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保达1

纪念馆
LV0

馆号:G5107028馆址:http://jn.huaien.com/g5107028/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农历: 二零二零年 四月 十五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靳保达1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靳保达1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我的父亲

2020-03-28 18:31 发表人:和林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靳保达【1962年4月12日——1994年4月】。一九四零年村里遭到日本鬼子大屠杀,当时爷爷和二爹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杀害,由于生活所迫,奶奶带着年幼的三爹改嫁到五寨县师子沟村。为了给爷爷.二爹报仇父亲一气之下在山西河曲参加了八路军。同年十月在五寨四区区公所担任区民兵队长,当年只有十四岁。(当年父亲参军名字是郝保达直至一九四六年六月才改为靳保达;改名原因是母亲连生几个活不了,后寻了个姓郝的保,所以自小就叫成郝保达,感觉本来姓靳,后报告经十九团政治处批准改为靳保达。) 一九四三年十月在二旅侦察队任侦察员,从此干上了侦察工作。别人不敢通过封锁区,父亲能自报奋勇去完成任务。在山西省神池八角组织了解敌人要大扫荡,上级要求把敌情连夜送到河曲,要通过敌人十里封锁区和好多碉堡,父亲报名并按时完成了任务。同年参加了五寨三岔‘高庙战斗’。 在四四年大生产运动中,为了生产出粮食把单位生活搞好,部队在保德马家滩驻军,主要任务是,背碳,背粮,种菜,开荒,在背碳中马家滩到铁匠铺四十里地每次都背一百斤左右的碳,父亲经常受到部队表扬。同年在山西神池参加了‘利民战斗’。 一九四五年九月父亲任五寨县二分区侦察班班长。日本投降后跟随部队北上进行绥保战役,吃不上连夜行军,因敌人多我们少撤到右0进行整訓,因为扩大部队成立二分区,把父亲调到司令部侦察队当排长。那时仍然在敌占区进行侦察工作,同年参加了宁武‘二马营战斗’。 一九四六年独立第五旅组建,八月任五旅司令部侦察队班长,十一月十日晋绥军区野战纵队成立:下辖第一、第二、第三纵队,所属第三纵队独立五旅,旅长李夫克、政委:王赤军。同年在晋北战役中跟着部队不分昼夜完成了任务。部队围困忻州,为了解太原的情况要父亲一个完成任务,部队派父亲到太原火车钢铁厂,化装成便衣白天在高梁地里潜伏,晚上进去侦察敌人活动情况就这样完成了任务。当时情况紧急为了保护中央。接着打陕西神木,部队必须过黄河,黄河对面有重兵把守过了黄河就有回不了家可能,但父亲并没有退缩仍随着队伍完成自己的侦察的任务。二月份部队把父亲调到五旅又当侦察班长,当时父亲并没有什么想法,认为哪个单位也是革命工作也是为人民服务。十一月父亲在山西朔县(今朔州)五旅司令部侦察队由王玉叶、应全勇介绍入了党。同年参加了朔县、宁武、崞县等战斗。 一九四七年二月陕甘宁野战集团军成立;一月份部队南下在沟东水头进行战斗,当时战斗打的比较残苦酷,父亲不分昼夜完成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后上级为了培养父亲决定叫父亲住教导队,学习、工作、在教导队规定干了几个月,当时(二月)任教导队学员。因部队第二次打榆林,没有学习期满部队便把父亲要回参加打榆林战斗,当时(九月)父亲任五旅司令部侦察队侦察排长,因情况紧迫没有交通累死的人很多,打榆林关井塔,上级为了了解敌情决定父亲去打,父亲不分昼夜完了部队交给的任务。当时情况变化部队经过武龙堡,绥德等战役,父亲有病又没穿鞋,也没吃的(吃生葫芦),艰苦的完成了任务。部队解放绥德后接着整训,当时部队进行三查运动,父亲的感想是历史清白没有犯过错误,也没有顾虑并且自己了解情况于是积极的参加了三查突击组。还没整训完要打宜川瓦子街,提前一个月把父亲派出侦察敌情,任务比较艰苦离敌人几百里地而且雪下的很大,当时付排长为了解敌情,带了三个侦察员,决定大年初一,三十插入敌后捕捉俘虏,按照上级的要求完成了任务,捉活的一个,打死一个,回来后经五旅党委批准立大功一次。同年参加了交城、榆林、米脂、沙家店等战斗。三月在“金盆湾阻击战”侦察任务中荣获“甲等功”战后部队给发了白洋布功劳状一份已资鼓励,上面有旅长李夫克、副旅长闵洪友、参谋长王兰麟、政委王赤军、政治主任康世恩(一野三军九师政治部主任)等五位首长的亲笔签名。 一九四八年在罗川利白公路参加瓦子街、洛川、郃阳、城县、大荔等战斗,父亲表现机智勇敢;在“瓦子街”战斗中敌后侦察捕捉俘虏,两次完成任务立甲等功,当时是五旅司直侦察队。在“荔北战役”中深入敌后活捉敌兵,经九师党委批准立大功一次,当月(九月)升任为九师司令部二科侦察参谋,同志们亲切地称他为“郝参谋”。 一九四九年二月,西北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原各纵队改编为军,原纵队所辖旅改编为师,原第三纵队五旅改编为第三军第九师。同年父亲参加蒲城、三原、前州,春华镇、宝鸡、隴县、蘭州等战役,上级决定自己去了解敌情,父亲带了七个侦察员和一个老乡后来其他人全部打完了,父亲负五处伤在伤势恶劣的情况下完成了任务。后住了医院,只想到自己没参加上兰州战斗,在医院伤还没有好,赶队伍走到半路伤口又犯了只好返回医院修养,出院后当连长,带一个连赶队伍到酒泉回到二科工作当侦察参谋。 五零年一月父亲在骑兵连剿匪,上级为了培养父亲,在甘肃三军教导团学习了七个月后回到原单位九(七)师司令部二科工作,十月任九师司令部侦察队副队长。 五一年一月组织决定让父亲到第一步兵学校学习,二月在天水第一步兵学校一大队一中队任区队长,八月在一大队三中队任区队长,父亲想为了将来的部队建设便很愉快的去了,由于思想认识好工作学习好,校里叫父亲当了区队长,工作将近三年。 *(黄新廷1949年夏至1952年任第一野战军第三军、陆军第三军军长。1952年任陆军第一军军长。1953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第一军军长。) 五三年三月父亲在天水第一步兵学校一大队四中队任区队长,五月调到青海一军军政干部学校军务科当参谋工作有半年,九月听到部队入朝,提意要入朝去,校里首长答复了父亲的意见。当时军干校干部到步校参观正规生活,期间在青海一军军政干部学校三大队任队列助理员。十一月上级动员干部入朝,父亲感到自己是个党员同时以前也有这种想法,首先报名随三大入朝。入朝后调到志愿军一军七师十九团司令部任侦察参谋。 1954年6月任志愿军一军七师十九团三营十一连连长,一军军长黄新廷,一军七师师长 十九团团长康致中。 1956年8月15日成都军区司令员贺炳炎、政治委员李井全授予父亲解放奖状一枚。 1957年12月12日申请复原,当时在成都军区预三师七团一营四连任连长,回到老家山西。 1958年回到老家山西五寨县孙家梁村。 处分: 1955年9月任连长;留党查看一次、受通令警告一次。 1956年,通令警告一次、开除党籍。 同年在重庆和李**找对象,由于当时重庆是国民党待过的地方,所以上级领导禁止搞对象,于是同年被上级开除党籍。后来(**年)回到成都结婚。(大儿子出生一九五六年***) 复原: 1957年10月15日复原(预备三师.七团/连长)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