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平侠

纪念馆
LV10

馆号:G5041351馆址:http://jn.huaien.com/g504135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一七年 十月 廿六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朱平侠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您当前所在位置 :朱平侠纪念馆 > 生平故事
                          回忆(一) 很久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怀念,始终缠绕在心头。忆起那些久违了的陈年往事,沉甸甸的,挂满了老家那开裂的瓦房。 记忆中,爸爸常年在外,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母亲总是肩扛锄头,脖子上挂个毛巾,挥汗如雨地垦荒种地,在田头的杨树下喝水歇脚。那时候家里缺少劳动力是非常悲催的事,我作为家里的男子汉老妈总是把我当🐮在用。(老妈常说的一句话是“二拐头,把衣服脱了拉平车”)我也是比较愤怒的,完全是把我当黄🐺在剥。好在当年读书不像现在只有寒假,暑假,我们有个特别的假期叫秋忙假。学校放假,年小的我们充当帮手,拔草,喂肥。夏季的午后特别热,我们都不想去田里,这时候母亲会威逼利诱,干完农活之后,我们往往能得到一块糖或者一个鸡蛋这样的奖赏(现在想想那时候我们家该有多么贫穷,这也是我一直不明白的地方),倒也其乐融融。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是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耕耘着,收获着…………                          回忆(二)                        苦难的童年 您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年代,当时生活困苦,根本无法读上书。那么小,你就要;走街串巷去卖辣椒酱,寒冬腊月的,脚上穿的是草鞋(据说是芦苇做的),每;每因为斤两问题受到责打。你也曾赌气回到姥爷身边,可是倔强的你还是选择和外婆在一起,并将姥爷给做的棉袄摔在了雪地,那年你三岁。后来听说姥爷回家后哭得很厉害,我能理解你们。虽然您大字不识没有文化,但是您却透彻事理,深明大义,豁达仁慈。您老是说坚强,其实我知道(从老姨和大舅那里可以看到点影子)所谓的坚强是你们家的遗传,是你们所处的生存环境所决定的。不坚强如何生存呢。我没有经历过你的岁月,但感同身受。我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机会报答你。                            回忆(三)                               结婚 苦日子,缺吃少穿的岁月,似乎特别漫长。忍饥挨饿,走街串巷中,那个小女孩渐渐被熟悉,大家都习惯叫他朱丫头,很少有人知道她真名。现在想想,可能人们只知道她姓朱,是个女孩子,仅此而已。姥爷那时在乡里当差,眼看着妈妈已经亭亭玉立,走街串巷卖花生,卖椒酱总是不好的,就给妈妈找了工作(母亲说是纱厂,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老姨那时候也很小,经常到老妈厂里找老妈。她们之间感情应该挺深的。老妈说她经常给老姨梳头,聊天。 工作不久,经别人介绍,老妈认识了老爸,当年老爸也算是帅哥一枚吧,尤其是那身军装,以至于现在,我还老是在想,我怎么没有遗传我爸的优点呢,哪怕一点也好啊。😂😂 爸爸来了外婆这边几次之后,据说每次都是受到特别好的待遇(想想,老爸还是很有口福的),妈妈决定和爸爸在一起。好事多磨,据说起初外婆这边对我爸爸不是很满意的,比较反对这门婚事。后来,爸爸那边的又找人来说,这门婚事终究是订了下来。姥爷给了妈妈二十元钱(那可是姥爷一个月的工资啊),家里老姨,大舅他们还小,还在读书,可以想象,下个月的口粮就没有着落了。就这样妈妈和爸爸结婚了。婚房是比较破旧的,爸爸家里兄弟姐妹特别多,非常贫穷,爸爸又是长子,老妈嫁过去,光景自然艰难。我们当地有个风俗,姑娘出嫁后三天要娘家弟弟接回门的,舅舅把妈妈接到姥爷那里(补充一句,为这事,姥姥这边很不服气说,应该回他们那边,因为妈妈是从他们家里嫁出去的)不管怎样,老妈开始了她人生的另外一段旅途,至少不用寄人篱下了。 至于婚后的事情,下节,我接着说。                         回忆(四)                         婆媳相处 奶奶是高作滕庄人,个子不高,很瘦,缠着小脚,衣着打扮很有点清朝的味道。也许是孩子比较多,家里比较清贫,这老人家特别细,柴米油盐样样精打细算(现在想想也能理解,不然怎么养活这么多孩子呢)。姐姐出生后,娘家这边给送来了油条鸡蛋之类的必需品,奶奶只是象征性的给妈妈留了一些,姐姐的尿布需要柴火烘干,奶奶👵也是不太乐意的。怀孕期间妈妈和奶奶一起推磨,烙煎饼,奶奶都不愿意让姑姑,叔叔他们去做。妈妈说她是推两步,蹲一会,好不容易把面糊搞好,然后跪在地上把煎饼烙出来,其中艰难不难想象。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叔叔姑姑他们在中午的时候就把煎饼藏了许多起来,剩下的基本没有。这也是妈妈后来对奶奶不太满意的原因吧。远在高作的外婆知道后,也很是着急,无奈之下,索性把妈妈接回了高作。母女相见外婆很是心疼。那时候爸爸还在部队当兵,根本不了解家里的情况,其实他也很苦,每个月的军饷绝大部分都寄给家里了。 屋漏偏遭连阴雨,家里的草房子坏掉了,这又让爸爸很着急,就瞒着妈妈,给家里寄了二百多元钱修房子,谁知道刚刚完工,就起了大风,把屋顶给掀了。真是悲惨。不过,后来老妈每次说起这事,似乎很是解气,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老妈的原话是:哎失带,日他奶奶,瞒着我给家里寄钱,我让你寄,老天爷鸡溜两眼在看,这下遭报应了吧,嗨嗨,掀你个byd)。话虽这样说,但是妈妈还是比较识大体顾大局,对奶奶还是不错的。 其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奶奶的做法可能也有自己的考虑,妈妈做得似乎也没错。婆媳相处难这是个永恒的话题。😊 时过境迁,我在此作文,无意评论是非曲直,因为所有一切都已为历史。作为后人,我更在意的是回忆本身,可以重现当年,可以拉近我和逝者的距离,遥记思念,慰藉心灵,仅此而已。                           回忆(五)                           搬家 堂屋里有两把清末民初时候的椅子,暗红色,雕有龙凤,岁月洗礼,多处已经斑驳,露出厚重的木头。 记事起,这两把椅子就放在堂屋,特别安静,以至于我对它们基本上是忽略不见的。以前它们被用作放粮食的工具,一袋一袋堆砌在椅子上,一直到房屋的横梁。妈妈也会把钱啊等存放在粮食袋中间,估计她认为这可能是最安全的办法了。那些钱是爸爸留给我们基本一年的生活和读书的费用,所以当然要好生存放了。妈妈说这椅子是爷爷购置的,大概是十五块大洋。我不知道那是多少钱,但是爷爷肯定是特别珍惜的。老妈结婚时,这椅子就放在婚房里了。所以,在老妈看来,这椅子自然就是她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爸爸咬着牙省吃俭用,东拼西凑,搞了八百元钱,在高作外婆隔壁买了房子,就是我长大的地方。我还知道那房子原来的主人姓娄,名字我就不清楚了。其实印象中那房子是非常破旧的,在房门位置有一大块青石板,时间久远,青石板都光滑了,那石板旁边有一条小缝隙,小时候,我穿着开裆裤坐在石板上玩琉仔(一种玻璃球,现在偶尔也能见到)。那条小缝隙,不知吞噬了我多少琉仔,那时候我很恼怒,发誓将来一定要把这石板掀开救出我的宝贝😄😄😄😄(这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那房子地面没有地板,也没有水泥,就是一般的泥土。屋顶是漏的,所以一到下雨天我们家屋子里面就灌水,老妈就拿着盆子在那向外面运水。有一点我想提一句,那地面黑黑的,坑坑洼洼的,但是特别凉快,我经常趴在上面睡觉。😢😢😢😢😢 这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老妈自然比较高兴。其实老妈一个劲要在高作买房子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婆媳关系,再有就是乡下的生活特别苦。 房子有了之后,不能那么空荡荡的呀,于是妈妈就回到乡下,要运回这两把椅子。这对爷爷👴来说肯定太艰难了,割肉一样疼,就是不给。据说这老爷子又哭又闹,跑到椅子上蹲着不让搬。可是,什么力量在老妈的意志面前都是螳臂当车。妈妈把这椅子拴在平车上运了回来。 去年暑假回家,我突然看到这椅子,很仔细地端详了它们,轻抚着它们,眼睛竟然湿润了。爸爸说有人给一千元钱买,我狠狠看了爸爸一眼,没有说话。 厚重,威严,它们承载了我们家族太多的故事,泪眼婆娑中,我似乎看到了那个码粮食的女人,那个穿着胶鞋向外运水的女人,还有那个穿开裆裤的小男孩在夕阳下……                          回忆(六)                          我的出生 岁月荏苒,日出日落。日子平淡得有点像白开水,无味,单调得似乎可以知道明天,明年会是什么样子。早上妈妈会帮助外婆做点小生意,玄粉皮子(一种粉丝,口感细腻,丝滑,是解暑的佳品,好多年没吃了,现在市场上有卖的,但不是手工制作的,口感也变了)。一九八零年四月一日,我出生了。这是个伟大的,喜庆的时刻,寡淡的日子总算因为我的到来多了一点欢声笑语。有件事我想提一下,在我出生前一两个月,我爷爷👴,就是上文提到的死活不让我妈搬走椅子的老爷子,去世了,五十岁左右吧。我们家的小叔当时才八岁,和爷爷睡在一张床上,爸爸把他喊了起来。让我很感动的是,妈妈说爸爸哭得死去活来,完全没有了军人的样子,爷爷最后一句话是让爸爸把几个兄弟带成人。就是这句话,爸爸不知吃了多少苦,和老妈吵了多少架,为的就是那几个兄弟姐妹,现在想想,似乎有点不值得。 言归正传,我出生那天天下着小雨,我们家后面的有个老爷爷,用平板车拉着我妈去县里医院,可能是受到雨水的凉,我得了一种病叫做青筋涨。老妈说我当时,只吃奶,不排泄,不放屁。肚子涨得像灯笼一样,到医院的时候(当时老姨在医院当护士)医生说让老妈不要努力了,准备后事。老妈很是伤心,不知哭了多少次。奶奶说,如果我吃点奶水的话,老妈心情就好点,能吃点饭,如果我吃不下,老妈一口也不吃,似乎只是想多和我呆一会。我得病,终究越来越严重,听老妈说,我打盐水从来不哭,难受的时候,只会摇头,这反而让老妈更加难受😣。 我之所以说我自己伟大,是因为我终究没有死去,就在老妈经历憔悴,听天命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妈妈早上到水库边上去洗介子(尿布),还是那个老爷爷,他家的奶奶,告诉我妈妈,水库对面有个老太太,医术有点高,似乎还懂点巫术,建议我妈妈去拜访一下。妈妈似乎是得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那个老人家的第一句话是,诶呦,你怎么这会儿才来的?乖乖,受罪咯。你先把小孩搬回去吧,我一会去你家。妈妈半信半疑,擦干眼泪回来了。 说来我现在也有点不信,这医生进了门之后,据说就是一下子倒在床上,说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后来老妈说,是我们家爷爷回来了。妈妈很是恼火,骂得很凶,爷爷走了。关于这一点,现在想想,我是不太相信的。后来老太太用针扎我肚子,出了好多紫血,几次之后,我的肚子终于消了许多,排泄正常了。就这样,这条命算是保住了。爸爸每次探亲回来,总是要去看望一下那位老人家,可惜我没有看到过。现在老人家都走了很多年了。😢😢 今天我之所以重提此事,原因有二。一是颂扬我的伟大😊😊😊大难不死。再者,回忆母亲,体会她的人生锁经历的酸甜苦辣,仔细品味那浓浓的母爱。此二者,后者是为至要。 母亲安息,我会把你的人生呈现给后人,或许会有出入但我会力求真实。

生命传记

申请制作生命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