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平侠

纪念馆
LV9

馆号:G5041351馆址:http://jn.huaien.com/g504135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六月 廿八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朱平侠

您当前所在位置 : 朱平侠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搬家

2017-08-10 11:38 发表人:1872118

   堂屋里有两把清末民初时候的椅子,暗红色,雕有龙凤,岁月洗礼,多处已经斑驳,露出厚重的木头。 记事起,这两把椅子就放在堂屋,特别安静,以至于我对它们基本上是忽略不见的。以前它们被用作放粮食的工具,一袋一袋堆砌在椅子上,一直到房屋的横梁。妈妈也会把钱啊等存放在粮食袋中间,估计她认为这可能是最安全的办法了。那些钱是爸爸留给我们基本一年的生活和读书的费用,所以当然要好生存放了。妈妈说这椅子是爷爷购置的,大概是十五块大洋。我不知道那是多少钱,但是爷爷肯定是特别珍惜的。老妈结婚时,这椅子就放在婚房里了。所以,在老妈看来,这椅子自然就是她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爸爸咬着牙省吃俭用,东拼西凑,搞了八百元钱,在高作外婆隔壁买了房子,就是我长大的地方。我还知道那房子原来的主人姓娄,名字我就不清楚了。其实印象中那房子是非常破旧的,在房门位置有一大块青石板,时间久远,青石板都光滑了,那石板旁边有一条小缝隙,小时候,我穿着开裆裤坐在石板上玩琉仔(一种玻璃球,现在偶尔也能见到)。那条小缝隙,不知吞噬了我多少琉仔,那时候我很恼怒,发誓将来一定要把这石板掀开救出我的宝贝😄😄😄😄(这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那房子地面没有地板,也没有水泥,就是一般的泥土。屋顶是漏,所以一到下雨天我们家屋子里面就灌水,老妈就拿着盆子在那向外面运水。有一点我想提一句,那地面黑黑的,坑坑洼洼的,但是特别凉快,我经常趴在上面睡觉。😢😢😢😢😢 这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老妈自然比较高兴。其实老妈一个劲要在高5作买房子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婆媳关系,再有就是乡下的生活特别苦。 房子有了之后,不能那么空荡荡的呀,于是妈妈就回到乡下,要运回这两把椅子。这对爷爷👴来说肯定太艰难了,割肉一样疼,就是不给。据说这老爷子又哭又闹,跑到椅子上蹲着不让搬。可是,什么力量在老妈的意志面前都是螳臂当车。妈妈把这椅子拴在平车上运了回来。 去年暑假回家,我突然看到这椅子,很仔细地端详了它们,轻抚着它们,眼睛竟然湿润了。爸爸说有人给一千元钱买,我狠狠看了爸爸一眼,没有说话。 厚重,威严,它们承载了我们家族太多的故事,泪眼婆娑中,我似乎看到了那个码 粮食的女人,那个向屋外运水的女人,还有那个夕阳下穿着开裆裤,坐在青石板上玩琉仔的小男孩。😰😰😰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