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有妹

纪念馆
LV5

馆号:G5303693馆址:http://jn.huaien.com/g5303693/

加关注 复制馆址

公历: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农历: 二零一九年 九月 廿五日

纪念主页 | 生平故事 | 回忆相册 | 追忆文选 | 祭拜记录 | 追思留言 | 祭拜大厅

袁有妹

您当前所在位置 : 袁有妹纪念馆 > 追忆文选

苍天也有落泪时

2019-10-09 12:43 发表人:谦谦幼思

 1997年9月对我来说是个充满不安和悲伤的时期。月初就不断从家乡传来母亲病重、病危的消息,我心急火燎地从北京赶回湖南老家。 当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回到家中时,看到此时母亲的体质已经极度虚弱,很多亲朋好友已经守候在老人家的身边几天了。 情况十分危急!母亲随时都有可能乘鹤西去。我多么希望这样的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为了尽最后的努力挽救母亲的生命,在我的坚持下,小弟又一次请来了一直为老人家治病的叶医生。但是此时,药物对母亲的病体已经不起作用,老人家处在弥留之际,我们不能不为后事作一些必要的准备。 九月十四日(农历八月十三日)凌晨三十五分,一颗慈祥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噩耗终至,所有在场的亲朋好友跪在老人家的病床前,不停地烧纸钱为老人家送行,痛哭声可憾天地!我们敬爱的母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苍天落泪,大地含悲,十里山冲在哭泣……巨大的悲痛,无尽的思念,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们对母亲深深地怀念…… 我的母亲生于1919年农历9月19日,她是本县百碌桥乡八斗丘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女儿。 母亲从小饱受贫困生活的煎熬,在她七十八年的人生中,经历了人世间无数的苦难。最难忘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苦难岁月。那是1960年农历8月5日,我的父亲因血吸虫病不治与世长辞。这个巨大的不幸给全家人的命运蒙上了不祥的阴影。 母亲没有被这个巨大的打击压垮,她带着我们兄弟姊妹五个从此开始了艰难的生活。父亲去世那年,我只有七岁,弟弟才四岁,一家六口没有一个主劳动力。曾经有亲友劝母亲下堂,但母亲望着年幼瘦小的我和弟弟,感受到我们期待的目光,眼泪夺眶而出。母亲毅然拒绝了亲友的劝告,承受着父亲去世的巨大悲痛,毅然承担起全家人的生活重担。 为了让我们兄弟姐妹五个能吃饱穿暖,母亲起早摸黑拼命的劳作。在那个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为了增加家庭收入,母亲每年都要拼尽所能养几头猪。抓小猪缺钱,乡亲们愿意让母亲赊欠,等猪养大了再还上。饲养牲猪需要饲料,母亲四处采集野菜野草,切得细细的煮熟了给猪喂养。每天夜里,母亲都有做不完的家务活,经常是我们一觉醒来,发现母亲还在忙碌着切猪草煮猪食。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们心里十分难过!母亲为了我们的生活真的好辛苦! 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老人家从旧社会的亲身经历中懂得了学习文化的重要。她记着我的祖父和父亲的嘱托,坚持让我和小弟上学。在家庭收入低微、生活十分艰难的那个年代,母亲省吃俭用让我和小弟读完了高中。 这在我们当地,许多家庭有父母健在的孩子都做不到这一点。母亲的事例一直被当地群众传为佳话,受到广泛的赞扬。为了让我赶上离家十几里路远的中学“天天读”,母亲经常天未亮就起床为我做好早饭,这使我在学校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 母亲以她勤劳善良的品格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从我刚记事时开始,母亲就经常给我们讲许多真、善、美的民间故事,使我们受到了最初的人生启迪。 母亲从不迁就我们的缺点和过失。她常常有针对性的给我们讲“成家如同针挑土,浪费好比浪推沙”的道理;举例说明“少时偷针,长大偷金”的利害,教我们不要贪图小便宜;解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告诫我们遵纪守法,做善良的正直人。母亲的谆谆教诲使我们懂得了如何做人。她老人家的亲切教诲至今仍然回响在我们耳边,使我们永志不忘,受益终身。 母亲的晚年是在顽强地与疾病作斗争中度过的。老人家由于常年风里来雨里去地劳累,五十多岁时就染上了支气管炎的顽疾。但是,她从来没有因为疾病而丧失对生活的信心。 母亲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仍然拼尽余力,关怀孙辈的成长,帮助小弟料理家务。母亲晚年的生活起居仍然表现出自强的个性,她坚持只要自己能动,就决不求助于人。 母亲为我们奉献了毕生的心血,使我们只要一想起这些,心里就感到特别难过。我们的母亲心地善良,待人诚恳热情,处事正直公平。在她的身上体现出一个中国农民母亲的优秀品质。 母亲离我们远去了,她的恩情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她对我们的谆谆教诲,至今仍然回响在我们耳边,激励着我们奋发图强;她给予我们的殷殷母爱,如同那涓涓细流不息地在我们的血脉中流淌,鼓舞我们团结自强。 母亲的遗体安葬在祖先的墓地新屋湾麦园嘴,与父亲的墓地相距仅有几米的距离。这里地势开阔,背靠西北面向东南,能很早看到东方初升的太阳。安息吧!母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人生是如此的短暂,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是那样的坚强,那样的富有生命活力,她从来没有向苦难低过头。我曾经希望母亲能活一百岁,然而,这一切都只能是个人的愿望,谁也逃不过生命终结的自然法则。 母亲离开我们永远的走了,愿她老人家安息在天堂,不再遭受人世间的无尽磨难。
发表追忆文选