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

纪念馆
LV9

馆号:G5089258馆址:http://jn.huaien.com/g5089258/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农历: 二零一八年 八月 十三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

追忆史蒂芬·霍金:史蒂芬·霍金的婚姻和家庭

2018-03-14 14:39 发表人:心怀感恩11

史蒂芬·霍金1942年1月8日出生于英国牛津,出生当天正好是现代科学之父伽利略·伽利莱逝世300年忌日。他的父亲弗兰克与母亲伊莎贝尔都就读于牛津大学,父亲主修医学,母亲学习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弗兰克在一所医学研究院的任职研究员,伊莎贝尔在这所研究院找到一份秘书工作,随后两人相遇、恋爱、结婚、生子。

弗兰克于1950年升任为国家医学研究院寄生虫学部门主任,在该学术领域享有盛名,全家搬到赫特福德郡的圣奥尔本斯。在那里,霍金一家被认为是有点古里古怪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很喜欢阅读书籍,每个人都手不释卷,甚至在餐饮时间,来访客人时常会观察到全家默默地边吃边读书。他们生活很简朴,住屋虽然很大,但是缺乏维护,交通工具是一辆改装过的伦敦计程车。

霍金跟母亲关系很好,其母住在莎士比亚的故乡斯特拉特福,霍金经常去探望她。霍金还跟自己的女儿合著了几本宇宙探险的科普书,他女儿已成为著名作家。

霍金就读剑桥大学研究院时期,在1963年的新年派对里,遇到了正准备进入伦敦大学的简·怀尔德(Jane Wilde),她被霍金的风趣幽默与独立性格所吸引。那时,霍金的身体已出现了渐冻症的症状,虽然尚未确诊,由于渐冻症无药可治,患者通常只能活两到三年,然后会因为肺炎或呼吸肌肉失效导致窒息而往生死亡。

1964年10月,霍金与简文定终身。霍金后来感言,这改变了他的人生,给予他生活的动机。简觉得,她要寻找她存在的目的,她猜想这目的应是照顾霍金。

隔年,他找到一份研究员工作,于此,小俩口完成了婚姻大事。婚后第一年,为了完成学业,简在周间必须住在伦敦,在周末才能与霍金共聚。几经周折,他们在应用数学与理论物理系的大楼附近租到一间住屋,霍金每天只要走很短一段路就可以抵达办公室。他还买了一辆三轮机动车,可以驾驶到剑桥附近乡下的天文学学院办事。

简毕业于1966年,为了证明个人智识才能、给自己设定人生目标,她决定继续留在伦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专门研究评论中世纪西班牙古书。隔年,霍金的大儿子罗柏特诞生,后来老二露希生于1969年,老三提摩西则生于1979年。

霍金很少谈论他的疾病与肢体障碍,甚至跟简,他都很少谈到这些困难。由于他的行动不便,全家事无钜细几乎都必须倚赖简处理,这样,霍金也才会有更多的时间思考物理问题。1974年,霍金获聘去加州理工学院做研究,为了减轻负担,简提议找一位研究生或博士后帮助照顾霍金的生活起居,这样,简可以有更多休息时间。他们找到研究生柏纳德·卡尔跟随他们一起去加州帕萨迪纳作研究。在那里,他们度过了很快乐、很有成果的一年。

简在1977年12月参加圣马克教会的合唱团。在那里,她遇到管风琴演奏家强纳森·琼斯。逐渐地,琼斯与霍金一家走得越来越近。到了1980年中期,简与琼斯发展出罗曼蒂克的友情,简曾透露,她的丈夫很勉强地接受了这现实:“他不会表示反对,只要我持续地爱他。”那时,简与琼斯决定不让这脆弱的家庭破碎,有很久一段时间,他们彼此之间只是努力地维持着纯友谊的关系。

多年来,照顾霍金病情与起居的护士与助手也不可避免地侵扰了他们的家庭生活,使得简不知如何是好,霍金与简之间的婚姻关系变得益发紧绷。他明星般的地位对于家庭成员与学校同事都是一场挑战。1980年代后半期,陪伴霍金出外旅行的人时常是护士伊莲·梅森,他们彼此开始喜欢对方,霍金要伊莲尽可能陪伴他。伊莲的个性很强悍,她极力守护她与霍金之间的亲近关系。霍金家人、其他护士与看护人员对她都很有意见。

最后,霍金与简维持了几乎25年的的婚姻终于触礁。1990年,霍金正式与简离婚。对于两人最终分手的原因,媒体曾有不同的猜测,而按照英国人迈克尔·怀特和约翰·葛瑞本合著的《霍金传》的说法,他们离婚的最主要原因,还是跟霍金的科学研究有关。因为他的研究,霍金从早期的不可知论者变成了一名极端的无神论者,他以自己的无边界理论完全排除了上帝的概念。然而,简却是一名虔诚的教徒,上帝是她的精神支柱之一,正是有这样的信仰才让简在这20多年间肩负起了照顾霍金的重担。但也有一种说法是霍金跟自己的一个女护士伊莲走得越来越近,从而冷落了简,这名女护士后来成了霍金的第二任妻子。简(Jane)写有《霍金:前妻回忆录》(上)(下)。

1995年迎娶伊莲,他开心地表示,“好棒,我已与我爱的人结婚”。简则与琼斯结婚,她于1999年发表了一本回忆录《移动星星的音乐》,描述她与霍金婚姻的生活点滴与破裂之缘由,无以遮掩的曲折情节立即在大众传媒引起了一阵轰动。如同他往常处理关于自己私生活的方式,霍金并没有做出任何公开回应,他只表示从不阅读关于自己的传记。

霍金再婚后,他的家人很少有机会与他见面,他们怀疑霍金可能遭到虐待。2004年初,媒体报导,霍金遭到第二任妻子虐打,这消息立刻轰动全世界。为此,霍金在医院病床上发表声明,指称这消息失实,并表示“我全心坚决驳斥说我遭到虐待的说法。媒体的报导纯属虚构,有人散播这样不实的消息,令我感到失望。……我妻子与我相爱。今天我还能活着,完全是因为她。我要求媒体尊重我的私生活,让我专注于从疾病中恢复健康。”然而外界传出霍金身上出现多处神秘伤痕,手腕骨折,脸部和嘴唇有很深的切口。同年3月,英国警方正式向霍金询问了解相关情况,并向先前照顾霍金的护士查问并且索取资料,但由于霍金不愿意提出控诉,警方最终只好结束案件。霍金的女儿露西·霍金在访问中曾说,约2000年已发现父亲身上有伤痕,但是父亲说是他不小心自己弄伤的,她未有在意。

2006年夏天,64岁的霍金与第二任妻子伊莲办妥离婚手续,结束了他们作为夫妻共同生活的11年。霍金与简合好,重新与儿孙们共享天伦之乐。为了反映这段快乐时期,简将先前著作《移动星星的音乐》进行了大幅度编修,删除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叙述,更换为对于未来盼望的语句,完成后发表为著作《遨游至天涯海角》。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