牺牲了,人物形象没有立起来;江雪琴只有一些侧面描写,没有上华蓥山,更没有和众多小说人物发生联系。

是一次北京之行解开了困扰罗广斌和杨益言心头很久的烦恼。1960年夏天,罗广斌、杨益言赴北京听取有关部门对小说初稿的意见。其间,他们参观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据杨老先生回忆,当时正在展出毛主席指挥解放战争时期的电报手稿,他们仔细查看文中的每个字、每句话,有一种身临解放战争之中的感觉,仿佛真切感受到了战争的进程。

罗广斌、杨益言突然觉得视野开阔起来,他们意识到,要把自己写的长篇小说放在解放战争的全局中,要敢放手描写那场瞬息万变、错综复杂的敌我斗争。

此时,罗广斌和杨益言思维一下子活跃起来,创作的欲望像泉水一样喷涌。为使江姐这个人物形象更丰满,他们将白公馆集中营男牢房里曾发生的制作五星红旗的情节移植到渣滓洞女牢房来,让它成为江姐故事中的一个重要细节。

再版问世经久不衰

1961年12月,全书定稿付印,命名为《红岩》。1977年8月,《红岩》进行了再版。《红岩》再版问世后,几乎年年印刷出版,发行量经久不衰,并被改编成各种不同的文艺形式。《红岩》的再版使新一代读者从革命先辈的英雄气概和坚贞高尚的品格中受到教益。在20世纪后20年的改革开放时期,曾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阅读《红岩》的热潮,一大批年轻人成为它的忠实读者。

杨益言欣慰地说:“《红岩》以它强大的精神力量和艺术魅力感染和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包括跨世纪一代的读者。”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