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素云

纪念馆
LV2

馆号:G5251880馆址:http://jn.huaien.com/g5251880/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农历: 二零一八年 十一月 初八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薛素云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薛素云纪念馆 > 追忆文选

我的人生路

2018-12-05 14:21 发表人:3189186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回首从1928.12.21到今年已是整整83个春夏秋冬。 在这长长岁月,不是一帆风顺,点点滴滴记心窝,岁月啊!岁月你带不走我一串串的坎坷。 从来到人间,就依靠父母养了十八春,过着一般生活,不知天高地厚。 天天在家代几个小妹妹,因娘每天给别人做花缝衣等针线活,挣钱家中用,一晃我都十岁了,娘才叫我去龙市小学读书,住在外公家。他开了一个小文具店,我每天一早起来扫地抹灰,舅母煮好饭,吃了上学,外公外婆等都喜欢我,说我听话勤快,经常给我零花钱,纸笔墨都供我用,他没孙儿孙女,舅母也爱我,舅舅在桂林工作,难得回来。 十六岁(四四年)高小毕业,父亲在泸州工作,娘叫我去泸州跟着父亲叫他供我读书,这时大姐也在那里,是去读书,父亲却叫她去教书。 父亲叫我考师范,考上读了一个星期,生活方面总像不习惯又思念家乡亲人,因此就私自回家,挨了父母一家人的骂,自己知道错了,做事太荒唐,只有接受大人的指责教育。 没几天大哥回家说,隆昌楼峯校招二次生,叫我赶快去考,读了一年,堂姐薛素明说她表姐杨继休,在富顺元瑞女子职业学校读书,两年毕业,学费不高,不升学的前十名学生可由学校找工作。当时我考虑到经济方面家中就是困难,马上就回家和爸爸妈妈商量。我决定去富顺,为了家穷姊妹八个都同意我去。 四五年下学期去考的,四七年毕业,家中经济困难。姊妹多无法升学,因此留校,班上同学杨国媛也留校,协助老师改作业和事务处工作。 没工作好久,校长焦子琴叫我去富顺民众教育馆工作,任助干事职别。杨国媛就去富顺县伪党部妇女会任干事工作。妇女会聘请我去当编辑,帮着杨国媛出妇女板报和周刊。 这时有同事姚胜琪介绍刘家仁,他二十一岁,是国民党部书记幺兄弟。他初中毕业在保校教书,(现在的村校)家中上无一匹瓦,下无一寸地,坐房是租的,六七姊妹。六姐为了从小病多出了家,在富顺大觉寺。大嫂没什么文化管家务事。二嫂书记太太,每天打牌,家里有风琴,三朋四友唱歌等娱乐,有奶母佣人。 刘家仁三岁,母亲就去世了,有个后母,没几年父亲死了 ,后母也走了。全靠兄嫂带大,可以只读了初中就自找饭吃。 他大哥二哥为了兄弟的婚姻成功,就叫他兄弟回国民党部工作,当干书,后任总务组长。 国民党部与民众教育馆相联,伙食团都在一起,馆长就是他大哥。 看他的家庭状况等,我是不完全满意,才请示离开出去支教,  当年下期真的去了富顺集义乡小学任教,不料学校的老师都与刘相识,经常爱说党高一切,入了党今后的工作都好办些,自己没有社会意识,左思右想,为前途打算,就顺其自然,放寒假回家告诉了父母哥嫂,他们同意我结婚。 四八年二月初二,大哥代表薛家亲友,又做主婚人,来富顺参加婚礼,还带了10个大洋,叫我买东西,耍了3天,带了礼品回隆昌送各位长辈,表示敬意。 四八年上学期就调去富顺永安乡中心小学,下期调会城关镇谷江小学。 四九年因生君全,无钱请人,我自己照看。教书的工作就叫五妹去,十月解放,五妹回家不久大哥和六七妹来富顺接我,这时候父亲病危,他老人家很爱君全,总说君全长得乖,可惜他老人家在腊月一天去世了。 五零年,刘叫他姐来接我回富顺,回去耍了一段时间,我又背着君全回到了隆昌,当年腊月因要生君棋,这时刘家仁已经在公安局学习了。我一个人又回又回富顺,留下君全,让几个姨娘照看。 君棋出生有十多天,刘很高兴的回家,他说,我们学习快毕业了,今后还是要安排工作,51年元月14号满40天,我就去问他说要回隆昌,当时他不同意,我说生活怎么办,他想了想,生活实难,同意我走,说了句我工作决定了,就来接你三娘母,不料是个梦。     五一年正月二十四,我背君棋回隆昌走到中午买半斤白马糖边走边吃,一百多里路,走拢薛家院天还未黑,那时手中无钱,我只有九个大银元,十几个银角子,第一次回隆昌就给大哥5个,留下一个川板,一个帆船,一个袁世凯,和角子,一心留下给后人看,在国家号召献金献铜时,又加上生活困难,61年昌明在隆昌银行卖了家用,还有娘给我的针铜牙千,小人首饰,我离家一段时间回来不见了, 五妹早龙市镇供销社工作,有位干部是教过我们的杨老师,叫五妹回来喊我去工作,当时大哥说工作低,你两小人,那个管家,娘三天没有两天好,庄稼无人管,你在家不是要你做多少,而是在各方面照料一下,会请长工临时工,自己也考虑到,大哥也有几个娃娃,如果我走了,大嫂负担太重,六七八妹都还在读书,家中无人管,就放弃机会,让罗贻珍去了,她是我同学,又是叔房弟媳。 这些日子,除了下雨都在山上做,晚上两个小人睡了就续麻线或做针线,每晚都十二点过了才睡,卖了麻线赚的钱作三娘母用(倒信风凉寒)衣服都是旧的。君全君棋就用娘早留下的物件改,捡回几个姨娘的。大哥不理解我,有时说我做私房,有时候说我小气。其实我考虑到,全家十多个人生活,一切开支靠他一人负担,难得我有点小事,还好去问他要钱吗? 五三年大队书记叫我和陈凤瑶老师教冬学,后由冬学转民办。 五四年,群众选我当妇女主任,不久又选任乡妇女委员。 在这些日子里,有人问我提个人事,勾起我经常头痛,愁闷徘徊,不想再找麻烦,全都拒绝,只想不管在苦都把俩个儿子抚育长大,能在世上成为有用的人。我也算尽到母亲的责任了。 五五年肃反运动,村上开会,就来通知我这个妇女主任,其实是我是政治方面,回隆昌参加土改,就主动向领导交待过。在富顺只过了五年生活,其他都在土生土长的周围,不知黑材料哪来的,关在隆昌公安局看守所(记得被关是八月份),也是我自己主动写了从小到今天的经过。在看守所,叫我每天给大家读报,有时教那几个少年犯写字,有时和他们洗干部的衣服。 五六年三月份,一天正在吃中午饭,说是局长,一进门就问那个是薛素云,回答是我,他就出去了。把我吓得全身发抖,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他们都笑起来说,你到快出去了,上回也是局长来问了那个人,没有几天他就回去了。 真的第二天,就叫我到审讯室,问中统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根本不懂。中统是干什么的,加入国民党是姓刘的代我填表入党,我也没去宣过誓。他又说,你进来的表现很好,今天你可以回去了。当时我不懂政策,胆子也小,也没有提要我的工作证书,毕业证和全班同学的合影照片。 有一天娘告诉我,你走了,怕你不回来,因不知你在外几年做了什么对不起人民的事,所以家里就议论,这俩个小人怎么办,我的病也多,几个妹妹各有各的事。 你大嫂回娘家说了这件事,就有他娘家那队上的张大爷来要两个娃娃。再三说,今后一定要来认外婆一家人,你大哥说不行,四妹不回来,就当我多生俩个,也要把他养大,四妹不会做坏事,他一定会回来。这件事也是我最难忘的,我衷心感谢您,我的好大哥。 在清净的时候,思想起我的人生路,为什么会造成悲观苦拉恨,只恨四七年,错加入了坏党,变成无权,无人,无钱,人前不敢站,只能站人后头,夜尽更深,思想起泪水成串珠,真不想活,又仔细想,我要珍惜生命,不管怎样困苦,一定要把儿子拉扯大。一切相信自己,谁要好人,谁承担责任,共产党办事是公正的,是事实求是,不冤枉好人。 娘的老亲邱二姐,他的儿子在铁路上工作,和昌明一个班,因此叫他妈妈来作介绍人,娘和大哥都说,你才20多岁成个家也好,你我的小人,都一天比一天大,可以去看一下。这时的我虽然被关了几个月,使我明白了些道理,脑筋也变得活动了。可以我同意和邱二姐又有七妹在内江见面,代了他的照片回家,全家人看了都说这人可以。记得九月有一天,昌明找到我家来了,双方办好手续,五七年二月初四在内江他单位结婚。 五九年成立大伙食团,实行三化,生活集体化,行动军事化,还有一化记不起了,君玉才一岁多。四人的粥饭,他一人吃干,三人吃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吃过泥巴(叫仙米)不是遍地有,是要找到有的地方才有。 昌明每月工资五十多元,各样物价高涨,例当时鸡蛋卖一元一个,一只鸡几十元,并且有些东西有钱也买不到。 在这年君棋君玉出麻子,需要白糖,都买不到才写信找六妹,他很快就寄了五斤白糖回来,好似枯海里鱼儿得水,也是我难忘的事。 五九年我与大嫂分开吃饭,买不到铁锅,只用砂锅,只能吃水的,不能炒菜,天无绝人之路。八妹的同学去青海,他有口铁锅,八妹帮我买回来,记得钱是五妹和邬邬四老表出的,多少钱记不清了。 四个人吃饭,我一人劳动,肯定当倒找户,在这种情况下,昌明一时冲动,错想问领导申请数次回家务农,又好稿副业。他的想法没有告诉我,怕我阻挡,回来问起为什么退职,他就这样说。 六一年回来,退职费三百元,买些鸡鸭鹅来喂大的发瘟,小的被老鼠咬,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在不幸的情况下,君全读了三年书就失学在队上放牛,君棋小学毕业未升学也在队上干活。 六二年九月二十六,生了君英才五天,我就害了一场大病,没有钱医,我一套新衣服,昌明的毛衣和他买的一个小闹钟,都卖了买菜。君英没有奶吃,娘天天过来喂米糊糊。昌明见我病危,就对我说两件事,一没钱买棺材用楼板,村长同意了(因房子村上在办公)。二,将君英送别人,我来说当然舍不得,可又想到我死了,没人管比有人管好,也就同意了。话一说出去,三队的李远聪让七妹来说,我和娘都感到他各方面不大如意,未答应。 在当天晚上更加病了,君全君棋也不怕鬼了,八九里路上街去请医生,这位李老师是原在村上医疗点,后调在龙市镇医院,吃了他开的药有好转。 我慈祥的娘,经常为我求神拜佛,边喂君英米糊糊边流泪,每天还要和昌明抬我的头和脚才能换群片,为了我的不幸遭遇日月操劳,我欠他老人家的思情太多,数也数不清,未存报答。七一年六月份他已千古。悠悠岁月真情在,使我终身遗憾! 六三年,我的病好些了,真是春天到来万物更生,病在床上的我,也随着温暖的阳光能动了,因此再也不想将女儿送别人,他慢慢的会吃饭,越长越可爱,三个大的也听话,都懂事又勤快,自己找得到活路做,不用我操心。 六五年七月初五,昌明很早起来取楼板,他还说,这楼板永远不用你做棺材了,今天将你换成钱,叫君全和他上街去卖。 记得卖了1元6一块,卖了几十元,拿了几分钱叫君全喝凉水,又请大哥在馆子吃了午饭,我在想,昌明想到是薛家的产业,不然自己都没有钱还请客。可老母亲很心痛,说他跟君全才拿几分钱,又说昌明败家子,俩人还争了几句。 昌明说,我败家我会新家,为了救急,没有人留着东西何用。晚上可能有8.9点钟,老五出世了。大家都笑起来,我这娃会算,今天有钱他就出世了。 国家政策也更好了,土地下放自钟自收。完了公粮统购都是自己的。农民生活有了好转,国家还有评借评销。陈熙姚队长,有些地方不公平。歪去政策,昌明提了意见,大闹一场,回来向我说太欺负我外地人,我决定回老家。一起走能力有限,加之这下面有些事不能即时处理。他就带着君全君英在当年(69年)五月29回德阳白马关乡。他二姐家在十一大队一队,自己的老家在罗江万安乡瓦瑶勾李家双龙门。但队长说田地分完了,二姐说就在一队落户,但队长不同意,二姐又会大队书记周永太,他说三队人少,就决定三队落户。 七一年的七月份,我带着君玉君才上来,君棋留在下面,一为房屋未处理,二为他亲事定在下面,几年后叫他们上来,他不想来。 我只见过李家婆婆一次。只得公婆传一张木饭桌子。得过娘家的衣物和家中用的木器,我俩是白手起了三个家。富顺一个(没有昌明),隆昌县龙市镇薛家院一个,德阳罗江凤鸣桥一个。我的日常生活是过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勤俭朴素求生存,走的路平少坎坷多,没有钱的家,要修房造屋,要接媳妇嫁女,要人情往来,要日常生活开支,不知愁了多和少,只有一双手一双脚解我心中闷。收东家礼品,省下送西家,收这家送那家,不管再好的礼物只能看不能动,总是为没钱才想转转,辛得苦瓜藤上结了苦瓜儿和女,一年一年长大了,都是我的好帮手,生活方面才有了好的改变。 李昌明回德阳不久,他的老表廖洪择知道他是个厨师,就叫他去公社煮饭,工资虽然低,常言道糠壳不肥田也松一下脚,七九年转正,家中副业也顺利,这就是时来运来,但有句老话命中只有八合米,行满天下不满升。昌明生胃溃疡病了,医好不到一年,又得直肠癌无法挽救。他临终前天对我说:你很好,从我生病全靠你护理,熬汤煎药还要出工及家务事,你太累了,三个大的都各有家了,俩个小的都有工作,你得好好的活着,我明白我的命只有这样长,我在阴间慢慢等你。 有一天又叫君全,看来我在人世不久了,你更大也能干你要照看你娘,他这辈子没过上好日子,还有照看几个小的好。我不说什么了,你做你的活路。我站在侧边,看见君全眼睛都红了,一句话未说走出去了。 81年农历腊月十八早上,他就和我们娘母永别了。办完丧事还欠队上50元。没有丢下财和钱,留下的琐碎家务事,我又该一人来承担。 君英任教工资不多,每月给我10元,君才接班工作算落实了,没转正,每月工资才二十多元。 君才接班才十六岁,人们都知道炊事工作不好做,要满足吃伙食的人们都没意见是不容易做到。人多活多,一个年青工人,没有培训过,在家也未做过厨房活,自然是有很多地方的邻教,还要忍受很多委屈,家中无钱无人帮助,我每次去见领导,都说任不下,可以退回去,一次次求领导,一次次泪花,想来想去,也感谢领导的严格教训,才使老五晓得争气,也就是说,不怕别人瞧不起,只怕自己不争气。也感谢谢书记的提拔培训,加之自己努力争取上进,才得有今天的老五,我娘母永远不会忘记好领导。 八六年全队修楼房,每家有男儿队上补五百元,我名下没有,因君才户口不在农村,自己没有现金,不想修。君全说他借钱给我伙起修,仔细想,媳妇是农村户口,也不落人后,恨气修。吃穿节省点,几个大的有钱的借钱,有力的出力,完工结账,欠君全一千九百元,九一年还清,君才凑了几百元。(帮君全买碳铵900斤单价18元共162元,尿素肥40元80斤卖电视机250元共452元,卖凉鞋和牛毛皮20元总计472元)修起房子,见君全栽桔子,我也叫吴金华拿苗子回来(金华未收苗子钱)今后俩弟兄都有不是更好吗。 八八年冬月初十,洪玲出世,就放下农村活路,为了儿媳安心工作,当母亲的应该扶助一些能做的事,四条肥猪卖了800元,是君才卖的,还了600元房账,君才给我买了一件呢子大衣,喂猪时他也买了几次饲料。九零年君英又工作了。晓霜上幼儿园,需要人接送叫我来德阳,把玲儿也待来,一举两得,取德君才小兰的同意,才将玲儿带走,每天看管俩个小娃娃,另外烧茶煮饭买菜,洗浆缝补打扫卫生做花打毛衣等手工活。 九三年,玲儿也上幼儿园了。户口也买在德阳,我和君才儿未分开家,家中的事我也没有管了,玲儿的牛奶奶粉自付,每月带三十斤米,从九五年起,没有拿米,玲儿由几十元到100元止。 九六年冬君才搬家德阳,俩姊妹门对门,一天吴金华说,老五怕会喊你过去,我也有这个想法。搬家那天,我主动过去帮着做,第三天我问君才,今天买什么菜,回答说,你不用管,你还是在二姐那边,因为二姐工作忙,又要上夜班,我说想法是对的,今后就不要说东说西。小兰在做生意,我主动过去烧茶煮饭洗碗,九七年小兰在家耍,我就没有过去做什么事情了。今年小兰在做生意,我仍还去帮他烧茶煮饭洗碗,早上给玲儿梳头,收拾上学。 九五年冬君英在市政府去请示,父亲去世后,家属应领生活补助费的事,上级同意办理。君才去白马关乡政府办理了一切手续,结果过去的十多年不算了,从九六年元月起,每月63元,领到这笔钱是怎样开支的,完全记了账的,我用这钱时,总是永远不会忘记,你俩姊妹的辛劳办理。 在清净的时候,回忆起一九二八年到今年,整整七十年,其中有前后算起有十五年是云里去,雨里来,坎坎坷坷,自打酒自划拳,有苦自承担。 有时更感到自己没有独特本事,没有创造好条件,你五姊妹在生活及工作中,各有不同的地方,受委屈和折磨,都怪我莫用。哎!你们的命也苦,有能干的爸爸命太短,无用的妈命又长,幸得你们也能吃苦耐劳又争气,走好你们的人生路,创造幸福生活,建设美好的家园。 1998年记 1999年罗江建成县了,女婿吴金华由德阳市农业局调到罗江县农业局,女儿也承包农业局食堂,又在安居工程买了套房子,我也一起又德阳过来了。当时房屋还未装修好,就在大女儿家住了半年多,君英打了个邮亭,我就做了一两年的样子,后交给颜涛做再后又给李洪亮,最后就转给别人了,没有守邮亭,就做点家务事煮两三个人的饭,就是耍。 2002年我得了一场大病,是严重肺炎,在罗江医院医无效又去德阳医。住了十八天是君玉在护理,车费加上罗江的用了6000多元,自己有1000元,其余的就是他几姊妹出的。君英出最多。几个儿女都好,没有说过高低,由此可见儿女们是真诚的孝顺我,我内心充满了幸福快乐,所以好得快。 出院医生说要经常用益肺胶囊控制,肺上的病就是止咳祛痰药,肺病好些了,风湿病又来了,因此每个月都要用七八十元。 2005年,洪玲孙女也读高中了。晓兰爱劳动在白马乡村办了一个鸡场,无人管家事,还好小霜读大学了,我就去君才家,他也在安居工程买了套房子,和他二姐两对门。君才的工作也是由德阳司法局调在罗江司法局。 8月28号晚上,都十点过了,洪玲下晚自习回来了,刚刚去睡,忽然电话响了,是一个令人伤心的消息,我的好儿媳,黄三芬去另一个世界了。此时此刻的我,好像头都没有了,但内心还晓得望天快亮。天亮了我和大媳妇,孙媳妇,孙女及重孙女忙着赶车回老家。隆昌县龙市镇骑马龙村薛家院,进屋看见我的好媳妇睡在冰棺里,我叫她三芬,妈妈回来看你了,她不闻不理,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知道她从今后再也不得理我这个妈妈了。当时我失去了灵魂,见了亲人面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有眼泪围着眼眶转,心里只想着为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上帝有灵,就下命我们娘母可以交换,我决不摇头去换我的好媳妇黄三芬。多活些时间,也像我好享受儿女等晚辈的幸福,看来妈妈想和你谈心,只有梦里会醒来一场空。 回到老家见了亲戚邻居好友,自然是高兴,但目前的高兴还是解不了心中的苦闷,看见苦命的棋儿,心中的往事比黄连还要苦,我诚实的儿子向来都是不管对老对小,对家门亲戚朋友都是坦诚相待。 对自己下一代,小时不用说,作为父母应该抚养责任,谁的儿女谁都爱,但儿长大都能自力更生,他还把重担肩护着。亲人有特殊的困难也应该想法解决,但没什么大问题,自己又有病,生活方便又尽量节约,还努力去挣钱为儿女孙造幸福,可以天下人都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常言。 九月一号回罗江和我命苦的儿子分别,心中万分难过好似尖刀插心窝。遗憾的是我作母亲的太无能不能给儿子解忧愁,深感内疚。 希望你的后代好好保护你,你自己也好好保重身体,像娘的晚年生活比过去的几十年好得多,都是有你几姊妹的关心护理,不愁穿不愁吃。一年四季气候转换,有你们问长问短,走东走西也有你们照管。你们几姊妹都能自力更生,不怕苦,不怕难不依赖父母,遇上再困难的事都自己想法解决。 你五姊妹真是娘的骄傲。 娘真诚的希望你们从今天起,在儿女的保护下,一定也能过上比娘更幸福美满的晚年生活,娘今后在九泉之下,也为你们高兴快乐! 2007年,洪玲高中毕业了,读大学就少有在家。天天只有我一个人,什么保安费,清洁费等等开支,因此我向君才说,房屋出租吧。我走了你二姐又喊我回他家,其实我很想回凤鸣桥,君全也喊我回他家,他的房间让我住,他俩个人搬上坡那个屋,生活有我作主,和他一锅吃也要得,如果一个人煮也行,米他出,给我拉根沼气管,不用捡柴。但我不想增加儿媳的麻烦,就想在他厨房侧边那间屋,干一半就行了,儿子不要我坐边边,我又不想看见儿媳为我受苦受累天天上坡下坡,尤其是下雨天坡坡路更难行走。所以还是听女儿的,围着她转,他的房屋出租了,就住农业局。一天到晚,耍起日子长,每天就帮着食堂理菜,收碗,扫地,下午看电视或者看书报,有时洗洗衣服,日子就好过了。 还有了解自己的性格,爱清静热闹也喜欢个人独处,所以有时想到,今后动不得又死不了,我的根到底在那里,一想这些就产生了后悔二字,就是君才卖凤鸣桥的房子,我为什么不提出留两间屋,今后我还要回来,现在想起来晚了,晚了!   2009年7月,君英退了食堂工作,到柏笼蚕丝厂工作任出纳,女儿又叫我跟她走到了柏隆生活过得自由快乐,住房两室一厅一厨,卫生间也不远,水利条件很好,开水有人烧,只管自己去倒。全厂车间多得很工人200多。还有很多常绿树,水池。有些工人家属种很多的小菜。我每天只煮女儿和我的饭,饭后有洗的物件就洗,搞一下自住房的卫生,看看 ,有时转转车间,看看工人们怎样拉丝制绸制被盖。干部工人对我这个八十多岁的人,态度温和都划得来,没有想到才住了四个多月,君英却为了罗江森林广场的合作茶馆生意而辞职,厂方再三留不住,唉!我还真舍不得和他们分别呀! 到了罗江森林广场,我也帮着那几个工人做点,我能做的事,例女儿不在时,管一下钱,清早帮着扫地抹灰,摆桌子板凳,做完了有时间就看书报,日常生活。刚刚习惯,没想到合同期满了,人家收回不租了。 2010年9月2号,搬回白马四大队,女婿承包的果园家,计划在白马关开麻将馆,又觉的生意不好做,办手续也麻烦,也不想做了。在这时我天天都在想,君英没收入了,一切开支吴金华一人承担,自我有点不好意思,还是回凤鸣桥大儿家,天天帮着做点能做的小事,并且大儿子修房子就计划有我一间。君玉叫我在他家去,我不大想去,颜伟国有长病,又有小孙女要照应,收入不是很多,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君棋一个人在隆昌,他也六十岁了,并且也有点老病,我也有点长病,回去我帮不了他什么还有增加他的麻烦。君才他说在他家去,晓兰正在养,我一点不懂。房屋太少,我也不想去,如果有一天他回了安居工程我可以回去。 有些时候在想,要是回凤鸣桥个人生活,难处很多。第一没房子和日常生活用具,山林树木田地都给孙儿去了。第二托老李的福,领点生活补助费,每次都是到期领不到钱,眼睛望穿了还是领不到钱,只有饿死算了,免得每个月还要买常用花七八十元,话又说转来,我的下辈对我很孝顺不得要我饿死,还要给我好吃的,如果要买菜只要我说了他们都要给我买,这些儿女孙都是我是骄傲。 11月几号君英回白马家,突然告诉我在晓霜的七杯茶铺三楼上开麻将馆,只有五张桌子,生活环境优雅清静,一天煮三顿饭洗点衣服烧开水看电视,有人来了就打无人来就耍,开水都只烧几瓶,另外颜涛就在他侧边一条街,开了一个打字复印照相的店铺,没事又在他店子去耍。我感觉日子好过,我很高兴,不愁穿不愁吃,真是算命先生说得对,我上辈子过得太苦,越老越过得好。想起来也是真的,自己生的儿女就不说了。女婿,媳妇,孙女婿,外孙媳妇都一样的关心我是日常生活,经常问长问短,问我身体好吗?我用不着东想西想,日常生活过得美满快乐自由先苦后甜,就是我的幸福晚年。 我天天看见现在的社会太好了,大部分人都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就勾起我的回忆,你几姊妹生活在穷人家,父亲有用早去世。一个母亲又老实又笨,所以你几姊妹少时过着艰苦生活,没有穿好吃好,还很勤劳,长大又争气不管搞什么工作,都老老实实有原则的工作。不用父母操心,将自己的家园建设不在人前人后,平安过日子,娘的要求也不高,心也满足了。 娘托你们爸爸的福,从96年起每月领63元生活补助费,慢慢的涨到2007年每月可领240元了。就是到期拿不到钱,要延时间,幸得没有开锅,走到你们那家就在那家生活,领到钱买点常用菜,有些人情往返,余的都用在儿女孙重孙名下,就是数字很少,到过年,过节,读书升学等,不管多少。我一定要表示一下我的爱心。但能挣钱的孙儿孙女,不请客办事就免了。原因婆婆收入太少了,但你几姊妹都懂事明白敬老爱幼。还经常给婆婆买物买食品,我很高兴我唯一的每个亲人都那么懂事,都没有忘掉婆婆。 还要你们五姊妹和女婿,每年的生日,不管你们做不做,我一定要送个六六顺,表示一下作母的爱心,补助一下你们小时没穿好吃好,娘的收入你们也知道,所以不的很少,今年起每月少了20元,你们都能理解不会欧气吧。 2010年10月6号,女儿君英叫我去云南旅游,当时我不想去,原因是自己没有钱,女儿说用不到多少钱,你还能动才请你出去玩耍,看看我们国家的名胜景点新世界。有张孝贵,杨昆。我想了一下,如果我不能行动,有机会都去不成。老五说二姐有心请你出去看看世界的建设,你就去吧。当时君才给了我叁佰元,我说领到生活费还你,我明白儿子的收入不是很宽裕,我一定要还他。拿到钱去买了一盒脑白金送妹弟杨安仁,妹妹去世后,他就在昆明定居了,少有回隆昌老家了。杨昆是他女儿去看他我当然也要看看他,钱少只买了一份礼物脑白金,表示一下心意。 在昆明住了一夜,第二天去云南是参加旅游团。杨安仁也去了。一切开支是张孝贵和君英付的。到了云南看见好多少数民族,一共二十六个族,尤其是边古塞原始风情,那些野人,还有牛头,我们和那些野人照了像,又在丽江拉市海纳西古村,茶马古道也照了像,看着好多人骑马上山下山,当时我也大着胆子,骑马上山下山。因为我年龄大点,特别有人照顾。还有大理苍山索道,我和君英坐上照了像,骑马和坐索道都照相作留念。又去大理。石头多的很,尤其是那些商店卖的各种物品,都是石头装饰办出的都好看,就是价钱高,我没有钱买,只能看看开开眼界。还有石林景点,那些石头长得很奇妙精彩。导游告诉我们,每块石头都有典故,生的相貌有像人的,例三国时的诸葛亮像得很,各种动物的形象也是,猪就像猪,牛就像牛,反正不管什么动物都像得很。 还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没有看过的什么四D电影,只放15分钟,门票30元,放出来活活生生的形象,房屋都在动,一高一低,例那条龙,喷水真的水都射在我身上了,很多精彩的形象,我也写不出来。反正这次托张孝贵杨昆和女儿君英的福,80多岁的人,从来未见的稀奇古物,今天看见,内心特别高兴快乐。 这次去旅游德阳到昆明,都是张孝贵开车,油钱过路费吃住门票等开支,都是张孝贵和君英在付,回家结算,我有优待证,门票方面免了些,回来他俩算了账,君英告诉我,我只给他一千元估计君英要贴贰佰多元。 回来给几个孙儿孙女买食品玩具,自己买鞋子,给野人14元买脑白金一盒用297+1000元=1297元。真的欢欢喜喜去快快乐乐的回家。 11月几号在晓霜开的七杯茶店三楼上办了个麻将馆,做了半年多,2011年7、8月就又回到白马乡四大队的果园家了。 时光过得真快,不知不觉2012年的春季已去夏季来。这几天都在下雨,我的乖重孙回他广富家去了,女儿去打牌,吴金华上班,我一人在女儿白马家。除了搞点家中卫生就看电视,电视不好看,我就想起昨年托女婿女儿外孙女的福,一起去旅游九寨沟,我还得记录一下。马上拿起笔来写写我的回忆,我好可怜啦,眼睛看不清写,有好多子也不对了,但我还是要写。 2011年8月15号,由吴金华开车,有李霞、李君英、颜涛、梦希、桐儿去九寨沟。我们耍了两天,前几年李君英的朋友们去耍,我也去了。今年一看,九寨沟大变了,是所有的每个景点修建比前几年好看得多,好多美丽又漂亮又精彩的地方。我都记不完了,只记得那几个海。珍珠海、火花海、长海、老虎海、五花海、箭竹海、盆景海、天鹅海、双龙海。是坐的观光车一晃而过。内心有种感觉,好多稀奇漂亮的景点还没有看清楚就离开了。 另外,又去成都动物园昭觉寺。那些动物长的好乖可爱,俩个小人都看着不想走。 又去了都江堰,风景名胜区,也好看得很。反转我是个笨人,记不清,写不清。我们耍了两天没有用多少钱,我的门票优待了150元,只出了70元。给两小娃买二个金箍棒30元,给吴金华买烟200元,我才用300元,不够的是吴金华付的,我听李君英说他们算了账一人要用700多元。算来我用300元+免的150元门票钱,金华就给了我300多元。 10月1号去旅游湖南,有吴金华、李君英、龚建国、李阳,还有桐桐、萌萌。是吴金华,龚建国开的车。住宿在张家界。景点很多,天门山,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张家界武陵公园,国家森林公园,景点多得很,记不清了,又去看了四D电影,他跟这些电影不同,我昨年在云南看了一次,这回是第二次了,是比平常看的电影不同精彩得多门票也贵得多。 这些年托女婿吴金华,儿女及孙女婿龚建国,潘贵的福,到处旅游开开眼界,我都没用什么钱,大部分开支都是他们管,还有2005年君英给我办了个优待证,出门去旅游也大部分免了门票钱。这次旅游我才用了708元,去时俩个重孙各100元,回来给金华买条烟,给建国买点五香花生,给君全、君玉、君才、洪亮、华亮、晓兰、小英、小霜买点特产食品表示一下,我去了远地方回来。 注:昨年潘贵去青城山也把我这个家婆喊去耍,开支也是他们管。 2012年还有两天就过完了,想想今年特别旅游了好几个地方。 四月十九号,女儿的亲家母石恩英,越我们去新津花舞人间看杜鹃花,当然还有其他的各种花,天空风吹吹,每朵花儿叶枝摇摇摆摆,点点头,好像在欢迎各位游客,他们的微笑美丽,我们还是与每株花儿离别回家了。 8月8日,吴晓霜招待我们去成都诺亚方舟耍,这个地方太好玩了,大人的活动场所样样齐,打蓝球,游泳,打乒乓球,升高降低等等玩耍物件多得很,儿童的玩耍物件跟游乐园一样,什么玩具都齐,记也记不完,吃住都方便。 9号去广元一坪溪,曾家山农业观光园,石笋坪景点,曾家山东景点很多,瓮形竖洞。 12月8号晓霜招待去宜宾市兴文县同学家,顺便也是旅游,参观了石海,天下第一漏斗,地下龙洞。长江源头(三江合一,金沙江,乌江,岷江)这次去耍,有有一样最稀奇的地下龙洞,是坐的滑板车下去的,洞的面积很宽,光亮全靠电灯,否则全黑啊。在石海还坐了船。 10号回,来去是雷宇开车。吃住油钱过路费等算起一人要用400多元,我的门票免90元现金只用了240元,反转晓霜给我用100多元(这次只有我,君英,桐儿,雷宇。晓霜)
发表追忆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