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秉群

纪念馆
LV0

馆号:G5103161馆址:http://jn.huaien.com/g5103161/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农历: 二零一八年 八月 十四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贾秉群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贾秉群纪念馆 > 追忆文选

一段相逢,一段相处,一次永别

2018-05-11 22:04 发表人:2532286

关于伯伯,我想永存在脑海中的是他的笑脸,笑起来下颌上场,整齐的牙齿露出来,伴着爽朗的笑声,喜欢看他笑听 他笑声,因为里面有宽厚与坦诚。伯伯是上月去世的,到今日已有十六天,活着的人日子像水一样划过,杂乱繁琐的生活日常也依旧持续,我很希望伯伯去的那个世界安静详和没有纷扰,他能够被善待被关爱一直都能做他喜欢做的事。 伯伯虽是农民却爱看书,尤其是古书,记得高中三年,住校时光最幸福的就是节假日骑着那辆小小破旧的自行车去伯家,因为那里有一个宽厚的男子如父待我。每每夏日周五不上晚课时行在如水月光下的汉宾乡那石子路面上时,想到院落里坐着的等我的伯,立刻有满心的欢喜与踏实。印象中他是没骂过人的,训人的时候也是用洪厚的声音讲道理,尤记得一家人睡在一张大坑上伯伯讲的一个又一个远古的故事,现在已记不大清故事本身,只记得那些千让内心倍感幸福安心的日子。异地求学的我,因为伯伯的家在那里不再感到孤单与无依。 然而,夏日的月光依旧,但伯伯已然不在了。 人为何总会在失去时才觉痛悔,因为人本应该更多的相聚相念时却选择了忽略,我可以为自己没有常去看他找一万个理由,然而这一万个理由都显得那么单薄和牵强,尤其面对死亡时。可现在我再也听不到他的笑声看不到宽厚的笑颜了,只能一遍遍地回忆,面对连回忆也渐渐变淡的现实而无能为力。 伯伯在生命走向终点时是抱着万分勇气的,他的选择不是面对死亡的妥协而是和解,他宽厚一生哪怕在最后的弥留之际,拖累活着的人是他不愿意的,生命被病痛折磨让自己如此虚弱与脆弱是他不愿意的。他要强而自尊,他这一生都是如此 …… 他是个农民,但于我而言他不是普通的农民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